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一百三十九章 打闷棍!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殊不知,楚寻昏死过去后,远处密林中有几道身影闪烁,脚步凌乱,看上去很是狼狈。m.。

    这几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金刀门,无极门等前来支援的高手,修为最低的都是四品宗师。

    他们赶到后,刚好赶上楚寻和僵在大战,亲眼目睹了五品宗师的鬼王和阴宗惨死,差点没吓死,一个个趴在地上屏住呼吸装死,生怕僵或者楚寻发现他们。

    此时看到楚寻晕死,这些人才狼狈逃窜,也有人动心思想趁机杀回去,可想到楚寻装晕阴死了僵,他们不敢冒险,一个个跑的那叫一个快。

    这日过后,楚寻还活着的消息传了出去,举国震惊。

    一人歼灭金狼佣兵团。

    屠灭鬼王门。

    潜龙山顶战群雄。

    这一件件,一桩桩,斐然的战绩,让楚寻的名字响彻整个武道界。

    世俗界也沸腾了,那个一人从金狼佣兵团救出一百多人质的楚将军还活着,可谓是举国欢庆。

    ……

    ……

    楚寻醒来是一个月以后了,这次受伤太重,最后他击杀僵那一下,是燃烧了自己的一滴精血,代价太大。

    他醒过来已经好几天了,伤势已经恢复,这次大战也并非没有好处,他的根基更加凝实。

    潜龙山顶被毁了,那里连接灵脉,很重要,陈汉龙在负责重建。最近大家暂时住在紫竹林会所。

    楚寻突然觉得很累,重生归来后,每天都在战斗厮杀,跟在异界并无差别。

    这几天他切断了所有与外界的联系,除了陈汉龙等人,其他人一概不理。

    当然……有些人没脸没皮,根本挡不住,比如龙傲,来这里蹭吃蹭喝已经三天了。

    “小丫头,你这里的菜品真心不错,看来我可以在这里将就着住一阵子。”龙傲放下筷子,有滋有味的品着小酒。

    花轻舞浅笑道:“当然……”

    “不行。”楚寻接过话头,很是不爽,这老家伙根本没把自己当外人,这些东西都是花轻舞为自己准备的,可又一次进了龙傲的肚子。

    “小子,这紫竹林会所可是这小丫头的地盘,你就一吃软饭的,有你说话的份吗?”龙傲斜睨,不屑道。

    楚寻眼睛一鼓,差点被气的喷出一口老血,他成了吃软饭的?

    “你再给我说一遍。”楚寻怒了。

    “你真贱,这话你还愿意听一遍?真是没脸没皮。”龙傲满脸鄙夷。

    “……”楚寻头发都气的竖起来了,周身真元涌动,抬手就想拍死这老家伙。

    龙傲斜着眼睛,无所畏惧,老神在在的说道:“你要是不怕毁了这里,尽管动手吧,老夫绝不还手。”

    楚寻那个气啊,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呢?用这个威胁他多少次了?

    “有本事跟我出去一战。”

    呲溜!

    龙傲品口酒,故意把声音弄得很响,用后脑勺对着楚寻,摇头晃脑,很是欠揍。

    楚寻嘴角抽搐,真的很想揍这老头,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揍得过?

    “小子,别呲牙咧嘴的,老夫的庭院你可是毁了两次,我在你这里住一阵咋了……”

    哐!

    一声闷响,龙傲的话戛然而止,而且眼冒金星,如同有人给了他一闷棍。

    的确是有人给了他一闷棍,楚寻站在后面一脸肃穆,宝相庄严。可手里却拎着一杆立式衣架,稚童手臂粗细。

    花轻舞惊讶的张大嘴,目瞪口呆。她亲眼看到楚寻抡起衣架给龙傲后脑勺上狠狠的来了一下。

    而且,现在楚寻手里的衣架再次抡起。

    哐!

    龙傲眼前发黑,整个人跟喝醉了似的在晃。

    哐哐……!

    龙傲艰难的回过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强大如他,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人连续下黑手,狠狠地给了几闷棍,没死都是万幸,只是华丽丽的昏死了过去。

    “楚寻,你……”花轻舞张口结舌,一双漂亮的眼睛瞪得溜圆。

    楚寻扔掉手里变成s形的衣架,然后走过去坐下,给自己添杯酒,对着龙傲“呲溜”一口喝下。

    “老小子,让你再挤兑我。”楚寻嘴角扬起,预示着他的心情很不错。

    花轻舞却笑不出来,她有种预感,楚寻这么做是有目的的。

    饮完三杯酒,楚寻站起身,看着花轻舞,轻声道:“我要去趟京城。”

    “有危险吗?”花轻舞问。

    楚寻沉吟了一下,笑道:“没有。”

    “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

    “早去早回,我给你订机票。”

    “好!”

    ……

    ……

    楚寻走后两个小时,龙傲醒过来,然后整个紫竹林会所大楼都在他的咆哮声中颤抖,跟地震似的。

    “那小子呢?”龙傲黑着脸,眉毛竖起,关键是脑袋太疼了,疼的他呲牙咧嘴,火冒三丈。

    “他走了。”花轻舞强忍着笑,龙傲实在太惨了,连她都觉得楚寻太腹黑,看龙傲满头大包,她看着都疼。

    “去哪了?”龙傲气得嘴歪眼斜,鼻子冒烟,大吼道。

    “不知道,他没说。”花轻舞可不会傻到说实话。

    “我不信,这小子肯定藏在这栋大楼里面。”龙傲嚷嚷着,左顾右盼,“这房间肯定有摄像头,这小子肯定能看到我,他在看我笑话。”

    花轻舞真心为龙傲感到悲哀,好好的老头,就这样被楚寻给气疯了。

    “前辈多心了,这里绝对没有探头。还有,楚寻他把你打晕后就离开了,我说的都是实话。”

    “什么叫把我打晕后?”龙傲腾地跳了起来,吹胡子瞪眼睛的大声嚷道:“是那小子偷袭的我?要是真正较量,十个他也不是我的对手,我一只手竟能把他拍回娘胎里去。”

    “前辈说的是。”花轻舞安抚,龙傲的修为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真怒了,跺跺脚这栋大楼可就毁了。

    “哼,我看这栋楼里就你这小丫头让老夫看着顺眼点,其他人全不是好东西,尤其是楚寻那小子,忒不是东西,连打闷棍这种下三滥的事也干的出来。”说到楚寻,龙傲感觉头又开始疼了,恨的咬牙切齿。

    花轻舞强忍着笑,配合着点头。

    “哼,老夫就在这里等着,我就不信这小子不回来了,敢打我闷棍,这个阴险卑鄙的阴人,老夫定要……”龙傲怒火难熄,絮絮叨叨的述说楚寻的恶行。

    花轻舞却俏脸突然变色,漂亮的眸子有些黯然,浮现出深深地担忧。

    “你不是说此行没有危险吗?哪为何留下龙傲前辈?”

    花轻舞瞬间明白,楚寻为何要突然打龙傲闷棍,那是因为他摸准了龙傲的脾气,龙傲镇守在此,他便可以放心。

    “楚寻,你处处担心我们,可知我们也在担心你。”花轻舞低语,轻的只有自己能听到。

    若是龙傲知道自己挨了闷棍,还被当枪使,肯定会当场抓狂。

    ……

    ……

    楚寻踏出京城机场,神色淡漠,眉头稍微皱了一下便舒展开来。

    一位身穿中山装的老者走过来,,神色恭敬无比,他便是一号首长身边的保镖之一,名唤高旭,还被楚寻摧残过。

    “见过前辈!”达者为师,他虽然比楚寻年长,但见了楚寻也得行礼,这是武道界的规矩。

    更何况,他对楚寻无比敬佩,身为一号首长身边的人,楚寻的战绩他知道的清清楚楚。

    “你们怎么知道我进京?”楚寻淡淡的问道。

    高旭欠身,开口道:“在下不知,我只是奉命办事。”

    楚寻眉毛挑起,没再吭声,然后坐上了一号首长的座驾,一辆老款红旗轿车。

    车子行驶至那条残破的小巷子。

    “前辈,请!”高旭下车帮楚寻拉开车门。

    进去后,一号首长,老人,以及柳小白都在,老人的气色更差了,柳小白见到楚寻,如受惊的鹌鹑般瑟瑟发抖,她最近通过一号首长的只字片语,了解到楚寻斐然的战绩。她才明白自己当初的骄傲有多可笑,更为自己还能活着感到庆幸。

    “就知道阎王爷收不了你。”一号首长看到楚寻后,不吝夸奖。

    楚寻走过去坐下,柳小白急忙帮楚寻倒茶,那双比手模还漂亮的玉手此时抖的厉害。

    楚寻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回头对一号首长道:“那你还为我建衣冠冢?”

    一号首长哈哈一笑,也不在这事上纠缠,直接开门见山,道:“说吧,这次来京城所谓何事?我能帮忙吗?”

    “能。”楚寻点头,表情玩味,道:“你派军队帮我把柳家灭了吧。”

    噗!

    一号首长刚喝进嘴里的茶水直接喷了出来。

    哐啷!

    柳小白手一抖,价值不菲的茶壶瓷杯掉落,摔得粉碎,茶水四溅。

    老人涣散的眼神凝聚,震惊的盯着楚寻。

    “你是认真的?”一号首长脸色凝重的问道。

    楚寻神色自若,然后微微颔首。

    一号首长脸色骤变,这事可不小,柳家在京城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且柳家先辈是开国元勋,而且不止一位,当年建国后第一位首长曾说过,只要华夏国在,柳家就在,可见柳家地位之重。

    “为什么?”一号首长根本平静不下来,他不知楚寻为什么会盯上柳家?

    楚寻眉梢微挑,看向一旁瑟瑟发抖的柳小白,语气平静,道:“你来告诉他们,为什么?”

    柳小白猛的一颤,身子晃了晃,差点瘫倒。

    一号首长眉头皱起,道:“难道是因为上次小白对你不敬,可她已经受到了惩罚,这事不至于灭人满门吧?”

    在一号首长眼里,楚寻只要找上门,那绝对是杀的血流成河,鸡犬不留,绝对的狠人一个,因为有太多的先例,比如金狼佣兵团,鬼王门……最后都是一个不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