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一百三十三章 生死与共!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鬼王听完柳解飞的话,一张老脸更显得y险毒辣,y森森的说道:“好,我答应你!可以说你的破阵之法了吧?”

    “谢谢鬼王前辈!”柳解飞欠身,抬起头的瞬间脸上浮现诡谲之色,y笑道:“我的破阵之法很简单,大家请看。更新快无广告。”说着,他一指花轻舞等人身后。

    众人循声望去。

    “白仁杰,白仁熊,你们找死?”莫星河怒火冲天。

    这两人竟然挟持了郑广义和花轻舞的母亲燕兰。

    “畜生,放开他们。”陈汉龙一双眼睛都快喷出血了。

    “别过来,都给我退后,否则我隔断他的喉咙。”白仁杰冷喝,手里的匕首死死的顶着郑广义的喉咙,刀尖已见血。

    他们后面鬼老,郑乾,孙鹰等人,全都脸色愤懑,两眼冒火。

    “为什么?”花轻舞目光冰寒。

    “不为什么,只因为我们想活着。”白仁熊钳制着燕兰,手里的匕首架在她脖子的大动脉上,“都别动,否则我只要手轻轻一抖,她便血溅当场。”

    “王八蛋,你们两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你敢伤他们,老子发誓要拧下你们的脑袋。”泰坦这个近两米的大汉拳头攥的咔咔响。

    “白眼狼,你忘了先生怎么对你们的了?白仁杰,你的病可是先生帮你医治好的……”陈汉龙咬牙切齿的说道。

    白仁杰看向他,脸色变得狰狞,道:“楚寻我俯首称臣,花轻舞这贱女人杀我大哥,这些我都不会忘,我像条狗一样匍匐在他脚下摇尾乞怜。老天开眼,收了这恶魔,今天我们兄弟终于重获自由。”

    “畜生,要不是先生手下留情,你他妈早死了,就算活着也是废物,连男人都算不上,你这个喂不熟的白眼狼,老子迟早宰了你。”陈汉龙大骂。

    “陈汉龙,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教训我,你不过也只是楚寻的一条狗而已,想宰我?你他妈觉得你还有机会吗?今天老子就要睡了他楚寻的女人,杀光你们这些蠢货……”白仁杰脸庞扭曲骇人。

    “二哥,别跟他们啰嗦了,先让他们打开这破阵……”白仁熊喊道。

    “给我打开这破阵,不然我杀了他。”白仁杰手里的匕首微微用力,刀刃深入几分,鲜血顺着匕首流下。

    郑广义疼的一哆嗦,脸色惨白,瑟瑟发抖,但眼神却无比坚定,道:“白仁杰,老子以前还当你是个人物,现在看来就是他妈一怂包。”

    他看向花轻舞,大喊:“花小姐,别打开这法阵,否则我们一个都活不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嘛,我这辈子什么都享受过了,没白活,还请以后多照顾我儿郑乾。”

    “爸……”郑乾哭喊。

    “哭个p啊,给老子憋回去,以后给我好好活着。”郑广义一个文弱的生意人,此时却无比硬气,他知道,打开法阵,他唯一的儿子郑乾也会死。

    “老郑,是个爷们,我陈汉龙佩服你。”陈汉龙大喊。

    这时却听白仁熊嘿嘿怪笑,他扫视一圈,讥讽道:“花小姐,郑广义这蠢货不怕死,那你问问你母亲,她怕吗?”

    “妈……”花轻舞声音呜咽,她终归是个女人,这三个月让她心力交瘁,疲惫不堪。

    “孩子,别哭……我的命是楚寻救的,活这些时间都是赚的,现在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怕什么?”燕兰脸色平静,丝毫不见惊慌,可谓巾帼不让须眉。

    “跟这帮杂碎拼了,老子不怕死。”陈汉龙嘶吼。

    “花小姐,打开阵法,横竖一死,死前也得咬他们一口。”

    “花小姐,请打开法阵,我们不怕死。”

    连燕兰这样的女流都有如此气魄,他们岂能怂,莫星河等人大喊。

    花轻舞双拳紧握,指尖刺入掌心却没有痛感,鲜血顺着指缝流出,她心里如天人交戈,无法抉择。

    “快打开法阵,不然我杀了她。”白仁熊心慌,他没想到这些人这么硬气。

    花轻舞嘴唇都咬出血了,一方面是自己的妈妈,另一方面是楚寻留下的人,她该放弃谁?

    “花小姐,千万别打开法阵,否则大家都得死。”郑广义大喊。

    “闭嘴,你想死吗?”白仁杰怒吼。

    “哈哈……别拿死威胁老子,老子不是吓大的。”郑广义觉得很畅快,小心翼翼一辈子,从没向今天这么肆无忌惮过,痛快。

    “我劝你们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别做无谓的反抗。”柳解飞在阵外讥讽道。然后看向白家兄弟,“如果他们还不打开这法阵,就杀一个。”

    “畜生,原来你们早走勾结。”陈汉龙大骂。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早就跟柳公子达成协议,事成之后你的天源集团,郑家的乾坤集团,还有花小姐的紫竹林会所,这些都会变成我的产业,以后这古江市我白家说了算。”白仁杰疯狂的大笑。

    陈汉龙的眼睛血丝弥漫,恨不得吃白家兄弟的r,喝他们的血。

    花轻舞嘴角流下一抹血迹,猩红,刺眼,有种别样的凄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去死,她做不到。但她能做到跟其他人生死与共。

    嘭!

    花轻舞捏碎了玉石,那是楚寻曾经给陈汉龙的,现在化为齑粉。

    一声轻响,乾坤破解,界壁化为漫天五彩碎片,最后如烟火熄灭,消失一空。

    所有人都愣了,没人想到,花轻舞真的打开法阵。

    “你们都要死。”鬼王怒吼,语气满是杀意。

    “保护花小姐。”莫星河冲到花轻舞跟前。

    孙鹰,陈汉龙,泰坦……他们都冲过来将花轻舞护在中间,就算要死,他们也得先倒下。

    “杀!”杨斐大喊。

    “绝世功法和阵法秘籍就在眼前,大家冲啊。”

    所有势力都疯狂了,一本绝世功法对武者来说有无尽的吸引力。

    “保护她有什么用,反正都要死。”鬼王不屑,周身黑气缭绕,气势恐怖。

    熊泰金刀一横冲了出去。

    高雷和风伦等人也不慢。

    “交出阵法秘籍。”y宗盯着陈汉龙等人。

    “从来都没有什么绝世功法和阵法秘籍,你们这群蠢货都被别人耍了。”陈汉龙讥讽。

    可这个时候谁信他的话?

    而人群中的柳解飞却露出诡谲之色。

    “交出绝世功法。”杨斐近。

    “你算什么东西?”莫星河大怒,抬手就是一掌。

    杨斐不屑冷笑,多也不多,他身后的二品宗师突然出手。

    嘭!

    莫星河倒飞出去,大口咳血。

    “我劝你们识相点,别自讨苦吃。”熊泰金刀直对陈汉龙等人,表情满是不屑。

    “绝世功法和阵法秘籍都只有一本,我该给你们谁呢?”花轻舞突然开口。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是啊?绝世功法谁不想要?

    “大家别听这女人的,她这是挑拨离间,临死想让大家相互猜忌,自相残杀,大家别上当,只要抓住她,绝世功法和阵法秘籍大家共享就是了。”柳解飞眼神y险的说道。

    “杂碎,老子剁了你……”陈汉龙对柳解飞恨到极点,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

    嘭!

    他被一个武者一掌拍的倒飞回来,脸如惨白,大口咳血,鲜血染红胸襟。

    幸亏这武者只是先天,若是后天他的命就算交代了。

    唰!

    白色绸带如标枪s出,直奔柳解飞面门。

    鬼王抬手,鬼气森森,拍在白色绸带上。

    嘭!

    白色绸带炸裂,花轻舞张嘴喷出猩红的血y。

    鬼王太强了,她差太多。

    “这女人好y险,想让我们自相残杀,看我来拿她……”风伦飞身扑出,眼底一片y-秽之色。

    泰坦怒吼着如同坦克般撞了过去。

    嘭!

    风伦一个鞭腿就将泰坦这个两米高的大汉扫飞出去。

    孙鹰猛的挥出一拳,想拦下风伦。

    风伦随手一拳就将孙鹰胳膊打折,然后一件踢飞。

    普通人跟武者的差别太大了,天壤之别。

    风伦眼底-秽之色难以掩饰,伸手朝着花轻舞的抓去,而下手的地方竟是她的胸部。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如此美人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亵渎,想想都觉得刺激。

    除了陈汉龙等人目眦欲裂,其他人脸上都浮现出变态般的笑意。

    风伦更是兴奋的脸都扭曲了。

    “那是什么?”有人突然惊呼!

    众人凝目,只见空中突现几道白丝,如一条条白蛇游走在空气中,蜿蜒而行,无声无息,却快如闪电,朝着风伦窜去,迅速绕上他的双手双脚以及脖子。

    这是什么?风伦心里生起浓浓的不安,他的手离花轻舞只有五公分的距离,却难以触及。

    突然,这些白丝扯着他升向高空,十米……二十米……五十米,直至一百米,习武之人目力极佳,能清楚的看到风伦惊恐的神色。

    “放开我……我是无影宗的少宗主,你是谁?想干什么?”风伦无比惊慌,他恐惧的大喊。

    未知的东西永远最可怕,这几道白丝他竟无法挣脱开来,而且他的内息也被压制,无法使用。

    “是谁在装神弄鬼?我父亲是风无影……”

    下一刻,风伦的话变成了惊恐的尖叫。

    下面的人也惊得瞳孔放大,目瞪口呆,所有人瞬间石化。

    只见风伦突然从一百米的高空坠落,速度极快。

    噗!

    一声闷响,如同西瓜摔烂般,但却让所有人眼皮狂跳,后背寒意弥漫,汗毛倒竖。

    风伦落地后,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瞬间变成了一堆烂泥,红白之物飞溅。

    “啊……”

    风伦的脑袋摔得爆裂开来,脑浆子溅了柳解飞满脸满身,吓得他撕心裂肺的尖叫起来。

    按道理说,风伦升起的地方离花轻舞最近,但掉下来却落在柳解飞身边,这太诡异了。

    无形的恐惧感在蔓延,所有人都禁不住打个寒颤,看着变成一堆烂泥的风伦,腿肚子都不可控制的瑟瑟发抖。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