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一百四十三章 自寻死路!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一百四十四章自寻死路

    “楚寻,你这么做的后果就是再也见不到你父母。”

    就在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洪亮而苍老的声音响起。

    人群分开,一位身穿唐装,须发皆白的老人上前,身上有种不怒自威的气质。

    老人身后也是一位老人,落后半步,不逾越身份。楚寻扫了一眼,五品宗师,真是不简单,要知道保护一号首长的两位才是一品宗师。

    “我是柳自在,确切来说,你要喊我一声外公,虽然我知道这不可能。”老人开口,语气温和,像个慈祥的长者。

    殊不知,柳自在这句话可谓是一语激起千层浪,周围的人顿时炸开了锅。

    “柳老爷子的话什么意思?楚寻是柳家外戚?”

    “没听说过,听柳老爷子的意思,楚寻是他的外孙。”

    “不可能,这剑拔弩张的,怎么可能是亲戚?”

    柳家一众保镖窃窃私语。

    柳家嫡系,被轮回丝抵着喉咙,吓得不敢说话,可瞪圆的眼睛表示了他们的震惊。也有少数几人,神色不惊。

    楚寻神色冷漠,嘴角勾起淡淡的讥讽。

    有些事,他从柳解飞脑子里了解的很清楚。

    柳自在环顾一周,朗声道:“你们不用再猜来猜去的,其实楚寻的母亲姓柳,柳家的柳,是我的亲生女儿。”

    众人震惊,相顾无言,这剧情转变有点大啊,他们有些懵逼。

    “我母亲姓柳,但却不是柳家的柳。”楚寻淡淡的说道,表情没有丝毫波澜。

    “楚寻,我不知道你对这件事了解多少?但我想说,就算你不承认,你母亲是我女儿的事实,你身体里流着柳家的血液,这也改变不了。”柳自在语气激动,带着颤音。

    “柳家的血,让我感到肮脏,我想母亲也是。”楚寻轻语,淡然的看着柳自在,“待我见到母亲,我会把体内这肮脏的柳家血液还给你。”

    “你……”柳自在楞了一下,楚寻的态度太平静了,让人发毛。

    他叹口气,老脸黯然,道:“楚寻,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母亲,对不起你。其实,相如做的事我们都知道一些,你放心,日后我们柳家会倾尽所有来补偿你。”

    楚寻眉梢微挑,语带讥讽,道:“你觉得我需要补偿吗?现在的我还是三年前任你们玩弄于鼓掌间的那个懦弱少年?”

    随即,楚寻的气质猛的转变,如果说刚才是一汪平静无波的湖面,那么此时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波涛汹涌的海面,大浪滔天,像是要摧毁一个。

    “现在,我不需要任何补偿,只要我愿意,灭了你柳家只是顷刻之间的事。”他盯着柳自在,语气霸道。

    柳自在此时很不自在,他从楚寻眼睛里看不到丝毫亲情,只有如寒潭般的幽冷无情。

    “楚寻,何必呢?当年的事你又了解多少呢?我们是亲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骨肉相残,何其残忍啊?”柳自在声音疲惫,脸色黯然的说。

    “没有亲人,没有同根,有的只是……不死不休!”楚寻无情道,“柳相如,必须死。”

    “一定要这样子吗?”柳自在痛心疾首。

    楚寻漠然,置之不理。

    “你母亲是不会同意的,我是她的父亲,白峰是她大哥,这里都是她的亲人,包括相如也是她的外甥,血浓于水,你若杀了任何一人,不怕你母亲怪罪你吗?”

    楚寻微愕,古怪的看着柳自在,眼神讥讽,戏谑道:“我活着二十多年,都不知道我还有这么多的亲戚,再说我母亲只是他们这些人口中的私生女,根本不配踏进柳家大门,既然他们以跟我母亲认亲为耻,我杀了他们母亲怎么会怪我呢?”

    柳自在脸色微变,他没想到楚寻竟然了解这些细枝末节。

    “楚寻,是谁告诉你这些的,你可千万别相信那些心怀不轨之人的胡言乱语,事情绝对不是你听到的那个样子,这绝对是有人在离间你和柳家的关系。”

    楚寻脸上的讥讽之色敛去,冰冷道:“我和柳家本就没有丝毫关系,何来离间之说,再说告诉我这些事的人是柳解飞,你们不会不认识吧?”

    柳家众人震惊,柳解飞,他们当然认识,柳家这一代的佼佼者之一。

    柳自在憋的跟便秘似的,他没想到楚寻所知道的都是柳解飞说的,柳解飞可是他看着长大的,也给予了厚望,他为什么背叛柳家?

    “楚寻,你在说笑吧,解飞怎么可能会胡说八道来挑拨离间呢?”

    楚寻神色淡漠,盯着他,冷声道:“一个人面对死亡的时候,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说的。”

    “你这个杂种,你把我家解飞怎么了?”突然,柳家嫡系中一个中年男子冲着楚寻狰狞大吼,“我告诉你,若我儿解飞少一根头发,我就把你父母剁碎了喂狗。”

    噗!

    血冒三丈,漫天血雨,一颗人头滚落,眼睛瞪大,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

    “啊……”

    鲜血喷了最近的几个人满身,这几个人吓疯了,拼命的尖叫,吓得眼睛都失去了色彩,一个个目光呆滞。

    人头滚落在另一人脚下,这人惊恐的张着嘴,却发不出丝毫声音,浓烈的骚臭从他身上传出,他被吓得屎尿齐流。

    众人皆吓的亡魂皆冒,肝胆欲裂。

    柳自在在颤抖,不知道是被气得,还是吓得。

    “你……”他指着楚寻,整张老脸都在抽筋,手指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楚寻单手负后,发丝随风而动,冰冷的眸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带着点点金色,冷漠的就像这萧瑟的秋末一般。

    “白天……”柳自在扑倒在尸体旁哀嚎,这是他的亲儿子,却被楚寻当着他的面斩首。

    “为什么?他只是关心自己的儿子,何错之有?他可是你六舅,你怎么能这么残忍?怎么下得去手?”

    面对柳自在的质问,楚寻神情毫无波澜,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冷漠道:“他的错太多,随便一件都足以让他死不足惜。当年,他反对我妈妈进柳家,这没错,可他竟在我即将出世的时候派出杀手,想一劳永逸。他可知,若是那杀手真的成功,可就是一尸两命。柳自在,这件事你可敢说你不知?”

    柳自在身子一震,他不敢,因为这件事他的确知道,而且事后只是训斥了柳白天几句。

    “当年的事,我本不想再计较,奈何他自寻死路,万不该用我父母的命来威胁我。”楚寻低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