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九十五章 自作自受!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别高兴的太早。”

    齐鲁盯着楚寻,这话是从他牙缝蹦出来的,可见他心在心里的恨意有多浓。

    楚寻淡淡的笑了笑,示意解石师开始。

    众人再次瞪大双眼,凝神精气的等待着结果。

    解石师有意想打击楚寻,拿起楚寻挑的原石,手起刀落,动作干净利落。

    一刀两半!

    静,死一般的静!

    三秒过后……

    “卧槽!”

    有人惊叫,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这两个字更能代表众人的心情了。

    他们看到了什么?

    原石一分为二,透出巴掌大小的绿色。

    “出绿了……”

    “色泽温润,绿色清雅,水头足。”

    “老坑玻璃种。”

    “天呐!我看到了什么?老坑玻璃种,涨大发了……”

    现场如翻滚的油锅被泼进一瓢水,顿时炸开了锅。

    上次出老坑玻璃种,还是一年前,品色还不如这块,也难怪大家兴奋。

    不过很快,大家兴奋的情绪慢慢冷却。

    因为这块品质高档的老坑玻璃种,竟被解石师一分为二,不算全废,也算半废了。

    众人发出阵阵叹息,满脸遗憾,真是太可惜了。

    噗通!

    解石师脸色惨白,呼吸困难,双腿软的跟面条似的,直接瘫倒。

    一块上好的老坑玻璃种,竟被他切废了。也就是说这块老坑玻璃种若是价值一亿,那么就因为他这草率的一刀,价格就被砍去一半或许更多。

    他没勇气抬头去看齐鲁的表情,其实不用看,他都想到此时齐鲁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令外还有一个人浑身抖如筛糠,就是张经理,因为是他帮齐鲁偷换的原石,可切出一堆粉末,而且楚寻切出老坑玻璃种,这让他一颗心跌倒了谷底。

    齐鲁两眼冒火,一张俊脸近乎扭曲。

    “这个值多少钱?”楚寻问道。

    他对这个确实不懂。

    刚才还沸腾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因为这个时候谁开口,那就是给齐鲁的伤口上撒盐,把他往死里得罪。

    “看这色泽,润度,水头,都达到了最高品质,而且还是难得的老坑玻璃种,我觉得至少也值八千万或一亿吧?”红菱开口道。

    她不懂赌石,但她是做古玩生意的,对这些东西的估价很是在行。

    众人听完,不由得纷纷点头。

    “不过……”红菱声音拖长,吸引众人的目光后,这才继续说道,“现在这块上好的翡翠被一刀废了,也只能值个三四千万了。但是,东西是齐少的人切废的,那么就跟我们没关系了,一切得按原价算。”

    众人都点头,本来理应是这样。

    “这样吧!那就按八千万来算,十倍就是八亿。”楚寻的视线移到齐鲁身上,戏谑道:“齐少,这样算你没意见吧?”

    “……”齐鲁张嘴,却没说出话,因为他的心一阵绞痛,让他脸庞变得更加扭曲。

    八亿啊!齐鲁在心底咆哮,他掌管启天珠宝商行,家族给他的权利是了动用十亿资金,现在一下子出去八亿,若是被家族知道,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可他又不敢反悔,现场这么多人,如果反悔,启天的声誉算是毁了,到时候得损失可不止八亿。

    齐鲁心里左右为难,他对楚寻已经出离了愤怒,他快抓狂了。

    “冷静,冷静,还有翻盘的机会……”齐鲁在心里告诫自己,好不容易才按耐住暴走的冲动。

    “愿赌服输,这局是我输了,八亿,我认。”齐鲁这样说道,虽然脸庞扭曲,但好歹声音平静,不至于太丢人。

    “你还行吗?”齐鲁看向瘫倒的解石师。

    解石师猛点头。他知道此时若是被换下来,那就彻底失去被原谅的机会了,到时候齐鲁会把他剁碎了喂狗的。若是接下来能帮齐鲁切出好货,说不定还能得到些奖赏。

    “开始吧!”

    齐鲁声音还算平静,他这会已经冷静下来了。

    因为他知道接下来不但能翻盘,还能让楚寻输得一败涂地,付出惨痛的代价。

    解石师手有些抖,画好线,固定好原始。

    看了齐鲁一眼,然后表情凝重的开始下刀。

    这第一刀他很谨慎,只切掉五分之一,不过什么都没有。

    第二刀下去,解石师的脸色惨白,因为还是什么都没有。

    在场的大多都是行家,切到这里还没有,那百分之八十可以确定是废料了。

    齐鲁双拳紧攥,指骨泛白,脖子上的血管都根根爆起。

    解石师手抖的厉害,已经不敢下刀了。

    “继续!”齐鲁忍不住咆哮一声。

    解石师哆嗦着,闭上眼,一刀下去。

    等了半天,也不见动静,解石师诧异的睁开眼看去。结果双眼一阵翻白,直接昏死过去了。

    张经理额头的冷汗擦都来不及,一张老脸没了人色,他此时很羡慕昏死过去的解石师,想着自己要不要装晕?

    怎么会出现这么邪门的事情?他明明找专人多次查验,确定这原石里面有好货。

    可眼前这一堆白色粉末是什么鬼?

    连续两次切出一堆白色粉末,众人都石化了,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齐鲁眼神呆滞,嘴里呢喃:“这不可能,不可能……”

    他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揪住张经理的衣领大吼:“是不是你害我?这是你搞得鬼对不对?”

    “齐少,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发誓……”张经理吓得语无伦次?

    “发尼玛的誓……”齐鲁拿起切开的半块原石,照着张经理的脑袋就是一下。

    张经理惨叫一声,头破血流,眼睛一翻,终于如愿以偿的昏死过去了。

    “谁他妈在害我?到底是谁?”齐鲁疯狂的咆哮。

    接下来,他拿起自己的最后一块原始,亲自动手,一刀两半。

    切开后,现场一片哗然!

    而齐鲁彻底疯了,红着眼睛大声咆哮着。

    因为他的第三块原始里面竟然还是粉末。

    这是造了什么孽?运气背到这种地步?

    连续三次开出粉末,这种概率比见鬼的概率还低啊!

    发生这种事,只能用齐鲁缺德事做多了,这是报应来解释。

    “谁在算计本少爷?是谁?”齐鲁觉得他被人出卖了,肯定是有人买通了张经理。

    “齐少,该切我的了。”楚寻淡漠道。

    齐鲁狰狞的盯着楚寻,他心里认定,一定是楚寻买通了张经理,合伙算计他的。

    “你,很好……”齐鲁指着楚寻,狞笑着说道。

    他心里已经打定主意,楚寻必须死,而且要死的很凄惨。

    “你话太多了,开始吧!我没时间陪你在这里浪费。”楚寻说道。

    齐鲁嘴角勾起残忍的笑意,道:“好,本公子亲自替你解石。”

    将原石放好,齐鲁死盯着楚寻,然后手起刀落。

    原石一分为二,大片绿色映入众人眼帘。

    现场顿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惊叹声!

    又一次开出品质上好的老坑玻璃种。

    齐鲁低头看去,整个人僵住,如雕塑一般。

    他快疯了,这是对他赤裸裸的讽刺,没有比这更打脸的事了。

    “我不信,你只是走了狗屎运……”齐鲁疯了似的念叨着,然后拿起最后一块原石。

    一刀两半!

    现场一片死寂。

    又是品质顶级的老坑玻璃种。

    众人已经麻木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反应。

    一个连续三次开出连废料都不如的粉末,一个却连开三次老坑玻璃种。

    真是奇闻,运气差到极致和运气好的极致的对撞。

    此时,齐鲁不止是脸庞扭曲,连心理都开始扭曲。

    过了今天,这件事就会传遍古江市的大街小巷,到时候他会成为古江那些名门大少茶余饭后的谈资,他会成为家族最大的笑话。

    而且,他努力多年的成果将会付诸东流。

    他不允许,他好不容易才掌握启天这个重要资源。如果失去,他将在家族再无立足之地。

    他那些堂兄堂弟早就对启天虎视眈眈的了,肯定会趁此机会把他吞的连渣都不剩,说不定连命都得丢了。

    该怎么办?总不能把这些人都杀了吧?

    各种负面情绪在他脑海里浮现。

    齐鲁的眼神变得猩红,身上的气息变得暴戾,他看向昏死过去的张经理。都是这个人,是他把自己害成这样子的。

    齐鲁越想心里的恨意就越浓,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抓起带着老坑玻璃种的半块巨石,狠狠地砸向地上的张经理。

    噗!

    张经理的脑袋被直接砸爆了,红白之物四溅。

    本就昏死过去的张经理抽搐了一下便没了动静,死的倒也干脆。

    “啊……”

    “杀人啦!”

    众人惊醒,惊惧声此起彼伏,现场顿时乱做一团。

    有胆子大的,趁机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红菱也被这残忍的一幕吓坏了。

    楚寻眼神微眯,这齐鲁够狠的。

    齐鲁看向楚寻,眼神猩红,脸上带着残忍,疯狂的笑道:“都是你,是你和张经理算计我,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我要杀了你。”

    齐鲁大吼着,抓起另外一半原石朝着楚寻冲来。

    楚寻根本懒得理会他,齐鲁得此下场,只能说是自作自受,害人终害己。

    屈指一弹,两道白芒没入齐鲁的膝盖。

    噗通!

    齐鲁直接跪倒,冲劲让他向前滑了好几米,膝盖磨破了,疼得他惨叫出声。

    等他想爬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双腿失去了知觉,完全不听使唤。

    “我的腿……我的腿……”

    出了这么大的事,若是他的双腿再废了,那他这辈子真的完了。

    齐鲁开始惊慌,拼命的想站起来,可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他开始恐惧,开始惊恐的大喊大叫……

    四散逃跑的众人也发现这一幕,不禁停下,装着胆子围拢过来。

    看到齐鲁狼狈不堪的模样,哪还有齐家嫡系子孙的风采?

    众人不禁暗叹:

    举头三尺有神明,齐鲁这些年做的坏事罄竹难书,有些事大家了解的一清二楚,光是那些良家少女就不知道被他糟蹋了多少?大家只是碍于齐家势力,只能装聋作哑。

    看来古话说的对,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他们不知道,惩戒齐鲁的神明不在举头三尺,而是在他们身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