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七十六章 大拍马屁!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数辆军用卡车停在云霄酒店门前。

    几十名荷枪实弹的是士兵下车,动作干净利索,迅速的守住酒店大门。

    “其他人跟我进去。”

    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厉声道。

    “是!”

    声音整齐洪亮。

    留下十名士兵守住门口,其他人迅速的涌向酒店里面。

    “统统不许动!”

    洪亮的声音惊醒众人。

    “哗啦哗啦!”

    子弹上膛。

    闻声望去,众人脸色骤变,身后数百名荷枪实弹的士兵举起枪对着他们。

    苏家老人脸色猛变,生怕这些士兵的动作引起楚寻不喜。

    要知道,别看这些人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气势挺足。一般人若是见了肯定吓得腿发软。

    可在宗师眼里,他们这些无疑小孩玩具。

    “我是苏老虎,负责人上前回话。”

    老人吼道。

    皮肤黝黑的汉子微怔了一下,看清老人的长相,急忙收枪跑步上前。

    啪!

    标准的军礼,目光带着崇拜,面前的老人是军中神话,是军魂,戎马一生,值得他们尊敬。

    “驻云岩市,二十九团,三连连长孔勇,向老首长问好!请首长训话。”

    “孔勇听我命令,云家丧尽天良,残害百姓,猪狗不如,我命你们将云家所有人尽数收押,等待法庭审判,中间任何人不得探视,不准求情。”

    想起那无辜死去的两百多名花季少女,老人虎目含泪,恨不得当场将云家的人尽数歼灭。

    “是!”

    孔勇大声道。

    云家在云岩市妇孺皆知,孔勇当然也知道。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没有疑问,只有执行。

    “行动!”

    孔勇一声令下,数百名士兵应声而动。

    云柏山瘫在地上,面如死灰,今天大起大落,让他这纵横云岩市十多年的枭雄都麻木了。

    云家年轻一辈哭喊连天,哀声一片。

    “不要抓我,我不想死不要抓我”

    云家年轻一辈中有人哀求,有人反抗。

    “拒捕者,杀无赦!”

    老人厉声道。

    “是!”

    一支支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了云家人。

    哀嚎声戛然而止,没有人怀疑老人的话,他们敢反抗,下一刻就会有一颗子弹钻进他们脑袋。

    云水生毫无反抗的站起身,目光复杂的看着楚寻。

    楚寻有所感应,扭头看去。

    “谢谢!”云水生面无惧色,神色坦然,轻声说道。

    楚寻露出不解之色。

    “我早知云家如此行事,迟早覆灭,今日的下场早已注定,只是没想到云家栽在你手里,你可是骗了我们所有人。”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楚寻漠然开口。

    “生在云家,没得选择。”

    楚寻漠然以对,他对云水生的话嗤之以鼻。

    “走。”

    一个士兵毫不客气的推了一把云水生。

    “终于解脱了!”

    云水生轻叹一声,毫无反抗的被士兵带走。

    有人欢喜有人忧!

    有宾客庆幸自己活下来了,今天这个婚姻会令他们毕生难忘。

    那些被云家害死亲人的宾客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云家倒了,死去的亲人也回不来。

    “我们走吧!”花轻舞走过来,很自然的挽起楚寻的胳膊。

    楚寻微微颔首。

    “站住!”

    楚寻和花轻舞刚踏出一步,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了他们。

    苏家老人差点骇的差点跳起来,急忙大喊:“住”

    可已经晚了。

    楚寻眸子微寒,闪电般出手抓住枪管,轻轻一扭,两支95式步枪瞬间变成了麻花。他不想伤人,否则这两名士兵的胳膊也会跟着变成麻花。

    虽说回到地球后,他越来越接地气。

    但曾为仙帝,一些习惯根本改不掉。

    仙帝岂可轻辱。

    “哗啦哗啦”

    其他士兵大惊,手里的枪口下意识的对准楚寻。

    楚寻眸子冰寒。

    “住手!”

    老人气急败坏的大吼。

    敢对宗师动枪,都他妈活腻歪了吗?

    “首长”

    孔勇不明白老人为何如此失态?

    嘭!

    老人一脚把孔勇踢了个跟头。

    “都给我放下枪。”

    “快放下枪。”

    孔勇也不笨,可能是出了什么事?否则老首长不会如此失态。

    “哗啦!”

    枪应声收起。

    “老大,你没事吧?”

    苏帆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跑过来问道。

    不等楚寻回答,他转身对着士兵一阵怒吼:

    “你们这些脑袋长屁股上的家伙,当兵当傻啊?”

    老人不敢怠慢,急忙小跑过来,欠身恭敬的说道:

    “前辈息怒,他们也是职责所在,请前辈原谅。”

    老人也是武道中人,达者为师,强者为尊,他称楚寻一声前辈也是合情合理。

    老人觉得合情合理,却把孔勇等人吓得不轻,他们崇拜尊敬的老首长竟对一个年轻人行礼,这让他们既震惊有疑惑,心里暗暗猜测楚寻的身份。

    可猜来猜去也想不出什么人能让戎马一生的老人行礼,而且这家伙还坦然接受了?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们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碰到了一个假首长。

    “老大,你别跟这些粗人计较,这些货整天训练趴土窝子,除了上厕所,其他事都是按命令来的,老大你英明神武,可千万不要动怒毁了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啊”

    苏帆一边给楚寻带高帽子,一边偷看楚寻的脸色,生怕楚寻一怒把这些人给灭了。

    “下不为例。”楚寻淡淡的说道。

    苏帆松了口气,他知道楚寻不计较了,笑道:“我就知道老大心胸宽广,肚里能撑航母,这份气度无人可比”

    一群士兵目瞪口呆的看着苏帆,他们跟苏帆很熟悉,这家伙没事就跑到他们的驻扎地虐他们一顿,平时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可看看现在这副狗腿子嘴脸,这马屁拍的真没什么水平。

    “如果没事,我们就先走了。”楚寻心里还惦记着另外一件事,这件事对他至关重要,也是云家为什么要费尽周折逼迫花轻舞嫁过去的原因。

    “老大,你现在可不能走。”

    楚寻看向他,疑惑道:“还有事?”

    “老大,虽然我很佩服你了事拂衣去,千里不留行的潇洒。但你今天救了这么多人,这些人可是可都是云岩市有头有屁股的人物,好歹也给我们大家一个感谢你的机会吧?”

    所有人宾客纷纷点头,虽然对苏帆那句有头有屁股的话很不感冒,但对那句感谢楚寻很是赞同。

    他们都不傻,楚寻展现的手段他们平生罕见,简直如神降临,如果能与这样的人扯上关系,最好能抱上大腿,那简直做梦都能笑醒。

    “不用了!”楚寻淡淡的开口。

    他对这些人的感谢没兴趣,他来此的目的是救花轻舞,这些人也只是顺带手的事。

    “别啊老大,你是无所谓,可救命之恩谁敢往,这么畜生的事是人都做不错。今天不让我们大家感谢你,我们会受良心的谴责,然后郁郁而终”

    众人听的直翻白眼,这苏帆太阴了,一句话把他们绑的死死地,谁要是生起一点不感恩的心,那就是畜生。

    楚寻哭笑不得,他现在有些后悔收苏帆这个小弟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退货,不过以苏帆的性格,肯定不会同意。

    “好吧,你们的谢意我收下了。”楚寻淡笑道:“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这哪行?”苏帆嚷嚷起来,“救命之恩,如同再造父母,岂能一句谢谢就行,这也太草率了。老大,你该不会是看不起我们云岩市这些富豪大佬吧?”

    所有宾客都看向楚寻。

    楚寻一阵头大,他那句话说看不起云岩市的各方大佬了?

    “我就知道老大不会的。”苏帆大笑,“这样吧,看样子老大你有急事,我们暂时也拿不出谢礼,那就实在点,我们每人拿出一亿给老大你当茶钱,怎么样?我先来。”

    所有宾客先是一怔,然后眼神愤怒的看着苏帆,他们不是拿不出钱,而是对苏帆越俎代庖,自作主张很不爽。

    楚寻拿了钱就会离开,到时候他们上哪抱大腿去?

    旁边的士兵听得目瞪口呆,暗自咂舌,一人一亿,这里有百十号人,那就是上百亿啊!

    楚寻微微惊愕,他们想到苏帆竟如此粗暴,张嘴就是一亿,还茶钱?他就算喝到地球毁灭也花不完这些钱吧?

    “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楚寻摇头拒绝了。

    “那老大你到底需要什么啊?金钱,美女女女”

    苏帆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花轻舞看似笑非笑的眼神令他汗毛倒竖。

    人群中的苏糖清澈的眼神一直盯着楚寻,眼神带着丝丝迷茫。

    “糖糖,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吧?”女赌客看出苏糖不对劲,还以为之前发生的事吓到她了。

    “我没事。”苏糖摇摇头,眼神始终盯着楚寻。

    女赌客顺着苏糖的目光看去,不由得一愣,疑惑道:“糖糖,你一直盯着他干嘛?”

    苏糖柳眉微微皱起,喃喃道:“感觉他很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可有想不起来。”

    苏糖痛苦的敲敲脑袋。

    女赌客有些诧异,安慰道:“糖糖,可能是你认错人了,我保证这是你第一次见他。”

    “不对,我肯定见过他,只是想不起来了”苏糖感觉头隐隐作痛,有些痛苦的说道。

    突然,她娇躯猛的一震,一些零散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眼神开始恢复清明。

    “我想起来了。”

    “什么?”女赌客下意识的问道。

    “我记起来了,那个救我出魔掌的人就是他。”苏糖静静地看着楚寻,眼底出现连她自己都没发现的异样之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