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六十七章 婚礼前奏!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花轻舞答应嫁给云南峰。

    最高兴的莫过于花莫谢了,他仿佛看到花家家主之位已经近在咫尺。

    云水生低下头,巧妙的掩饰脸上狐狸般的笑容。

    云水生来之前找人看过日子,三天后就是吉日,宜娶宜嫁。

    所以,婚期定在三天后。

    这样的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

    直到一行人消失在视野中,鬼老才有机会问出心中的疑惑。

    “小姐为什么要答应这门亲事?云家这么迫不及待,甚至以妇人的病作为要挟,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花轻舞沉默不语,看着远方,浅浅的笑了。她当然不会嫁给云南峰。她在赌,赌注就是自己一生的幸福,或许赌注更大,是自己的生命。

    ……

    ……

    三天时间过得很快,云家在云岩市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云家年青一代最出色的云南峰要和花家花轻舞喜结连理,这个消息像龙卷风一般,传遍了整个云岩市,所有人都在关注这场盛世婚礼。

    花轻舞已经从那栋陈旧的别墅搬出来,住进一栋豪华的新别墅。

    这三天她哪都没去,像是一直在等待婚礼的到来。

    而这三天中,楚寻像是人间蒸发一般,从没出现过。

    鬼老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屡次劝阻,但花轻舞都是沉默以对,这让他更加担心。

    第三天清晨,整个花家都热闹起来。

    花轻舞穿着由法国顶尖设计师量身订做的昂贵婚纱,光婚纱就有十八套,每套都价值不菲。

    十八套婚纱,就算云家势力通天,也不可能三天赶制出来,由此可见他们早有准备。

    为花轻舞准备的化妆师就有十位,都是国内顶尖化妆师,听说他们只为一线明星服务。

    花轻舞坐在化妆镜前,任由她们摆弄。

    她本就倾国倾城,化完妆后,整个人更是美得惊心动魄。

    一切准备就绪,现在就等新郎来接亲了。

    “小姐,现在反悔还来得及。”这是鬼老这三天中第一百次说着话了。

    可跟往常一样,没有得到丝毫回应,花轻舞像是铁了心要嫁到云家。

    鬼老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楚寻不露面,他又劝不住花轻舞,难道要眼睁睁看着花轻舞往火坑里跳?

    花莫谢来了,同行的还有一个三十多岁,全身珠光宝气的贵妇人,另外以及花家年轻一辈。

    “小舞,准备的怎么样了?”花莫谢今天西装革履,红光满面,看着年轻了十多岁似的。

    “……”花轻舞头都没回,像是没听到一般,这几天她一直沉默寡言,这是让鬼老最担心的地方。

    “小舞,兰姐身体不好,我们花家的女儿出嫁,身边可不能没有人,你要是不嫌弃,就让我代替兰姐送你出门吧?”贵妇人沉吟了一下说道。

    她叫林锦云,二十岁跟了花莫谢,是花轻风的亲妈,当时花轻舞的妈妈也闹过,可最后结果还是这个女人光明正大的住进了花家。

    “不需要,我有妈妈。”花轻舞站起来转身看着他们。

    花轻舞转身的时候,花家年轻一辈全傻了,太美了,这要是放在古代,绝对是祸国殃民的存在。

    林锦云脸上闪过一抹嫉妒,只要是女人,看到现在的花轻舞都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这话是花苗苗说的,看似在为林锦云抱打不平,其实她是嫉妒的发狂才说的。

    “滚出去!”花轻舞毫不客气的怒斥。

    “小舞,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可不能动气。”花莫谢瞪了一眼花苗苗,安慰花轻舞。

    “你在嫉妒我。”花轻舞看着花苗苗。

    “嫉妒你?”可笑,你有什么值得我嫉妒的。”花苗苗不屑的说道,但脸色却很不自然。

    “你嫉妒我可以嫁给云南峰,我听说你曾经对别人说这辈子就想嫁给云南峰这样的男人,可惜的是,云南峰看不上你这样的。”

    “你……”花苗苗语结,气的脸色通红。花轻舞没说错,这话她的确说过。现在看来,这话是在自己打自己脸。

    花轻舞走进花苗苗跟前,俯身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说道:“你最好别惹我,别以为你跟花睿的事情没人知道,不然我让你们兄妹身败名裂,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花苗苗脸色唰的变得惨白,惊恐的看着花轻舞,她怎么知道的?如果让别人知道他们兄妹乱-伦,先别说外人怎么看他们,就是花家为保全名声也会毫不犹豫的让他们兄妹人间蒸发。花苗苗越想越害怕,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花轻舞冷笑一声,暗道一声恶心。如果不是花苗苗像苍蝇一般令她厌烦,这么恶心的事她是不会挑明的。

    众人一阵好奇,花轻舞到底对花苗苗说了什么,竟然把后者吓成这个样子。

    “放心!只要你离我远点,不再烦我,这事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花轻舞悄声说完退后两步,不再理会花苗苗。这种恶心事说出来只会脏了她的口。

    这时,一个花家保镖跑进来告诉大家,云家接亲的车队还有半个小时就到。

    “小舞,马上就要走了,去见见你爷爷还有其他叔叔吧。”花莫谢说道。

    花轻舞眼神讥讽,花莫谢这么做可不是亲情使然,而是要告诉其他兄弟,我女儿要嫁到云家去了。

    不过她并没有拒绝,默然道:“走吧!”

    花家主厅,花轻舞的爷爷,还有两位叔叔都在,另外还有两人,一个是花睿,另一个就是花家这一代最出色的领头人物,花盛。

    一行人来到主厅。

    “爷爷,大叔,二叔,还有大哥,三哥好!”花轻舞行礼。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主厅,花家重男轻女思想很严重,主厅只有男的可以进来。

    如果不是要嫁入云家,也不可能有机会踏进主厅,花轻舞自嘲的想到。

    花轻舞的爷爷名花青山,已经八十多岁了,须发皆白,但功利心很重,一直抓着花家大权不放。

    花家三兄弟中老大花莫问都已经五十岁了,按道理说早该接任家主之位的,可花青山不放权也没办法。他自知没有可能了,所以把一切希望寄托到儿子花盛身上。

    老二花莫言,也已经快奔五了,眼看家主之位没希望了,看花青山的精气神,估计他死了这老东西还能蹦哒几年,所以他一样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花睿身上。

    不过,花莫谢竟然攀上了云家,这让他们生出浓浓的危机感。

    “好好好!老三生了个好女儿啊!”花青山一连说了三个好,也不知道是说花轻舞好呢还是再说这次联姻。

    “爸,大哥,二哥,云家的接亲队伍在有半个小时就到了,我带小舞来给大家告别,毕竟过了今天,我这个女儿就是云家的人了。”花莫谢把云家两个字咬的特别重,语气中的得意任谁都听的出来。

    花莫问和花莫言老脸阴沉,想装笑脸都难。毕竟搭上云家,以后花家的家主之位是谁的就很难说了。

    倒是花盛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笑意,语气温和,笑道:“六妹今天真漂亮,恐怕咱们整个云岩市再也找不出能跟六妹相媲美的了。大哥在这里恭喜六妹新婚快乐,找到如意郎君。”

    “谢谢大哥!”花轻舞轻声道。

    花睿眼神复杂,纠结,这个女人本该是他的,他垂涎的十几年的女人,过了今天就要躺在该死的云南峰身下承欢。他心理扭曲到了极致,道德伦理在他眼里屁都不是,别说花轻舞是他的堂妹,就是亲妹妹如何?他后悔的要死,自己为什么不早点下手,现在已经没机会了,先不说她要嫁进云家,单是十几分钟前接到花苗苗那个短信就让他冷汗直冒,花轻舞竟然知道了他和花苗苗苟合的事。可他还是不甘心……

    “大哥,二哥,小舞要嫁进云家了,这可是普天同庆的大喜事,可我怎么看你们好像不太高兴啊?”花莫谢笑咪咪的问道。因为花轻风不争气,希望他可没少被这两个哥哥挤兑,现在看到两人真沉的脸,心里那个舒坦。

    花莫问和花莫问听到这话,脸色更加难看,一声不吭。

    “三叔,小舞是我们大家看着长大的,现在她要嫁做人妇成为别人家的人,我爸和二叔心里万分舍不得,所以尽管是普天同庆的大喜事,但他们心里难过不舍,笑不出来很正常。”花盛永远一副温和的样子,这话也说的合情合理。

    “三叔,小舞要出嫁我们大家都舍不得,可我看您怎么没有一点不舍的样子?不得不说三叔是比我们心硬啊,这点我们真得好好学学,要不然花家的女子以后迟早要出嫁,我们还不得郁闷死啊!都怪我们太感性了。”

    这话一出,花莫谢的得意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花盛这几句话就给他订上了薄情寡义的标签,果然厉害。

    花莫问和花莫言看着跟吃了死苍蝇似的花莫谢,不由的笑开了。花莫问更是赞赏的看了花盛一眼,花盛从没让他失望过,他以这个儿子为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