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一百一十章 直接开干!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这一幕可以说发生在电光石火间,两位宗师被制服,并且扔进池塘。

    这么疯狂的事,听着就令人咋舌。

    宗师,哪个不是笑傲一方的人物?现在却变成落汤j,狼狈不堪。

    楚寻手指轻弹,轮回丝消失。

    两个宗师得以自由,从地上跃起,身上腾起一片雾气,湿漉漉的衣衫被内息蒸干,只留有褶皱。

    两人满脸羞愧,对着老者单膝跪下,齐声道:“徒儿无用,给师傅丢人了。”

    他们两个都是老者的徒弟,修炼有成之后负责保护一号首长。

    老者单手抚那缕胡须,如得道高僧,淡然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他不是你们能抗衡的,输了也不丢人,不必太过纠结,切莫丧气,好好修炼……”

    “误人子弟!”楚寻嘀咕,声音却刚好让所有人都听到。

    “小子,你说我误人子弟?”老者问道。

    楚寻却不搭理他,扭头看向跪地的两位宗师,笑了笑道:“两位到宗师境用了多少年?”

    两人疑惑,不明白楚寻为什么问这个,但达者为师,强者为尊,他们不敢怠慢,其中一人回答:“我们两人同时跟随师傅修行,到宗师境用了三十年不到。”

    他微微有些得意,因为有些人穷极一生都触摸不到宗师境的门槛,他们只用了三十年,称之为天才也不为过。

    “这么久?”楚寻撇嘴,扭头看向老者道:“还说不是误人子弟,三十年才到宗师境。如若换做我,只用五年便可让他们踏足宗师境。”

    老者表情微僵,老脸一沉,很是生气。

    楚寻却不理他,看着两个宗师,笑道:“不如你们跟随我吧,我可以让你们每年突破一层,不出十年了踏足人皇境,怎么样?”

    人皇。

    这两字对于武者来说有些无尽的诱惑力,人中之皇。

    有古言道:人皇之下皆蝼蚁!

    若是能到人皇境,这天下何处去不得?而且,到了人皇境,寿命达到五百年。

    如此诱惑力,谁人能抗拒?

    两位宗师喉咙滚动,在吞咽口水。

    哼!

    一声冷哼惊醒两人。

    两人顿时满头冷汗,暗骂自己修炼之心不稳,师傅说过,修炼就是在修心,若心智不定,难成大果。

    “师傅,徒儿先行告退。”两人齐声说道,得到老者回应后,两人向楚寻行礼,然后恭敬的退下。

    楚寻撇撇嘴,果然,能达宗师,都是心智坚定之辈,难以诱惑。

    两个宗师啊,自己身边现在太需要这样的人了。他眼巴巴的看着两人离开,心里着实遗憾。

    “小友,请吧!”老者笑道,然后做个请的手势。

    楚寻也不客气,走过去坐下。

    一号首长为楚寻斟茶,以楚寻的修为,受得起他这杯茶。

    所谓茶七酒八,茶斟七分,剩下三分是人情。

    另外,茶斟七分,茶水不会溢出烫手。

    一号首长深喑茶道,这些当然清楚。

    楚寻接过轻抿一口,也只不过是润湿嘴唇而已,然后放下,眼神寡淡。

    一号首长明白,在楚寻这种修为难以预测的人面前摆架子,纯属找不自在,所以也不在意。

    “小友来此,所谓何事啊?”老者在一旁开口。

    楚寻斜睨他,眼神略带讥讽,也不言语,意思很明白,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装。

    老者和一号首长对视一眼,也不见尴尬,笑道:“小友到底想问什么,尽管开口,我保证知无不言。”

    “为什么给我少将军衔?”楚寻开门见山。

    一号首长清了清嗓子,趁机组织词汇,然后道:“小友莫生气,这事我们没询问你的意见,擅自做主是我们的不对。但当时根本联系不上你,我们也实数无奈。”

    “无奈?”楚寻语气玩味。

    一号首长脸不红心不跳,正视楚寻的目光,继续道:“当时你独闯越国,如果没有正当理由很可能引起国际纠纷,我们给你少将军衔,对你百利而无一害……”

    楚寻目光充满玩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一号首长被盯得浑身不舒服,越说声音越心虚,底气不足,最后说不下去了。

    “算了,早说了这小子就是没长毛,长毛比猴都精。”老者苦笑一声开口。

    楚寻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这两人真把他当毛头小子了?从他进入这个四合院,这两人就一直在配合演戏。

    刚才看着嚷嚷着要教训自己,一号首长拼命拦着,这一幕假的令人发指。

    老者修为比他还高,一号首长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万个他也拦不住老者。再说老者,修为深不可测,嚷嚷着教训他的时候跟个流氓似的撸胳膊挽袖子,还有比这更假的吗?

    楚寻一时弄不懂这两人一唱一和的搞什么鬼?但绝对有所图谋。

    所以,他先下手为强,果断出手,打乱他们的图谋。

    “楚寻小友,不管你信不信,我们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要害你的意思。”一号首长干巴巴的挤出这么一句。

    楚寻神色淡然,默不作声。

    老者苦叹:“小友,实话实说,我们给你少将军衔,有两个目的。第一,以你的身手震慑其他国家,让他们知道我华夏军人的厉害。第二,是想以此绑住你,让你时刻谨记自己是华夏人。”

    “楚寻小友,并非我们担忧,只是像你这样的人太过厉害,难以约束……”

    “你们在担心什么?难不成有宗师叛国?”楚寻打断一号首长的话。

    老者和一号首长相视一眼,同时点头。

    “还真有?”楚寻眉梢挑起。

    楚寻的话普通打破了历史的封印,让老者的双眼瞬间如深潭般漆黑,深不见底,脸上带着痛苦之色。

    许久,老者深呼一口气,像是要吐出有种积压已久的悲凉,黯然道:“那是七十多年前,国家正遭受外敌入侵,大地一片狼烟,敌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家不能住,田不能种,民不聊生。”

    “在当时的侵略者中,有一支由武者组成的队伍,他们一路突进,明抢豪夺,击杀我们军事将领,对当时的战争造成巨大的影响,他们一路势如破竹,普通人根本无法抵挡。”

    “面对如此情况,我华夏武者愤起而聚,自愿组成庞大的武者队伍,来对抗侵略者。”

    “你便是组织者之一吧?”楚寻问道。

    老者点头,道:“当时以我和杜子非大哥为首,宗师过百位,先天高手后天高手加起来足有五百之多。”

    说到这儿,老者像是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连身体都开始颤抖了一下。

    “龙老,我来说吧!”一号首长接过话。

    老者却摆摆手,声音低沉道:“不用。”

    楚寻能感觉到他在极力压制体内翻腾的思绪。

    “当时,武者联盟成立后,杀得入侵者连连溃败。要知道,他们所谓的武技,只不过是从我华夏流出的旁支末梢,岂能跟我华夏正宗古武相比,他们可谓是不堪一击,垂死挣扎。”老人说到此处,顿了顿,继续道:“有一天,我们的人发现了入侵者的藏身之处,大家都很高兴,终于可以歼灭他们了。可……”

    老者声音开始呜咽,眼睛开始泛红,“可当我们赶到,却发现根本没有入侵者,我察觉到不对,想撤退已经来不及……”

    老者说不下去了,几度呜咽,老泪纵横。

    最后还是一号首长接着说完。

    老者他们上当了,准确的说是被自己人出卖了,那地方布满炸药。

    “轰隆”一声,山摇地动,火光冲天,地面塌陷,除了老者侥幸逃生,其余的人无一生还。

    这件事成了老者的梦魇,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他发誓,无论如何都要找出那个出卖他们的人。

    楚寻漠然,不知道说什么?他不懂这种感觉,因为在异世,他从没加入过宗门帮派,向来都是独立独行,万事由心,只靠自己。

    他曾也羡慕过那些名门宗派的弟子,有大量的资源享用,但却因为性格原因和在地球上的遭遇,让他很难去相信别人。

    “有那个叛徒的消息吗?”楚寻问。

    老者情绪平缓了些,缓缓道:“他叫万庆明,十年前,他在倭国出现过一次,之后便失去踪迹。”

    “若是碰到,我会顺手宰了他。”楚寻端起茶杯,轻抿一口,随意的说道。

    老者却在摇头,很认真的看着楚寻,诚恳道:“若是他落在你手里,请留他一命。”

    楚寻目露疑惑,随之明了,道:“我知道了,我会留他狗命。”

    老者道谢,他要亲手斩杀万庆明,以此祭奠那些枉死的冤魂。

    楚寻手指轻轻敲打石桌,扭头看向老者,目光湛湛,突然开口道:“我想见见他。”

    楚寻真的很想见见老者身后的那个修仙者。

    老者却连思考都没有,直接摇头,道:“现在不行,你修为太低。”

    楚寻敲打石桌的手指顿住,嘴角微扬,屈指一弹,手边的白玉茶杯呼啸而出,直取老者面门。

    老者伸手,内息自手心散发,形成一道小型龙卷风,茶杯被卷入,在半空滴溜溜打转。

    楚寻手捏拳印,豁然轰出。

    老者连续两次说他修为不够,多说无益,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开干,简单粗暴。

    老者伸手一引,茶杯平稳落在桌面,然后手掌轻晃,由内息所化的掌印带着尖啸爆s而出。

    轰!

    拳印掌印相交,如小型炸弹爆开,凌冽的劲气从半空爆开,急速扩散。

    楚寻一挥手,结界立显,将吓得脸色发白的一号首长护在里面。然后脚下石板炸裂,人已掠出厅外,身轻如燕,屹立在一朵盛开的荷花之上。

    老者轻哼,化掌为刀,凌空劈下,刀气爆s而出。

    楚寻身如流光,掠上另一朵盛开的荷花。

    嗤!

    之前站立的荷花被刀气绞碎,一条倒霉的红鲤也被刀气割成生鱼片。

    楚寻眼神微眯,厉光爆闪。

    老者随便一招都有如此威力,果然恐怖。

    但是,这些……还不够。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