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七十一章 婚礼风波(下)!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苏帆和鬼圣子实力相差不多,相互都有些忌惮。

    “实力不错啊……”鬼圣子邪笑,“可你只有一个人,我们却有两个。”

    鬼魅上前两步,更好将苏帆夹在中间,形成前后夹击之势。

    “小哥哥,看你一表人才,何必打打杀杀呢?不如你把花轻舞送给我们,而作为报酬,我把自己送给你怎么样?是不是很划算?反正她跟你非亲非故,这对你来说可是稳赚不赔的买卖。”鬼魅伸出舌头舔着猩红的嘴唇,丰满的胸部抖出一阵波浪,挑逗的说道。

    “无耻!”

    一声娇喝,女赌客几个起落掠上台,厌恶的盯着鬼魅。

    “呦……有人吃醋了呢。”鬼魅“咯咯”娇笑起来,“小哥哥艳福不浅呀!”

    “给我闭嘴!”女赌客怒道。

    “干嘛这么这么凶嘛?怪不得你现在还是原装货,看来小哥哥是看不上你的。”鬼魅拍拍胸口,荡起一阵波涛汹涌。

    女赌客眼神一寒,也不搭话,一个健步冲到鬼魅近前,凌厉的鞭腿带着尖锐的破空声横扫而出。

    鬼魅明显没料到女赌客这么果断,身体猛的后仰躲开女赌客的鞭腿,后退两步转身朝着苏帆扑去。

    鬼圣子身影一闪拦住女赌客,邪笑道:“小妹妹,哥哥陪你玩玩。”

    女赌客眼神冰冷,也不搭话,直接冲了过去,修长的美腿带着炫目的白光扫向鬼圣子的脑袋。

    鬼圣子单臂招架。

    “砰!”

    鞭腿扫中鬼圣子的胳膊。

    女赌客脸色微变,身体跃起,另一条腿踹向鬼圣子的胸口。

    鬼圣子后退一步,猛的一拳轰出。

    “砰!”

    一拳击中女赌客的脚底,女赌客闷哼一声倒翻回去,落地后连连倒退,站定后眼神凝重的盯着鬼圣子。

    她的是先天六层,比起先天七层的鬼圣子差了一筹,刚才交手她吃了暗亏。

    苏帆一急就想过去帮忙,可刚踏出一步就被鬼魅拦住。

    “小哥哥,人家还在呢,你怎么只顾着看其他女人呢?难道人家不漂亮吗?”鬼魅故作伤心的说道。

    苏帆眼神厌恶,讥讽道:“别在这里卖弄风骚了,卖肉的小爷我见多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卖臭肉的你还是第一个。”

    鬼魅脸上的媚笑凝固,阴沉的盯着苏帆,怪笑道:“小哥哥,你知不知道上了人家的心?所以我决定,等你落在我手里,我要吸干你的阳精,然后把你做成标本订在墙上。”

    “吸我阳精我还嫌你嘴脏呢,不过我可以让在场的男士每人赐你一泡尿。”苏帆邪恶的说道。论恶心人,他还没服过谁呢?

    “去死吧!”

    鬼魅大怒,尖叫一声朝着苏帆扑去,指甲泛着黑光直接抓向苏帆的脸。

    “我靠,你这烂女人,小爷还靠这张脸吃饭呢。”苏帆戏虐的说道,同时身体后仰躲开利爪,猛的一脚踢出。

    鬼魅双臂交叉格挡。

    “砰!”

    沉闷的碰撞声,鬼魅被一脚踢飞。

    “就这点本事。”苏帆满脸不屑,鬼魅最多也就先天五层的实力。

    鬼魅落地后滚了几圈,然后猛的弹起,再次朝着苏帆冲来。

    “不知死活。”苏帆冷哼。

    鬼魅冲来,猛的抬腿踢向苏帆的下体。

    苏帆本想直接解决了鬼魅,没想到鬼魅身穿超短裙,里面竟然没穿内裤,抬腿后那一抹黑色让他不由得一呆,然后俊脸一红,急忙转过头。

    鬼魅脸上带着阴险的笑容,手一扬,一团粉雾洒向苏帆。

    苏帆察觉到不对,急忙后退,可惜晚了一步,他已经吸了两口粉雾进去,当下便觉得身体发软,脑袋眩晕,身体一晃便单膝跪倒,双手撑地才勉强支撑住没有倒下。

    “哎呦!小哥哥,你这是求婚还是求饶啊?”鬼魅笑嘻嘻的问道,随之眼神阴寒,“不管你是求婚还是求饶,我都不会答应。”

    “苏帆!”

    女赌客看到苏帆倒下,焦急的大喊,慌乱中一个不察,被鬼圣子一脚踹中腹部,她的修为本来就没有鬼圣子高,这一脚直接让她大口咳血摔落在十几米开外。

    “小哥哥,看你的心上人伤成这样是不是很心疼啊?”鬼魅如猫戏老鼠般戏谑的说道。

    “两位别玩了,办正事要紧!”云柏山催促道。

    他明白云家这次完了,回天乏术。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花轻舞,有花轻舞在,他儿云南峰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到时候再建一个云家不难,反正云家的底蕴还在。

    “水生,带着其他人撤退。”云柏山吩咐。

    云水生应声是,他们了到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所以很早就准备好了撤退计划。

    鬼圣子转身看向花轻舞,邪笑道:“花小姐,请配合,我可不舍得弄伤你这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说着就朝花轻舞掠去。

    花轻舞嘲讽的看着鬼圣子,没有丝毫惊慌。

    “畜生,你敢。”

    苏家老人动了,舌绽春雷,如下山猛虎扑来,速度快到不可思议,比鬼圣子快了何止一倍。

    老人后发先制,先一步挡在花轻舞面前。

    “轰!”

    老人气势骇人,轻飘飘一掌将鬼圣子震的大口咳血,人倒飞出去。

    下一刻,老人已掠到鬼魅眼前,鬼魅骇然,手里抓着粉红色的粉末就想撒出去,可老人根本不给她机会,抬脚将她踢飞。

    老人气势如虎,他本来不想跟小辈计较,但鬼圣子和鬼魅的招数太阴险,他是不能眼睁睁看着云家逃走的,这样的家族必须除掉,不然将来会造成什么样的祸端。

    “云柏山,今天你走不了了,云家造了这么多孽,必须得给被你们残害的那些女孩一个交代。”老人盯着云柏山沉声道。

    这么多花季少女死的如此凄惨,自己的孙女也差点遭到魔掌,这让一生戎马的老人心里满是杀机。

    “灭了云家!”

    “畜生不如的东西,不该活在世上。”

    “云家丧尽天良,应该全部下地狱去给被他们残害的那些少女道歉……”

    云家激起众怒,所有宾客开始同仇敌忾讨伐云家,一时间群情激愤。高高在上的云家顿时成了众矢之的,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不死都不足以平民愤。

    云柏山脸色阴沉。

    云家其他人却如丧考妣,被如此场面吓得面无人色。

    “就凭你们,也想杀我?”云柏山阴冷的说道,然后大喝一声,“鬼长老,要劳烦你老人家出手了。”

    “唰!”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位面如枯槁,身穿黑色道袍的老人出现在台上。

    “鬼长老,请速战速决,我们得尽快撤离。”云柏山说道。

    “云柏山,老夫做事岂容你指手画脚,若不是看在鬼将大人的面子上,你在我眼里还不如我养的这些小玩意。”

    随着鬼长老的话,一只巴掌大的黑蜘蛛爬上他的肩膀,对着众人张牙舞爪。另一个肩膀上,一只二十公分长,全身赤红的蜈蚣爬上来,摇头晃脑。

    云柏山脸色一边,急忙道:“不敢。”

    鬼长老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他,阴翳的眼神看向苏家老人,咧嘴道:“后天一层修为,还算不错。”

    老人眼神收缩,神色凝重,对方一眼看穿他的修为,就凭这份眼力也不可小觑。

    “我现在要带云家的人离开,你要拦我吗?”鬼长老问道。

    “云家的人如此恶毒,我们是绝对不会放他离开的。”

    老人来没来得及开口,一个宾客率先怒吼。

    鬼长老眼神微眯,道:“不知死活。”

    只见他肩头的蜘蛛轻轻一跳,竟弹出去十几米,直接趴在那个宾客脸上。

    宾客说话的时候老人就意识到不好,看到那只黑蜘蛛弹射而去,他脚下一动就要冲过去。

    可鬼长老另一个肩头的那条蜈蚣跳下来拦住他的去路。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只见那个宾客仰面倒下,脸色紫青,七孔流血,早已没了呼吸,明显是被毒死的。

    所有宾客都被吓得脸色惨白,惊恐的朝后退去。

    老人神色凝重,盯着眼前的蜈蚣。

    “唰!”

    二十公分的蜈蚣猛的弹射,化作一道红芒袭向老人。

    老人极速弯腰,伸手扯下一块脚下的红毯朝着射来的蜈蚣卷去。

    “嗤!”

    一声轻响,蜈蚣如利刃般划开红毯。

    老人一惊,内息运行至手掌,猛的拍出。

    “砰!”

    蜈蚣被老人拍落在地,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

    老人自己却闷哼一声,抬起手,只见掌心泛黑,蜈蚣全身是毒,而且毒性猛烈,掌心的黑色迅速蔓延,一股眩晕感传来让老人身子晃了一下,然后急忙连点数指封住经脉,防止毒素蔓延。

    “爷爷……”苏帆大急。

    “我没事。”老人脸色有些苍白,好在修为身后,可暂时压制毒素扩散。

    鬼长老冷笑连连,讥讽道:“这条蜈蚣自小被我用蝎子,毒箭蛙,七步蛇等毒物的毒液喂养,奇毒无比,中了它的毒,就算你是后天修为,也熬不过两个小时,慢慢等死吧!”

    老人脸色蔓延上一层青色,这毒太霸道了,咬牙冷声道:“我戎马一生,能活到现在知足了,就算是死也要收拾了你们这群鬼东西。”

    云柏山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鬼长老,这老东西肯定通知了部队。”

    “他有什么资格调动部队?”鬼长老不以为意。

    云柏山着急的将老人的身份说了一遍。

    鬼长老听完一怔,怒道:“你怎么不早说。”他虽厉害,但还没自大到对抗部队,子弹是奈何不了他,但一个穿甲弹过来他立马报废。

    云柏山心里很是愤怒,但表面不动声色,恭敬道:“鬼长老,我们还是快快离开吧。”

    此时,老人,苏帆,女赌客都已无再战之力,其他宾客都只是普通人,根本拦不住,,三人只能干着急。

    “撤!”鬼长老大手一挥,扭头看向花轻舞,“你给我过来。”说话间朝着花轻舞抓去,同时另一只手一甩,一只巴掌大小的黑蝎子朝着假云南峰袭去。

    “砰砰!”

    两道不同程度的闷响!

    只见黑蝎子快要落到假云南峰身上的时候,他身前突显出一片水幕般的涟漪,直接将黑蝎子震成一团血雾。

    另一道闷响来自鬼长老,他的手快要触及到花轻舞的时候,她身前同样突显水幕般的涟漪,直接将鬼长老震飞。

    这突然间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鬼长老踉跄落地,咳了一声,一抹刺眼的血迹顺着嘴角流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