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七十四章 谁能斩我?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云南峰的胃口很大,今天云岩市各行各业的大佬齐聚,如果控制了这些人,那将是一股很恐怖的力量,就连京城那些传承千年的老牌世家恐怕也有所不及。

    云岩市属于二线城市,但这些年经济发展迅猛,gdp比起一线城市或者一些小国家都不堪多让。

    如果让云家控制了这这股力量,那对国家来说都是不小的威胁。

    宾客们有些吃惊,他们没想到云南峰的野心这么大?

    “我没时间陪你浪费,这样吧,从现在开始,每过一分钟我就杀一人,该怎么做你们看着办。”云南峰残忍的说道。

    所有人都明白,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但是却无可奈何。

    该怎么办?每个人的脑子都在高速运转。把他们辛苦打下的江山拱手相让,他们不愿意,可不愿意的下场就是死。

    逃?有些人想到这点,这么多人,如果逃跑,云南峰就算是神也不可能全部拦住。

    想归想,但没人这么做,他们不敢确定其他人会不会一起逃,若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傻乎乎的逃跑,那下场可以想象。

    这就是人性,瞻前顾后。

    “啊……”

    人群中突然响起一阵惊恐的尖叫。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打个寒颤,骨头里都透着寒意。

    就在他们思考的时候,一分钟到了,云南峰毫不犹豫的摘下一位宾客的脑袋。

    云南峰很平淡,仿佛杀人跟杀鸡没什么区别,他的眼神残忍的看着众人,像是在挑下一个目标。

    “你们考虑好了吗?”云南峰问道。

    无人吭声,现场一片沉默。

    “这样吧!我一个一个问。”云南峰视线移到一个脸色刚毅的中年人身上。

    这个中年人叫孙海,是海天地产的董事长,这个脸色刚毅的中南年被云南峰眼神一扫,竟吓得直接瘫倒,浑身抖如筛糠。

    “你,答应吗?”云南峰问道。

    “我……”孙海眼神惊恐,牙齿“咔咔”作响,竟吓得说不出话,急的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

    “看来你不愿意,我就去死吧!”云南峰说你去死吧几个字的时候太随意了,就像说你去吃饭吧一样,语气没有丝毫波澜,手掌黑气环绕,慢慢抬起。

    所有人这一刻心脏都开停跳了,他们知道云南峰的手落下,孙海的人头就要搬家。

    “楚寻,你这混蛋,再不出现老娘记恨你一辈子……”花轻舞看不下去了,朝着天空大喊。

    云南峰的手突然顿住,扭头古怪的看了她一眼。

    “丑八怪,看什么看?你别得意,他若出现,杀你如屠狗。”花轻舞盯着云南峰,愤恨的说道。

    “哈哈……”云南峰仰天长笑,语气充满不屑道:

    “我为宗师,若非人皇,世间谁能斩我?”

    咻!

    尖啸的破空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一道白光仿佛来自天际,冲着豪气万丈的云南峰而来。

    云南峰脸色微变,他竟从这道白光中感受了威胁,当下足下发力,身子倒退出去。

    “嗤!”

    如利刃划破树叶的声音。

    众人举目望去,只见一把木剑插在云南峰之前站立的地方。

    木剑平凡无奇,就像很多人小时候自己制作的木剑玩具。

    花轻舞的眼神在看到木剑的瞬间,突然变得明媚照人,异彩流转,她知道,他来了。

    云南峰脸色难看,前一刻他还在说人皇之下无人可伤他,下一刻就被一把木剑逼退,这是赤裸裸的打脸。

    他盯着木剑的眼神突然一凝,瞬间变得炙热无比,他感觉到了木剑中孕育着强大的力量。

    他下意识踏出一步,可紧接着脚步一滞,放眼看向远处。

    他此时是所有人的焦点,这个动作让众人跟着他放眼望去。

    只见阳光下,一位俊美的青年双手负后,如闲庭漫步般由远及近。

    “这混蛋……”花轻舞轻语,眼神带着点点泪光,在阳光下盈盈生辉。

    假云南峰的身子下意识的站直,脸上浮现出恭敬之色。

    青年的步伐看似慢,实则快,几乎是几个呼吸间便走到众人十米处。

    待看清青年的长相,苏帆突然瞪大眼睛,惊喜的喊道:

    “老大。”

    此人正是楚寻。

    楚寻明显没想到在这里碰到苏帆,诧异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家就在云岩市,没想到在这里碰到老大,真是太巧了。”看到楚寻,苏帆很是兴奋,脸上的担忧一扫而空,开心的说道。

    “你受伤了?”楚寻看着他。

    苏帆脸色一变,急声道:“我没事,老大,你快看看我爷爷,他中了毒。”

    楚寻跟着他的视线看向老人,走过去道:“放松就好。”

    老人还没回过神,就感觉到一股强横的气息冲进他的体内,蔓延的毒素竟被逼的倒流。

    “噗”

    一股黑血硬是被从老人口中逼出来。

    老人感觉到,体内的气息变得柔和,正在滋养他的奇经八脉。

    他自己看不到,其他人却是目瞪口呆,因为老人脸上的黑青色迅速褪去,肤色恢复正常。

    “毒已经清理了,修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楚寻收回手,淡淡的说道。

    老人还处在震惊中,半天没回过神来,一切发生的太过了。

    “老大,你真是太牛逼了。”苏帆大声嚷嚷。

    楚寻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但还是走过去帮他疗好伤,有走过去医好女赌客,这才看向花轻舞。

    “我来了!”

    花轻舞却俏脸一板,扭过头去哼了一声。

    楚寻摸摸鼻子,“我有些事耽误了。”

    花轻舞还是不理他。

    楚寻苦笑道:“阿姨醒了。”

    花轻舞先是一怔,接着大喜道:“真的吗?”

    楚寻点点头,“我已经让鬼老送她回古江市了。”

    花轻舞一愣,怪不得今天一直没看到鬼老,她还以为自己不听劝,鬼老生气了不想见她呢?

    ……

    “帆儿,这位是?”老人从震惊中回过神,小声问道。

    “他叫楚寻,是我在古江市认得老大,可牛逼了……”

    苏帆兴奋的唠叨起来,女赌客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挤开苏帆,对老人道:

    “苏爷爷,这位楚先生也是宗师。”

    “宗师……”老人惊得差点咬到舌头,震惊的看着楚寻。怪不得自己无法压制的毒素被他顷刻解决。

    可如此年轻的宗师,简直太可怕了。

    苏帆狠狠地瞪了一眼女赌客,嘴里嘟囔了几句,兴奋的跑到楚寻跟前,看看花轻舞,挤眉弄眼的说道:“老大,花小姐就是嫂子吧?你可真牛逼,连我们云岩市第一美女都搞定了。也对,不是第一美女也配不上你。”

    楚寻满脸无奈。

    苏帆却不以为意,对着花轻舞道:“嫂子好,我是苏帆。”

    花轻舞明显对嫂子两字很满意,笑着道:“你好!”

    “老大,刚才这个怪物先打嫂子的注意,你快灭了他。你不知道这丑八怪实在太恶心了,竟然吸人血。”苏帆满脸恶心的说道。

    楚寻淡然一笑,道:“他以身养鬼虫,又以阴时出声的女子鲜血喂养鬼虫,当鬼虫成长后,他与鬼虫融合在一起,这样修为便可暴增。这样做的后果便是自己也变得不人不鬼。”

    “老大,你在说什么?”苏帆不明白。

    “算了,你只要明白,他这只是阴邪之术而已,上不得台面。”楚寻说道。

    苏帆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嚷道:“老大,你不知道这孙子刚才多嚣张,你快一巴掌拍死他。”

    众人听得嘴角只抽搐,这是把云南峰当什么了?臭虫?

    云南峰的手段有多恐怖他们刚才亲身体会过,他们觉得苏帆是在找死,心里隐隐替他担忧。

    “你是谁”云南峰从楚寻出现后一阵沉默,此时终于开口了。

    “他是谁?说出来下破你的胆,站直了别吓着你。”苏帆一仰头,“他就是美貌与智慧并存,力量与侠义的化身,抬手震苍穹,跺脚震幽冥的天下第一高手,我苏帆的老大,花小姐男人,人民的保护神,罪恶的克星……”

    苏帆滔滔不绝,越说越离谱,唠唠叨叨一大串,硬是没说出楚寻的名字。

    花轻舞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楚寻则是满脸黑线。

    “帆儿。”老人无奈的喝了一声。

    苏帆猛的顿住,发现所有人都看着他,也不尴尬,道:“说一千道一万,就是我老大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神仙都打不过。对了,最后只说一句,你们听好了,我只说一句,竖起你们的耳朵……”

    “闭嘴!”女赌客实在忍无可忍。

    老人都有些脸红,真是太丢人了,狠狠的瞪了一眼苏帆。

    “他叫楚寻,楚是姓楚的楚,寻是……”

    “聒噪!”

    云南峰脸色阴沉,他现在最想撕了苏帆的嘴,他很后悔刚才没一巴掌拍死他。

    “孙子,我老大来了,你快快跪下受死,现在已经轮不到你说话了……”

    苏帆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云南峰全身黑气弥漫。

    “躲开!”楚寻提醒。

    其实根本不用他提醒,苏帆早已感觉到了浓烈的杀意,随之跟兔子似的,迅速的躲在楚寻身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