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一百二十四章 鬼魅魍魉!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一百二十五章鬼魅魍魉

    那个三米高的人形生物站在那里,全身隐藏在缭绕的黑气中,众人能感觉到他在看着他们,浓浓的黑气中弥漫着腐烂的味道。

    这时,破空声袭来,是钟燕和其他两位宗师赶到,还有陈雨庭。

    钟燕等人上前,对着人形生物跪拜,道:“鬼王门长老钟燕,见过老鬼王。”

    “扰本王修行,你们该死。”声音如钢铁摩擦,异常刺耳,但是可以确定,这东西就是人,他可以说话。

    不过,三米高的人,这本身就是个怪物。

    钟燕等人吓得瑟瑟发抖,匍匐在地,颤声道:“老鬼王息怒,实在是我鬼王门有大灾祸降临。”她一指楚寻,阴狠道:“此人一路杀进我鬼王门,屠杀我鬼王门弟子如切菜,我们八大宗师已死其五,就连一直负责您进食的秦长老也惨遭毒手。我们死不算什么,关键少主他不能有事。若非如此,我等绝不敢惊扰你老人家清修。”

    老鬼王听闻,身上黑气更加浓郁,隐隐有鬼哭狼嚎之声响起。

    “为何屠杀我鬼王门人?”老鬼王藏在黑气当中,眼睛如灯泡发光,盯着楚寻问。

    楚寻目光寡淡,神色不见丝毫波澜,嘴角冷漠的勾起,道:“迫害无辜生命,以血养身,鬼王门,当诛!”

    “桀桀……!”

    老鬼王怪笑,不知其意。

    但是下一刻,两道黑气爆射,如两道黑蛇袭向楚寻。

    轰!

    楚寻抬手,真元如匹链席卷,震散黑气。

    嗡!

    老鬼王周身黑气大盛,鬼哭狼嚎之音刺人耳膜,青龙等人还好,但是两百军人和小孩露出痛苦之色。

    “桀桀……屠我门人,毁我基业,观你血气炽盛,待我吸尽你的血,杀光你们所有人来祭奠我鬼王门无辜惨死的英魂。”

    楚寻明亮的眸子冷如寒霜,冰冷道:“无辜?英魂?一群鬼魅魍魉也配?”

    “青龙,我即可动手,你带孩子们冲出去。”

    楚寻的声音在青龙南海中响起,青龙差点骇的跳起来,好在他也是宗师境,微不可查的点头。

    “杀!”

    楚寻舌绽春雷,震得钟燕等人头脑眩晕。下一刻,他已手捏拳印向前杀去。

    “放肆!”

    老鬼王大怒,周身黑气席卷而出,如数道黑蛇凌空飞向楚寻,所过之处草木瞬间枯黄,地面腐蚀,便随着刺鼻的腥臭味。

    楚寻脸色冰寒,这黑气有剧毒。

    砰砰……!

    接连十几拳,震散黑气所化的黑蛇。

    此时,青龙打个手势,带着众人朝谷口奔去。

    “谁也别想走。”老鬼王怒吼,黑气化成巨手遮天蔽日,朝着青龙等人抓去。

    “孤魂野鬼也敢放肆。”

    楚寻厉喝,真元涌动,整个人都在发光,双手结印。

    半空开始激荡,空气扭曲,一根十几米长的巨大指印浮现,带着古老沧桑的威势。

    “屠魔指----一指灭生灵。”

    楚寻低喝,一指点出。

    巨大的指印轰然而下,带着无尽的毁灭之力倾倒。

    轰!

    老鬼王的黑色魔手轰然炸开,声音震耳发聩,大地颤抖不止,青龙等人被震得脸色发白,二百军人和小孩却被震得咳血。

    “老鬼,你当诛!”

    楚寻怒了,真元疯狂运转,肌肤发光,骨骼温润如玉,五脏六腑共鸣,心脏跳动如擂鼓,手捏拳印,朝着老鬼王轰杀。

    “杀了他们!”老鬼王下令,同时也扑向楚寻。

    “杀!”

    楚寻手捏拳印,双拳发光,带起音爆,猛的轰出。

    老鬼王也不甘示弱,一条漆黑的胳膊比正常人长了一倍不止,如黑金所铸,穿透黑气,劈向楚寻。

    铛!

    金属碰撞声碎金裂石,震耳发聩,周围树木被扩散的劲气撕裂,两人倒射飞出。

    楚寻双眼如大星,脚下炸开,人如流光掠向老鬼王,全身骨骼共鸣,举拳轰杀。

    砰砰……!

    两人眨眼对轰上百拳,凌厉恐怖的拳势如利刃不断扩散,周围巨石树木被尽数摧毁。

    ……

    ……

    钟燕等人接到老鬼王的命令,杀向青龙等人。

    噗!

    一个军人跑的慢了些,被一刀腰斩,连同他怀里的孩子也死于非命。

    砰!

    又一个军人被追上,一拳击碎五脏六腑。

    军人对上宗师,如待宰的羔羊一般,毫无抵抗之力。

    顷刻之间,就有十多名军人被杀。

    砰!

    有军人对钟燕开枪,钟燕手握一把银色长刀寒光闪烁,举刀劈下,子弹被一分为二,连同这名军人也被飞出的刀气劈成两半。

    “带他们走,我来断后。”

    青龙双眼赤红,杀向钟燕。

    两人都是一品宗师,杀得难解难分,其实青龙的战力要比钟燕强,可要分神照顾逃跑的军人,所以打的束手束脚。

    但鬼王门还有两名宗师,对奔跑的军人和孩子痛下杀手。

    战虎咆哮,杀向一名宗师,他只是后天九层大圆满,对上宗师很是艰难,虽然他拼力袭杀,可眨眼间身体多处被击伤。

    “谁敢与我一战?”剩下一名宗师嚣张道。

    “我来。”金猴恼怒,一跃而起,尖锐的爪子撕裂空气杀向他。

    砰!

    金猴只是后天八层,其实宗师之敌,仅一招便被打的吐血倒飞。

    ……

    楚寻跟老鬼王眨眼又交手上百招,两人同时倒飞,在倒飞途中,楚寻双手疾速结印,对着老鬼王一指压下。

    “屠魔指----二指山河崩!”

    轰隆!

    天空轰鸣,古朴神秘的指印如巨大的石柱屹立高空,随着楚寻一指压下,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势压向老鬼王。

    老鬼王冷哼,无尽的黑气在身前凝聚,一只大手幻化,直接抓向碾压而下的巨大石柱。

    楚寻却猛地转身,数道轮回丝无声无息,席卷而出。

    那名击飞金猴的宗师嚣张大笑,道:“还有谁敢与我一战?”

    憨猪胖子哼哧一声,张嘴欲言,却突然噤声,瞪大双眼。

    那名宗师一阵心悸,感觉被危险笼罩,可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只觉得被什么东西缠住脖子还有双手双脚,然后被扯上半空。

    “救我……”他惊恐的大喊。

    噗!

    漫天血雨,他的脖子,双腿,双手从躯体分离,被五马分尸。

    “你找死。”

    老鬼王-震碎那根巨大指印,刚好看到那个宗师被五马分尸,抑不可止的咆哮,下一刻已经欺身上前,如黑金所铸手臂轰出,黑气席卷。

    楚寻动容,这老鬼修为太高,他情急之下举臂招架,却被老鬼王一拳打飞。

    轰!

    楚寻倒飞撞上山体,山石炸裂,半个身子镶了进去。

    “前辈……”玉兔惊呼。

    青龙等人担忧,强如楚寻都被击飞了,这老鬼太厉害。

    “今天谁也别想走,食物给我留下。”老鬼王嘶吼,声音嘶哑难听,那些孩子就是他的食物。

    轰!

    远处山体炸开,一道剑芒爆射,光芒照亮山谷,空气被点燃发出“噼里啪啦”的炸燃声,直奔老鬼王而去。

    铛!

    金属声响裂,鬼王怒吼,带着痛苦之意,他的半截手指竟被剑芒斩断,掉落在地,地面被腐蚀,草木瞬间凋零干枯。

    “杀!”

    楚寻怒吼,嘴角挂着血迹,眼如冰霜,手掌木剑。

    嗡!

    磅礴的真元注进木剑,霎时金光流淌,连带楚寻也被镀上一层金色,宝相庄严,如一座黄金战神。

    唰!

    楚寻横渡虚空拉近和老鬼王的距离,一连挥出十多剑,剑气纵横,金光耀眼,以无可匹敌之势斩向老鬼王。

    “该死的小娃娃,我定要吸尽你的血,嚼碎你的骨头。”

    老鬼老怒不可止,他讨厌这些金光剑气,里面充斥着圣洁的气息,在压制他的鬼气,让他的战力大打折扣。

    一阵叮叮当当过后,不断有黑色骨片从包裹着的黑气中飞出。老鬼王嘶吼,气息恐怖,这些剑气太厉害,他身上多出十几道剑痕。

    楚寻动容,木剑是仙器,以真元催动发出的剑气足以碎金裂石,撕裂钢铁,可斩到老鬼王身上只斩下些许骨片,他的修为和本体强的吓人。

    与此同时,青龙等人趁机突围。虽然对方还有两名宗师,但钟燕被他拦下,另一个被战虎拖住,其他人则带着孩子朝谷外狂奔。

    砰!

    战虎满身鲜血,狼狈倒飞,所谓一层一重山,更别说他和宗师隔着一阶,他被一掌击飞。

    这名宗师大怒,他竟被一个后天修为的人拖了这么久?当下朝着已无再战之力的战虎掠去,打算直接轰杀。

    “老虎……”青龙怒吼,想去救援却被钟燕缠的死死的。

    然而这时,离战虎最近的玉兔却直对袭杀而来的宗师,手里扣着一枚玉镯。

    “快躲开……”青龙大吼,玉兔在十二生肖中战力最弱。

    “快走。”失去战力的战虎嘶吼。

    玉兔宝石般的眼睛眨了眨,小脸愤懑,看着这么多军人孩子被残杀,连一向单纯善良的她也不禁有了杀气。

    咻!

    玉镯脱手飞出,袭向奔来的宗师。

    这宗师看清玉镯,不屑嘲笑,凭这东西也想拦他,正准备一掌拍碎,却发现玉镯力尽,自己坠落,他满脸嘲讽的大笑。

    砰!

    玉镯落地,一团白光乍现,五彩斑斓的结界立显。

    从外面看,这个宗师收势不及,直接撞上界壁,五彩光华流转,他被震得倒飞回去落在结界中央,嘴角挂着血迹。

    青龙目瞪口呆,这是什么东西?

    战虎眼睛瞪的像铜铃,满脸不可思议。

    所有人都好奇,这个玻璃罩子般的东西是什么?能把宗师震伤。

    玉兔见阵结见效,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异彩流转。

    嗡!

    被困住的宗师想要破阵而出,结果法阵自行运转,五彩斑斓。

    只见这个宗师瞳孔猛的放大,嘴巴大张,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景象,让他猛的转身逃窜。

    噗!

    他的肩头爆出一片血雾,伴随着他的惨叫。

    噗噗……!

    接下来,无论他如何挣扎逃避,身上不时的爆出血雾,将他整个人都染成了血人,大腿也被莫名的力量贯穿。

    “救我……”这名宗师眼神惊惧,脸色扭曲惊悚的不成人样。

    噗!

    他的胸膛被未知的力量贯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前后透亮,心脏也被绞的粉碎。

    “嘭”的一声尸体倒地,死的不能再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