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八十二章 手下留情!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花盛的话,相当于将花家伪善的面具撕下。

    “混账,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花青山呵斥。

    他气的老脸铁青,他此刻对这个一直看好的孙子很失望。

    “是胡说八道吗?”花盛笑容温和,不急不躁的反问,“犯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欺欺人。这里的人可有脑袋愚笨的?这么拙劣的表演,真当大家都是傻子吗?”

    “你给我闭嘴!”花莫问生气的低吼。

    “大伯,为什么不让大哥继续说下去?”花轻舞眼神讥讽。这个时候还在想着算计她,真是死性不改。

    “那个小舞,有事还是回家说,别让外人看笑话。”注意到花轻舞的眼神,他很不自然。

    花轻舞不屑一笑,眼神看向花盛,道“大哥,你说我不能回花家,为什么?”

    “因为你回不回去对他们来说都无所谓,他们真正想攀上的是楚宗师!”花盛一指楚寻说道。

    随着花盛的话,花家众人再次色变。

    如果前面花盛是撕下了他们伪善的面具,那现在就是将他们丑陋的面目曝光在众人眼中。

    “花老头,你还真是逼脸不要,这把年纪活狗身上去了?你这点心思别说楚宗师了,就是我们也早就看出来了。”

    “早就听说你们花家无耻至极,逼花小姐嫁给云南峰,以此攀上云家,真是长了一张狗脸。”

    “花青山,你真以为大家都是傻子,天底下就你一人聪明,看你在这里惺惺作态我就想吐。是不是看云家倒了,没啥希望了,这又转过来攀附楚宗师了?”

    在场的都是云岩市各行领头人物,真正的大佬,自然不会把花家看在眼里。

    所以,损起来丝毫不留情面。

    花家众人脸色那叫一个精彩绝伦。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楚寻突然看向花睿。

    花睿浑身一颤,猛的收回放在花轻舞胸部那火热的目光。

    “留你一命,但你的眼睛我收了。”

    众人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指尖两道如丝般的白线窜出,直接没入花睿的眼睛里。

    楚寻的手指轻轻一动,花睿的两颗眼球被勾出,掉落在地上,竟还弹了几下。

    “啊”

    花睿这才发出凄厉的惨叫,双手捂着眼睛,猩红的鲜血从指缝流出。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花睿惊慌失措的疯狂大喊大叫。

    众人噤若寒蝉,他们知道,花睿这辈子只能在黑暗中度过了。

    至于楚寻为什么要摘走花睿的眼睛?认真了解过花家的人多少都能猜到些。

    尤其是之前花睿看花轻舞的眼神充满了变态般的占有欲,这让他们猜到十之。

    如果真事放在别人身上,大家顶多骂一声恶心,变态。

    可这个女人是楚寻的,他都敢觊觎,真是不知死活。

    大家都觉得花睿的下场活该,是自找的,没人回去傻到同情他而得罪楚寻。

    “睿儿”

    看到儿子凄惨的样子,花莫言急忙奔过去。

    “啪!”

    一声轻响,却让花莫言如遭雷击,僵在原地。

    众人看向他的脚下,不由得瞪大眼睛,他竟然把自己儿子的眼珠子踩爆了。

    花莫言低头,顿时脸色惨白,如同见鬼,惊叫一声,忙不迭地的朝后退去。

    “啪!”

    又是一道破裂声。

    花莫言艰难的低下头,突然眼睛泛白,一头栽倒昏死过去。

    因为花睿的两颗眼珠子都是被他踩爆的。

    众人既胆颤又觉得搞笑,个个紫着脸,跟便秘似的。

    花睿还在继续痛苦的哀嚎,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珠子被亲生父亲踩爆了。

    若是知道,定要问一句,自己是不是亲生的?

    花家的人脸色惨白,他们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不但没傍上楚寻这棵大树,反而惹的对方很不高兴。

    只有花盛还算正常,看着惨嚎的花睿,微微叹息一声“自作孽不可活。”

    随后,花盛上前两步,弯腰恭敬道:“楚宗师,我代堂弟向你道歉,望你大人大量,手下留情。”

    楚寻沉默。

    他之前说过,留花睿一命,只取他的一双眼睛。

    同样的话,他不会再重复第二遍。

    “谢谢!”

    花盛弯腰拜谢。

    接下来,他派人送花睿父子被送去了医院。

    现场的气氛沉闷,凝重,让人很不舒服。

    众人都在观望,在等楚寻的态度。

    若是楚寻原谅花家,那他们以后少不得要对花家照顾一二。

    若是楚寻不原谅,那小小的花家明天就得宣布破产,从云岩市除名。

    花家众人如丧考妣,像是在等待审判的罪犯。

    花轻舞看向楚寻。

    楚寻微微一笑,开口道:“你怎么做,我都没意见。”

    花轻舞嫣然一笑,扭头看向花青山,道:

    “我要你让出花家家主之位。”

    花青山老脸惨白,眼睛瞪着花轻舞,他一辈子迷恋权利,已经快死的人了都舍不得卸任,可见他对权势的贪恋到何种程度。

    可他明白,现在由不得他。

    他此时若敢说个不字,云岩市将再无花家。

    “我答应你!”

    说完这句话,花青山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精气神,气色萎靡,脚下踉跄几步,还是花盛扶住才不至于摔倒。

    花轻舞伸出的手捕捉痕迹的抽回来,扬起头,走到花莫问面前,道:

    “大伯,我要你交出手中所有权利。”

    花莫问怔了半响,最后悠悠叹口气,苦笑一声,点点头。

    花轻舞的视线移到花莫谢身上。

    花莫谢拳头攥紧有松开,明显心里正在交战。

    片刻过后,他还是交出了手中的资源。

    “所有持有花家资源的,都必须给我交出来,我将重新进行分配,从这一刻起,花家暂时由我执掌。”

    花轻舞大声说道。

    “小舞年幼,以后少不了仰仗各位叔叔伯伯照顾,麻烦各位了!”

    花轻舞朝四周的大佬鞠躬。

    这些人急忙还礼,楚寻的女人,他们可不敢托大。

    “恭喜六妹了!”花盛笑容醇厚,看不出心里真正的想法。

    “你们先回花家,通知大家,明早开会,我有事情要宣布,若是有人迟到或没来,就别怪我逐他们出花家。”花轻舞言语霸道。

    花家的人离开了!

    十几个大佬个识趣的纷纷告辞!

    “等等”

    楚寻喊住众人。

    他从桌上的礼物中挑出一个长方形木盒。

    打开木盒,里面是一根人参。

    “这是谁带来的?”楚寻问了一句。

    高金鹏站出来,像个被提问的小学生一般,忐忑道:

    “楚宗师,这是我带来的。这是我在高价收来的,我找人看过,绝对超过两百年了”

    高金鹏以为楚寻嫌弃他的礼物低廉,慌张的解释起来。

    楚寻挥挥手,示意他别激动,这才开口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说,这礼物很不错。”

    高金鹏一怔,然后狂喜,得意的看着其他人,那眼神像是在说:看到没,楚宗师在夸我,他夸我了。

    “我这人向来不喜欢欠人人情,各位稍等!”

    楚寻随手布置出一座小型九天焚练阵。

    “起!”

    随着楚寻的轻喝声!

    众人目瞪口呆,震惊的鼓起眼睛。

    只见一道道火龙拔地而起,冲上高空,诡异的是他们却感觉不到丝毫温度。

    楚寻将手里的人参扔进阵中,轻喝一声:“炼。”

    随之,他的双手飞速结出繁琐的手印。

    只见古参诡异的漂浮在半空,在一道道火龙的冲击下,不断变换。

    一滴金色液体从古参中渗出,却没有滴落在地,而是悠悠漂浮起来,在阵中滴溜溜打转。

    又一滴金色液体浮现。

    慢慢的,金色液体多来越多,最后达到二三十滴,金灿灿的,在空中滴溜溜打转,十分耀眼。

    嗤!

    一声轻响,古参化为飞灰。

    楚寻结印的手却越来越快。

    空中二三十颗金色液体凝聚成珠子,在空中疾速旋转,金光闪闪,为庭院渡上了一层金色。

    所有人都痴迷的看着这种异象。

    “收!”

    楚寻轻喝!

    一道道火龙突然消失。

    二三十颗金光闪闪的珠子漂浮在空中。

    楚寻摊开手,这些珠子飘过来,径直落在他的掌心。

    众人这才惊醒,表情震撼,他们从没见过这种手段。

    神仙?

    只有神仙才有这种手段。

    想到这儿,他们有种跪地膜拜的冲动。

    “每人一颗!”

    楚寻轻轻扬手。

    十几颗金光灿灿的珠子飞出去,诡异的漂浮在这些人面前,十分神奇。

    有胆子大的,伸手碰了一下金珠,质感真实,不像是幻觉。

    “楚宗师,这是什么东西?”

    有人好奇的询问。

    “这是一种丹药,可治百病,药到病除。”楚寻说道。

    他现在是筑基期,可以炼制一些品阶低级的丹药。

    这些金珠,其实连丹药都算不上,只是那株古参的精华,还有他参加在里面的一丝真元。

    真的假的?药到病除,这也太玄乎了。

    “楚宗师,真的什么病都能治吗?”有人希冀的再次问道。

    毕竟楚寻手段如神仙,他们心里还有些相信的。

    楚寻看向这人,笑道:“当然,包括你的隐疾,保证药到病除。”

    一般说道隐疾,人们都会往哪方面想。

    众人不由得看向这人下半身。

    这人是华东集团的董事长,张昌文,在云岩市势力雄厚,黑白通吃。

    此时却老脸涨红,大家猜的没错,他的隐疾的确是不举。

    他遍访名医,最后结果都不尽人意,没想到却被楚寻一眼看出来了,心里不但不生气,隐隐竟有些激动,眼神希冀的看着眼前的金珠,或许这些金珠真的可以治好他的隐疾。

    张昌文伸手将金珠抓在手里,然后在大家的注视下,一口吞下。

    “花小姐,这院子里景色不错,我带你去看看。”

    女赌客聪明的选择带花轻舞和苏糖离开此地。

    现场是剩下男人。

    张昌文觉得金珠入体后,瞬间化为一道炙热的火线,直接蹿向他的腹部。

    紧接着,一股舒服的感觉弥漫全身。

    张昌文觉得丹田处一片火热,多年没有反应的下面也有了抬头的趋势。

    他不由得激动起来。

    慢慢的,他越来越激动,他有感觉了,感觉的很真贴。

    “我好了我好了”

    张昌文裤子顶起一顶帐篷,激动的大喊。

    众人神色古怪,然后猛的转身抓向半空中的金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