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六十五章 针锋相对!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花莫谢脸色铁青,虽然花轻风不争气,但这是他唯一的儿子,被人当着他的面打脸,这让好面子的他怒火中烧。

    “花少,忍着点!”云家一个和花轻风交好的少年上前抓住高跟鞋,猛的一拔。

    高跟鞋被拔出,花轻风忍不住猛烈的咳嗽起来,结果唾沫混着血液喷了云家少年满脸,恶心的他一阵干呕。

    其他少年却倒吸一口冷气,因为花轻风少了四颗门牙,上下各两颗。看样子是被高跟鞋的鞋跟生生撞掉的,看着都疼。

    “下次再敢满嘴喷粪,我就打掉满嘴牙。”一道冰冷的声音从别墅传出来。

    随之,鬼老退开两步,楚寻和花轻舞走了出来。

    花轻舞的出现让云花两家的少年顿时骚动起来,他们眼神中充满惊艳。

    此刻的花轻舞太美了,柳眉杏眼,肌肤如雪,身材高挑,身材高挑火辣,一颦一笑都充满万种风情,但气质却带着圣洁的气息,这两种感觉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却不显得突兀,反而更具诱惑力。

    就连云水生这种老江湖,心也不禁狂跳了几下。

    注意到一行人的反应,花轻舞得意的瞟了身边的楚寻一眼,压低声音娇笑道:“看到没有,这些人觊觎你的女人,你不该做点什么吗?”

    别人没听到,但鬼老挨得近,听的一清二楚,瞬间满脸震惊。不过很快老脸笑成了一朵菊花,在他心里能配上花轻舞的非楚寻莫属。

    楚寻尴尬的摸摸鼻子,装作没听到。

    花轻舞娇滴滴的哼了一声,对楚寻的反应很是不满。

    鬼老怔了怔,感情是自家小姐在追楚寻啊?虽然楚寻在他心里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但自家小姐倾国倾城,条件也不差,她不禁为花轻舞主动出击的勇气暗暗点赞。

    小姐加油!鬼老偷偷对花轻舞眨眨眼睛。

    他们相依为命多年,花轻舞更是鬼老看着长大的,她立刻明白了鬼老的意思,点点头,丢过去一个放心吧,他逃不出我手掌心的眼神。

    花苗苗的眼底充斥的嫉妒,她自身条件也不差,可跟花轻舞一次简直就是云壤之别,就算别人不说,她也自惭形秽。

    “花轻舞,是这个奴才不懂规矩,挡着不让我们进去。”花苗苗一指鬼老,大声嚷道,“轻风哥只不过是教训了几句奴才,你怎么能这样?”

    花轻舞蓦然看向花苗苗,眼神凌厉,“我警告你,最好管好你的臭嘴,再敢出言不逊,别怪我不客气。你们听好了,我只说一遍,鬼老不是奴才,他是我的亲人,你们若再敢侮辱她,后果自负。”

    看着这群人惊愕的表情,花轻舞心里无比舒坦,委屈求全这么多年,她受够了,现在母亲康复,又有楚寻做靠山,她不需要再隐忍了。

    “花轻舞,你这是什么话?你说他是你的亲人?有没有问过我们的意见,我们可不想跟这种身份的人做亲人,丢不起那个人。”一个花家少年大声说道。

    其他人纷纷点头,附和这个少年的说法。

    花轻舞面露不屑,讥讽道:“我自己的事,凭什么要征求你们的意见?”这些人当真以为她还是那个为了母亲,为了得到父亲的一个笑脸而委曲求全的花轻舞?现在的她,不稀罕!

    “你别忘了,你是花家的人,既然是花家的人,你说这事跟我们有没有关系?除非你不姓花。”花苗苗叫嚣。

    花轻舞却轻笑起来,道:“这有何难?从今天起我跟随母性,改姓燕,以后我就叫燕轻舞。”

    花轻舞的母亲姓燕,单名一个兰字。

    一行人全愣住了,花苗苗脸色难看,她没想到自己引以为豪的姓氏,花轻舞根本不稀罕。而且,她隐约知道,花莫谢把所有赌注都押在云家了,若是因为自己一句话搅黄了这场联姻,花莫谢定会活撕了她。

    花莫谢回头阴狠的看了一眼花苗苗,后者吓得不敢抬头。

    “放肆!我还没死,这姓氏岂是说改就改的?你把我这个父亲至于何地?”花莫谢怒吼。

    “你请问父亲大人,你又把我这个女儿至于何地?就算我在你心里只是一枚助你飞黄腾达的棋子,可里面躺的这个女人可是你百般追求,万般发誓明媒正娶的妻子。她生病这几年,你可有关心过她,探望过她,怜惜过她?”花轻舞冷笑着反问。

    不等花莫谢回答,花轻舞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真替妈妈感到不值!”

    花莫谢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花轻舞这几句话字字诛心,若是让云家的人认为他是个薄情寡义的人,引起云家的反感,他的算盘可就全都落空了,他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小舞,我承认这几年忙于事业,对你们母女关心有些少,但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吗?你放心,以后我一定抽空多陪陪你妈妈,努力弥补这几年亏欠你们的。”花莫谢说的情真意切。

    一行人频频侧头,这花莫谢态度转变的太快了,让人有点反应不过来。

    如果不是对这个父亲死了心,花轻舞说不定真的会相信他的话。俗话说,知女莫若父,反过来也是一样,花轻舞太了解他这个父亲了,薄情寡义,为了利益可以六亲不认。

    当下冷笑道:“其实你想弥补我们母女不用等到以后,现在就可以,你若是现在把你手里所掌握的花家资产全部过继到我的名下,我一定原谅你,怎么样?”

    花莫谢好不容易装出的慈父模样凝固在脸上,眼神变得阴沉,他费尽心思算计半辈子才掌握了花家百分之二十五的资产,别说过继到花轻舞名下,就是花轻风连百分之一都不可能。

    “呜哩哇啦……”花轻风愤怒的瞪着花轻舞说着什么?可惜他舌头受伤,牙齿漏风,说了半天没一句能听懂的。

    看着他如小丑一般,众人不禁暗自窃笑。

    花轻风突然开口倒是解了花莫谢的难,他正左右为难,不知如何回答花轻舞呢。

    “丢人现眼,还不快去医院。”花莫谢话锋一转,决计不提过继资产的事。

    两名花家少年想送花轻风去医院,可被花轻风狠狠地甩开,眼神阴翳的盯着花轻舞。

    “小舞,什么事都好商量,你要什么爸爸以后都依你,今天可是个喜庆的日子,不适合谈这个。”

    “什么喜庆的日子?不会是你外面那些女人给你生了个儿子吧?如果是,那真挺喜庆的。”花轻舞笑吟吟的看向花轻风,“那你以后可要小心了。”

    “小舞,你在胡说什么?”花莫谢气的脸色通红,但还得按耐住性子,好言道:“今天你云叔叔来是商量你和云少结婚的事情,这才是咱们花家最大的喜事。”

    “结婚?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云南峰结婚了?”花轻舞满脸戏谑。

    花莫谢脸色一急,“小舞,不可胡闹,这事任性不得,我已经答应了这门婚事。况且云少乃是人中龙凤……”

    “他既然这么优秀,我可不敢攀龙附凤。既然你答应了这门婚事,那你嫁过去好了。”花轻舞打断花莫谢的话,讥讽的说道。

    还人中龙凤,还真张的开嘴。云南峰再优秀,在楚寻面前也只能是一块脚下的石头。

    想到楚寻,花轻舞下意识的扭头看去,一看之下顿时气结。只见楚寻依靠着门框,眼睑垂下,昏昏欲睡。这个混蛋,人家被逼着嫁人,他却倒好,连一点表示都没有,真是可恶。

    花莫谢被花轻舞气的老脸通红,忍不住怒道:“婚姻大事,自然是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事就这么定了,你不嫁也得嫁,没得商量。”

    花轻舞不屑的耻笑出生,“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搞封建那一套。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你在外面那些女人都有媒妁之言?或者说她们是遵父母之命给你当二奶,三奶……?”

    花莫谢被堵的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一行人也是面色古怪,强忍着笑。花轻舞的言语太犀利了。他们真怕花莫谢会被气的背过气去。

    俗话说家丑不外扬,可花轻舞专挑花莫谢的丑事说,句句直捅心窝子啊!

    花轻舞的视线移到云水生身上,抿了抿嘴唇说道:“看来今天云先生注定要白跑一趟了,麻烦你回去告诉云南峰,我是不会嫁给他的。不怕告诉你们,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说完,温柔的目光含着浓浓的的情意看向楚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