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六十六章 配合演出!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一行人视线瞬间聚集到楚寻身上,神色各异。

    楚寻缓缓的睁开眼睛,眼神躲闪,整个人显得局促不安。

    云水生的眼神在楚寻身上停留了三秒,不屑的嗤笑道:“花小姐的意思是,这位小哥就是你喜欢的人?”

    花轻舞有些诧异楚寻的反应,听到云水生的话,回应道:“云先生觉得有什么问题吗?”她对云家的人没有丝毫好感,所以语气并不是很客气。

    “他算什么东西?岂能配得上我花家的女子。”云水生还没说话,花莫谢率先出声,今天他的老脸都快丢完了。

    花轻舞眼神一寒,盯着花莫谢道:“他是我喜欢的人,是我未来的老公,请你说话客气些。”

    “放肆!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子,你竟敢对我这样说话?”花莫谢已经出离了愤怒,今天花轻舞的态度让他既惊又怒。这些年她到底在外面经历了什么?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她不再是那个对自己百般讨好的花轻舞了。

    花轻舞不屑一笑,眼神讥讽的看着花莫谢。

    这让花莫谢心里更加恼火,这是一种脱离他掌控的愤怒。

    “呵呵!”云水生笑了两声,但却是皮笑肉不笑,“花小姐拒绝这场婚姻我可以理解,可这个理由实在太可笑,找这样一个平凡无奇的小子当借口,不怕给他带了危险吗?”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赞同,花轻舞这个挡箭牌找的实在太可笑。

    “这小子那冒出来的?”

    “就他那样,除了空有一副好皮囊,一看就是个就是个酒囊饭袋。”

    “小子,马上给我滚出云岩市,否则把你剁碎了喂狗。”

    云家人纷纷叫嚣,花轻舞拒绝嫁入云家,却找了这么个小白脸,这是摆明了打云家的脸吗?

    楚寻垂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脚下却后退两步躲在鬼老身后,明显是在逃避,说白了是在害怕。

    花轻舞的神色更加古怪,楚寻这是在搞什么鬼?难道他为了摆脱自己,竟能容忍别人对他的侮辱?

    鬼老心里惊讶更重,楚寻在他心里与神仙一般,他也不会傻到认为楚寻是真的害怕,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呢?

    花轻舞心里又气又怒,楚寻的态度让她很受伤,当下走过去拉着楚寻的胳膊硬把他从鬼老身后拽出来,既然你迫不及待的想甩掉我,那我偏偏不如你的意。

    “小伙子,我问你,你真是花小姐喜欢的人?”云水生笑眯眯的问道,但眼底却寒光闪烁。

    楚寻抬头看了他一眼,胡乱的摆着手道:“不是的……不是的,我就是个打工的,是花小姐花了一万块钱请我假扮她男朋友的。”

    现场静了三秒,然后众人哄然大笑。

    花轻舞差点没气死,恶狠狠的瞪着楚寻,正待发作,却无意中看到鬼老悄悄对她摇摇头。花轻舞怔了一下,强忍下把楚寻暴揍一顿的冲动。

    其实鬼老也满脑子问号,但出于对楚寻的崇拜,他相信楚寻这么做一定是有道理的。

    云水生也笑了,但眼底的寒芒并未消散,笑吟吟的对楚寻说:“小伙子,既然现在你的假身份已经被拆穿了,我让人送你离开吧!”

    云家的声誉不容有丝毫污蔑,如果花轻舞嫁进云家后被人知道还有这档子事,定是会被人嘲笑的。他跟身后一位少年使个眼色。

    这名少年不着痕迹的点了下头,眼底闪过一抹阴狠,上前几步对楚寻道:“走吧,我送你离开。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楚寻走了两步,然后又停下,回头看着花轻舞,小心翼翼的说道:“花小姐,你答应我的那……那一万块钱?”

    “花小姐的钱也是你配拿的?”云家那位少年上前毫不客气推了楚寻一把,凑到楚寻跟前小声说道:“快滚,否则别说钱了,小心把命丢在这里。”

    楚寻仿佛受到了莫大的惊吓,忙不迭地的点头,然后朝着庄园外面慌张的跑去。云家少年冷冷一笑,迈步跟上。

    “花小姐,这种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云水生淡淡的说道。

    “我没开玩笑啊,他真的是我喜欢的人,我就喜欢这种细皮嫩肉的小鲜肉,你不觉得他很帅吗?”花轻舞戏虐的说道。

    “花小姐请慎言,你是要嫁入我云家的人,一言一行都得自重,否则不但害了自己,也会害了别人。”云水生语气冰冷了几分。

    “你在威胁我?”花轻舞的脸色也冷了下来,眼神讥讽道:“也请你慎言,我从没答应要嫁入你们云家,至于我喜欢谁那是我的事,我知道你们云家一手遮天,他被你们带走肯定不会有好下场吧?不过无所谓,世上又不止他一个帅哥,像这种细皮嫩肉的小鲜肉多如过江之鲫,就算我每天换一个,这一辈子都换不完。我就不信你云家能把世上的帅哥全灭了?”

    仓惶逃跑楚寻脚下一个踉跄,愤愤的回头瞪了一眼花轻舞,他明白这女人是故意说给他听得。

    花轻舞一直关注着楚寻的身影,看到他差点摔倒,不由得娇笑起来,笑的花枝乱颤,看的一行少年眼睛都直了。

    云水生眼底寒芒闪烁,他终于体会到花莫谢的心情,原来言语是真的可是杀人的。若不是花轻舞有大用,他早一巴掌拍死了。

    直到楚寻的身影消失,花轻舞才收回目光,赶苍蝇似的挥挥手对众人说道“你们请便,我得回去补个美容觉,昨晚折腾的太久,小帅哥还是挺厉害的……”

    花轻舞俏脸红了红,故意把话说得暧昧不明。

    这话太容易令人遐想了,不少少年盯着花轻舞惹火的身材暗自吞口水,心里一边暗暗羡慕楚寻,另一边暗骂楚寻是头拱白菜的猪。

    云水生老脸铁青。云南峰是天之骄子,人中龙凤,刚才那个少年算什么东西?别说相提并论了,就是将两个人的名字同时提出来,对云南峰都是极大的侮辱。

    侮辱云南峰,那就是在侮辱云家。

    眼看花轻舞就要走进别墅,云水生厉声道:“花小姐,等一下!”

    花轻舞回身看着他,不耐烦的说道:“云先生还有事?”

    “是有件事想请教一下花小姐,前段时间我云家有人前往古江市请花小姐回来,但却一去不复返,音信全无,请问花小姐可见过这三人?”

    花轻舞心里一动,但却没去看鬼老的表情,这个时候任何动作都可能引起云水生的怀疑,当下故作惊讶道:“有这事吗?我没见过。”

    说完,扭头看向鬼老,问道:“鬼老,你又见过吗?”

    鬼老面无表情的摇摇头。心里却在暗笑,他当然见过,还亲眼见到这三人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楚寻那条恐怖的小蛇杀死。

    “云先生,我们真没见过你说的这三个人。我看你还是派人好好找找,古江美女多,说不定这三人此时正在古江市那个消金窟玩了流连忘返乐不思蜀呢。”

    云水生也不禁疑惑,难道真如花轻舞所说,这三人正在哪里纸醉金迷呢?要不然以三人的身手,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失去消息呢?除非是他们自己躲起来了。

    “云先生还有别的问题吗?如果没有那我就不奉陪了。”

    “等等!”云水生再次出声。

    “你还有完没完?都说了我不不知道那三个人去哪了。”花轻舞厌烦的说道。

    云水生这次却没有生气,阴沉的脸色变得缓和了些许,而且还带着淡淡的笑意,只是这笑容看起来有些阴险。

    “花小姐,其实我们家南峰还是很关心你的,他听说你的母亲得了怪病,这些年可是不辞辛苦到处拜访名医,终于在前几天有所收获……”

    云水生说到这里故意停下不说。

    果然如他所想,花轻舞的脸色变了,焦急道:“然后呢?他是不是找到可以医治好我妈妈的的药了?”

    云水生笑了笑,点点头道:“当然。我们可以确定,这药绝对可以医治好你的母亲。而且这药天下独此一份,再也找不到第二份。”

    “药呢?”花轻舞急声问道。

    “药当然在云家,或许花小姐不知道,此药价值连城,我们云家也是花了大力气才找到的。为此,南峰这孩子可是吃了不少苦啊!可惜他这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可谓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看花小姐如此态度,我这个做叔叔的都替他感到不值。”云水生痛心疾首的说道。

    花轻舞心里冷笑,演,接着演,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既然你们想玩,那我就陪你们玩玩。

    当下眼眶泛红,泫然欲涕,“没想到南峰竟为我做了这么多,他怎么这么傻?”

    云水生心里暗喜,鱼上钩了,故作叹息道:“南峰这孩子虽然优秀,但品性纯良,心眼又实,对感情更是至死不渝。可能花小姐还不知道,自从他几年前见过你一面后,就一直念念不忘,说什么此生非你不娶,否则就要孤独终生。”

    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花轻舞感动的哭的稀里哗啦的,呜咽着说道:“我答应,我愿意嫁。”

    鬼老情急之下就要开口说话,刚张开嘴就看到花轻舞偷偷朝他眨了一下眼睛,他立刻意会,暂时压下心里的疑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