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八十七章 怒火中烧!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陈汉龙目眦欲裂,恨不得喝高仙师的血,吃他的肉。

    他发誓,这辈子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想杀死一个人。

    “龙哥,跟他们拼了,大不了一死,先生不会放过他们的。”孙鹰愤懑,气的一拳头砸在墙上,手指瞬间见血。

    白静默默地看着陈汉龙,豆大的眼泪流出眼眶,但她笑了,笑的很凄美。

    陈汉龙突然眼眶剧烈收缩,脸色骤然变得惨白。

    “不”

    陈汉龙疯狂的嘶吼,噗的一声,喷出大口鲜血。

    高仙师察觉白静娇躯猛的一震,脸色微变,抬手撕掉她嘴上的胶带。

    刺眼的鲜血涌出,白静的眼神开始涣散,紧紧的盯着陈汉龙,最后失去了光泽。

    她竟然咬舌自尽了。

    老鼠精和胖子扭过头,不忍心再看。

    就连狮子三人都目露敬佩。

    “晦气!”高仙师一脸嫌弃,一脚把白静的尸体踢到旁边。

    “龙哥”

    孙鹰他们一阵惊呼,原来陈汉龙悲痛交加昏过去了。

    “你们还不愿意出来吗?”高仙师俯视着他们问道。

    “你会死的很惨。”莫星河咬牙切齿。

    高仙师不屑一顾,嘲讽道“你还是担心一下你们自己吧。”

    “莫老,你把玉牌给我,我要出去宰了这个老杂碎。”泰坦这个两米的大汉虎目淡红,咆哮道。

    “冷静点,千万别冲动。”莫星河声音低沉,带着恨意。

    高仙师的目光放在郑广义父子身上,眼神戏谑。

    郑家父子被盯着后背直冒冷汗,很不自在。

    “他们贱命一条,无牵无挂,你们呢?”

    一句话就让郑家父子脸色骤变,他们有家,有家人。

    “畜生,你想做什么?”郑广义寒着脸。心里却很是担心家人的情况。

    高仙师张嘴欲言,突然身上想起一阵铃声,是手机响了。

    高仙师接通电话,只见他说话间脸色慢慢变得阴沉,期间冷冷的看了旁边的老鼠精一眼,杀机一闪而逝。

    “放心,组长,我会注意的,保证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高仙师挂掉电话,冷眼看向老鼠精,“是你告的密吧?”

    “没错,你的做法猪狗不如,有违天道,我真是羞于与你为伍。”老鼠精绿豆大的眼睛闪烁着浓浓的厌恶。

    高仙师脸色隐冷,道“你在找死。”

    老鼠精却是不屑,鄙夷道“你敢杀我?”

    国安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在没证据的情况下杀害自己人,视为叛国罪论处。

    再说,老鼠精背后还有个组长,可是宗师修为,他这个半步宗师根本不是对手。

    “很好,很好”高仙师狞笑,眼底杀机凝聚,他对老鼠精动了杀心。

    “高仙师,不可”狮子阻拦,杀了老鼠精,他们也脱不了干系。

    “就饶过你这次,再敢多事,别怪我不客气。”高仙师警告。

    老鼠精冷哼一声,不再言语,他知道跟高仙师硬碰硬没用,吃亏的还是自己。

    “郑广义,听说你经常跟陈汉龙混在一起,可知道仙灵液配方在哪里?只要你交出来,算你大功一件。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陈汉龙晕倒了,他把主意打到郑广义身上。

    郑广义眼神闪烁,心里恨的咬牙切齿,默不作声。

    “泥鳅,你让人把他家里人抓来。”高仙师吩咐。

    “老杂种,你还是人吗?”孙鹰红着眼睛。高仙师冷哼一声,不予理会,他这个人为达目地,善不罢休。

    泥鳅领命,拿出手机拨打。

    嘭!

    一声炸响。

    泥鳅手里的手机突然炸开。

    他凄厉的惨叫起来,五根手指尽数被炸飞,耳朵也被炸没了,满脸鲜血,看着好不凄惨。

    众人皆惊!

    狮子大急,奔了过去。

    “我劝你最好别动,否则下一个就是你。”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道年轻身影,吊儿郎当的走进来。

    另外还有一道身影,修长的身材,俊美的样貌,一举一动都带着缥缈的气息,他缓步走进来。

    两人正是楚寻和苏帆。

    “先生!”

    孙鹰等人惊喜出声。

    高仙师和狮子几人盯着楚寻,他们不是第一次听到先生这两个字,可这位先生看上去并不出彩,甚至连修为都没有。

    但是旁边吊儿郎当的年轻人,但是有点修为,先天七层,若的可怜。

    “陈大哥是怎么了?”苏帆看到晕死过去的陈汉龙,惊呼!

    “先生”

    孙鹰红着眼,将这几天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楚寻听完,面无表情,只是眸子愈发冰寒。

    白静已然死去,衣不遮体,眼睛没有闭上,明显死不瞑目。

    楚寻捡起被高仙师撕烂的上衣,走过去遮住白静裸露的肌肤。

    “你们这些禽兽不如的畜生,就算把你们活寡了也不解恨,国家怎么会养了你们这样的杂碎?”苏帆双眼冒火,恨不得扑过去打死高仙师。

    高仙师霍然看向苏帆,他心眼比针还从来睚眦必报,眼底不满杀机。

    苏帆回视,丝毫不惧,苏家男儿皆英豪,就算不敌,也绝不退缩。

    楚寻走过去,手掌轻挥。

    只见法阵瞬间消失不见。

    高仙师和狮子等人惊愕,眼眶收缩。

    “这法阵是你布置的?”高仙师盯着楚寻问道。

    可惜楚寻并未理会他,走下石阶,来到陈汉龙身边。

    “星河有负先生所托。”莫兴河满脸愧疚。

    “这不怪你。”楚寻语气无比平静。

    伸指一点,一股劲气没入陈汉龙身体。

    昏迷中的陈汉龙身子一颤,悠悠醒过来,看到楚寻,顿时悲喜交加。

    他没忘了白静的死。

    他爬起来跪倒,声音带着乞求,还有无限的恨意。

    “先生,求先生杀了他,杀了这个杂碎”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陈汉龙哭了,哭的无比伤心。

    “先去看看她吧!”楚寻叹息一声。

    陈汉龙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扑到白静身边,将她搂紧怀里,哭的撕心裂肺,令闻者伤心。

    胖子好奇的打量楚寻。

    楚寻回头看了他一眼,胖子顿时一缩脖子,满头冷汗,太可怕了,这眼神太冰冷,仿佛要把他冻僵。

    法阵以解,卡在上面的箭矢掉落在地上。

    楚寻捡起,一甩手。

    咻!

    箭矢如电,带起刺耳的爆鸣声。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

    本就受伤的泥鳅被箭矢带着倒飞,箭矢穿透他的肩胛骨,将他订在墙上。

    高仙师脸色微变,眼神带着诧异。这一手震慑别人还行,对他没用,他是宗师,摘叶飞花皆可伤人,更别说一支箭矢。

    他诧异的是,楚寻身上明明没有内息波动,怎么会有这么强的腕力?

    狮子和射手脸色却便的很难看,狮子退后,跟射手站在一起。

    “你想怎么死?”

    楚寻看着高仙师,平静的问道。就像在问中午吃什么一样简单。

    高仙师一怔之后冷笑连连。

    “你想杀我?得看你有没有这样的本事。”

    轰!

    楚寻身上突然腾起恐怖的气息,如魔王觉醒一般,令人战栗。

    “杀!”

    楚寻门吼一声,如舌绽春雷,他在发泄。

    高仙师脸色骤变,随之眼底杀机爆闪,拂尘一甩。

    咻咻!

    无数细如牛毛的白芒带着破空声袭来。

    楚寻的拳头被真元之力包裹,白色气流涌动,一拳轰出,拳风鼓荡。

    飞掠而来的白芒被尽数轰飞。

    脚下一动,便是十几米,闪身出现在高仙师面前,举拳便轰,拳势如雷。

    高仙师眼神阴冷,浮尘上的尘丝突然变得如钢针一般,狠狠地朝着楚寻的拳头刺去。

    楚寻面无表情,拳如雷动,带着轰鸣声落下。

    轰!

    震耳欲聋的巨响。

    钢针一般的拂尘丝被一拳打崩,四散纷飞,拳势不减,连浮尘柄都被击断。

    高仙师脸色骤变,舍弃拂尘,人倒射而出,一跃十多米,快如闪电,已达到亚音速。

    楚寻正待追击。

    射手早已弯弓搭箭,一箭射出。

    咻!

    破空声袭来。

    楚寻转身一掌拍在箭矢上,精铁打造的箭矢被直接拍断。

    “吼!”

    狮子也动手了,张嘴就是音波攻击,这是少林狮子吼。

    一声暴吼,震得别墅颤抖,孙鹰等人修为较低的被震得头晕眼花。

    音波过后,狮子庞大的身子如雄狮一般扑来,手捏拳印当头轰下。

    楚寻神色波澜不惊,音波对他没有造成丝毫影响,当下轰出一拳。

    轰!

    双拳相撞,拳风鼓荡。

    狮子惨叫一声倒飞出去,他的手臂被楚寻一拳轰碎。

    咻!

    破空声响起,射手趁机射出一箭。

    楚寻伸手将箭矢抓在手里,一甩手,箭矢倒飞回去,比来时快了数倍。

    射手惨叫,箭矢穿透他的肩胛骨,将他带飞出去定在墙上,刚好跟泥鳅并排。

    狮子杀出血气,咆哮一声,再次扑上。

    “杀!”

    一声爆喝。

    拳头带着雷霆之力轰出。

    “咔嚓”

    “噗”

    狮子的左臂被楚寻一拳击断,拳头直接穿过他的胸膛,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

    嘭!

    狮子的尸体坠地,溅起一阵尘土。

    众人皆惧,后天九层的狮子被一拳秒杀,真是太可怕了。

    高仙师脸上浮现出惧意,一拳轰杀后天九层的高手,他自认为做不到。没想到楚寻的战力在他之上,他心里已然萌生退意。

    他不知道的是,楚寻这是在发泄心里的怒火。否则,抬手间动用仙法之术,就能让他们顷刻灰飞烟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