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一百七十章 讲故事!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玄机山,天道宗。

    这个传承几百年的大势力就坐落于此。

    玄机山四周群山环绕,终年白雾缭绕,在阳光下喷薄着七彩霞光,美轮美奂,如同仙境。

    玄机山顶的摘星殿,是天道宗每一任宗主的居所,也是天道宗权利最大的地方,从这里下发的任何命令,天道宗弟子都要无条件遵从,执行。

    此时,摘星殿中,天道宗宗主陈无悔颇具威严的脸异常难看,眸中隐隐有火焰跳动,两条浓眉竖起,紧抿着嘴,身上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在他下方,一位接近三十岁的男子卑躬屈膝,样貌不俗,但此时额头渗出细小的汗珠,眼底闪过阵阵厉色。

    啪!

    陈无悔隔空一巴掌抽在男子脸上,让他半张脸迅速红肿起来。

    “柳相如,我不管你跟楚魔王有何恩怨?但倘若我儿陈绍少一根头发,我定将你挫骨扬灰。”陈无悔话语阴寒,他接到陈绍被楚寻扣押的消息。

    “宗主息怒,楚寻他不敢,他父母还在我们手中,少主便不会有危险,若是少主少一根头发,我便从他父母身上讨回来。”柳相如爬起来,抹掉嘴角的血迹。

    “放屁!我告诉你,从这一刻起,不许动他父母一根头发,若让我知道你为难那对夫妇,别怪我不客气,大长老也保不住你。”陈无悔厉声道。他明白,楚寻的父母无事,他的儿子则安然无恙。

    “是!”柳相如弯腰抱拳,低头掩饰着眼中的阴狠。

    “记住我说的话,滚下去!”陈无悔满腔怒火,若非大长老,他早就一巴掌拍死柳相如了。

    柳相如垂着头,弯腰退出摘星殿,然后猛的挺直腰,眼神中满是令人心悸的阴狠毒辣。

    天道宗号称三重天:

    一重天是天道宗弟子所住的地方。

    二重天,是长老的居所。

    三重天,便是摘星殿。

    柳相如离开摘星殿,下到半山腰的二重天,一路低头有目的的疾走。

    二重天本是长老所住,但柳相如是大长老的关门弟子,深得大长老喜爱,特批可住在二重天。

    二重天边缘地带,有一座简陋的小院,只有两间小木屋。

    哐啷!

    院子的栅栏门被一脚踢开。

    一对中年夫妇从屋里出来,看到来人是柳相如,两人满脸厌恶。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男的身材魁梧,头发花白,脸庞布满岁月的痕迹,四十几岁的人看上去比五十岁还苍老,但却腰杆挺直,挡在女人前面。

    女人身穿寻常衣衫,从样貌来说,年轻时必定是个大美人。可惜岁月无情,令她红颜老去。更令人惋惜的是她那双狭长而美丽的丹凤眼,此刻没有焦点,充满空洞,她失明了。

    柳相如毫不在意男人的语气,尽力压制着心里的戾气,在小院中的藤椅上坐下,慢悠悠的开口道:“我若走了,谁告诉你们有关楚寻的一切呢?”

    这对夫妇听到楚寻两字,身子明显颤了一下,呼吸急促,情绪激动起来。

    “你把我家小寻怎么了?”男人话语小心翼翼,带着害怕。

    “我求求你……小寻是无辜的,我求你不要伤害他,所有的罪都由我们承担……”女人说着便要下跪,那双空洞麻木的眼睛泛出泪花。

    他们便是楚寻的父母,楚天河和柳然。

    眼看柳然就要跪倒,楚天河死死的抱住她,虎目含泪,牙关紧咬。

    “我把他怎么了?”听到这个问题,柳相如明显怔了一下,然后突然神经质般的大笑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我……我能将威名赫赫的楚魔王怎么样?”

    “你什么意思?”楚天河警惕的看着柳相如,对他神经病般的样子有些害怕,他护着柳然,生怕柳相如会伤人。

    “听不懂吗?”柳相如收敛笑声,脸色骤然变得阴沉,“差点忘了,你这里只有几张几年前的废报纸。”

    楚天河和柳然被囚禁的这三年,可以说是与世隔绝,连个收音机都没有,只有几张几年前的废报纸,都被楚天河翻烂了。

    “想知道楚寻的事吗?你……”柳相如一指楚天河,“给我倒杯茶来。”

    楚天河虎目怒睁,牙龈都咬出血了,最后还是帮柳相如倒了杯茶。

    茶来自小院墙角那棵野生茶树,少的可怜,楚天河自己都舍不得喝。

    茶杯重重的放在那张简易的木桌上,茶水溅出些许。

    柳相如眼神阴翳几许,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嫌弃的皱皱眉,然后将茶水泼在地上。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柳相如笑容诡谲。

    “别废话,我们只想知道我家小寻怎么样了?”楚天河怒道。

    “你若再啰嗦一句,有关楚寻的事一句话也别想听到。”柳相如变脸。

    楚天河和柳然只好耐着性子,听柳相如说。

    “你们知道金狼佣兵团吗?”问完后,柳相如鄙夷的笑了,“你们一个废物,一个瞎子,苟延残喘的活着,能知道什么?”

    “金狼佣兵团,那是一个在国际上都赫赫有名的组织。连各国政府都对他们无可奈何。几个月前,他们劫持了一架国内的航班飞往越国,如此完美的劫机……”说到这儿,柳相如明显激动起来,“可是却有人单枪匹马冲到越国,杀了越国几十号驻防军人,又将金狼佣兵团的人尽数歼灭,救回被劫持的人质。”

    楚天河和柳然听的暗自咋舌,这人真是太厉害了。

    “忘了告诉你们,此人二十几岁,却是少将军衔,是不是觉得他很厉害?”柳相如脸上带着诡谲之色。

    楚天河和柳然沉默,不予理会,心里却很震惊,二十几岁,也就是大学刚毕业,如此年纪,应该是国内最年轻的将军了吧?真是太厉害了。同时,他们想到了自己的儿子,也是二十多岁,现在应该毕业参加工作了吧?他们不敢期望儿子能向这位少将般厉害,只求他能平平安安。

    柳相如脸色阴翳了几分,狞声道:“他厉害的还不止于此。几个月前,有个大势力误抓了这位少将的朋友,这个势利名为鬼王门。而这位少将当天便带军队围住毒王门,孤身一人进谷,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最后毒王门被灭,数百人无一人生还。此战之后,被武道界称之为狠人,魔王。”

    楚天河和柳然听的心惊胆战,一人杀百人……可即便这很残忍,两人不知为何却对这位少将生不出丝毫不满。

    鬼王门,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名门正派。

    而且,真是是误抓了这位少将的朋友吗?

    一个孤身一人闯入他国救出人质的少年英雄,怎么可能会屠杀无辜?

    “是不是很震惊?”柳相如脸庞微微扭曲,有忌惮,惊惧,还有妒狠。

    “鬼王门一战之后,他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大家以为他战死了。有许多人便想夺取他的功法,便去围攻他的女人和朋友逼迫他们交出功法。就在他们即将成功的时候,他却出现了,当日围攻的人全被他杀了,一个都没放过。”

    楚天河和柳然只是普通人,虽然心里觉得那些人该死,可当听说那些人真的被杀光了,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柳相如盯着他们的反应,眼神诡谲,继续道:“事件还没完,几日后,他独自一人杀进金刀门,将金刀门长老级以上所有人屠了个精光。因为金刀门便是当日围攻的势力之一。”

    “然后,他前往另一个当日围攻的势力无极门,无极门被逼投靠我天道宗。更为可笑的是,如此恶魔,却有人崇拜,为了一睹风采,早早便在无极门周遭等候。可惜,他心思奸诈,转道去了毒王谷,将毒王谷长老级以上所有人屠尽。吓得当初围攻的其他势力,尽数投靠我天道宗。”

    “而且,就在昨天,他竟杀了我天道宗出去办事的长老弟子,抓了陈绍少主。”

    楚天河和柳然心如潮涌,这位少将是要逆天吗?太可怕了。同时心里隐隐替这位少将担心,因为他们多少了解一些天道宗,这里的人个个恐怖,能飞檐走壁,可飞花摘叶伤人,他们曾亲眼看到有人将圆桌大小的巨石一拳打碎,在两人心里,这些人跟神仙无异。

    柳相如像是发泄般,又好像憋了好久,想要一吐为快。

    “这只是他在武道界的一些成就,世俗界他更是厉害,一呼百应,号令各大财团,而且就算是国家一号首长对他都得礼让三分,尊敬有加。”

    楚天河和柳然早已震惊到麻木了。

    但是,虽然他们震惊这位少将年纪轻轻取得的傲人成绩,但他们更关心自己的孩子楚寻。

    “你们应该看到了我脸上的伤了吧?是不是觉得很解气?”柳相如笑的很诡异,“不怕告诉你们,我脸上的伤也是拜这位少将所赐。一个月后,他便要踏上这玄机山,到时候少不了一场血战。”

    楚天河和柳然心里的震惊难以想象,竟有人要闯玄机山?

    “你们知道他为什么要登上这玄机山吗?”柳相如笑的无比诡谲。

    “为什么?”楚天河好奇。

    “为了你们。”柳相如道。

    楚天河和柳然大吃一惊,一时反应不过来。

    “是不是很惊讶?”柳相如怪笑着:“你们知道这位世俗界最年轻的少将,武道界令人闻风丧胆的魔王是谁吗?他就是……楚寻。”

    什么?

    楚天河和柳然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响,两人僵化,如石雕般,脑子一片空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