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六十章 雕虫小技!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车子向南行驶了大概十分钟,九幽突然直起身子。

    “停!”楚寻说道。

    车子应声停下,两人下车。

    “先生,这……”鬼老脸色疑惑,眼前除了一片小竹林,空旷一片。

    楚寻眉梢微挑,看着眼前的小竹林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眼前的小竹林竟然是一座小阵法,内含奇门八卦。

    楚寻径直走向竹林,鬼老紧跟其后。

    楚寻率先踏进竹林,眼前的景象随之一变,鬼老脸色微变,但并不吃惊,这种情况他之前试探楚寻的时候碰到过。

    “跟紧我。”楚寻说道。

    鬼老不敢怠慢,跟紧步伐,但却不小心踩错一步。

    “咻咻……”

    刺耳的破空声。

    鬼老闻声望去,顿时色变,漫天竹子朝他们刺来,竹尖如标枪,锋利无比。

    “雕虫小技。”

    楚寻不屑道,这根本不是阵法作用,而是一些小机关。转身挡在鬼老面前,连躲避也都懒得做,掩藏在皮肤下的骨骼散发出如玉般的光泽。青龙霸体决显威,漫天竹枪刺在楚寻身上发出一连串金属碰撞声。

    竹雨过后,楚寻背后的地上插满竹枪,中间却有一块人形空地。

    鬼老膛目结舌,心里的震惊简直无法用言语表达,目光呆滞的看着楚寻脚下的断竹枪,竹枪尖全部折断。再看楚寻,神态自若,毫发无伤,就连衣服都毫无褶皱。

    “走。”

    楚寻脚下有规律的踏出,鬼老这次收敛心神,小心翼翼的跟随着楚寻的脚步。

    ……

    一处昏暗的地下室,阴暗潮湿,地面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符纸碎片,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霉味。

    地下室中央有一张八角供桌,供桌上面一只黑色坛子散发着阵阵黑气,偶尔能听到坛子中凄惨诡异的叫声。

    墙面突然升起,露出一扇门。

    一个身穿道袍,三角眼,山羊胡,面如枯鬼的男子走进来,干枯如竹竿似的手臂却提着一个妙龄少女走进来。

    少女俏脸惨白,双眼紧闭,像是昏死了过去。

    男子提着少女走过去,毫不怜香惜玉的把少女扔在地上,眼神炙热的盯着供桌上的黑色坛子。男子的到来仿佛让黑色坛子活了,竟然在供桌上摇晃起来。

    “宝贝,别着急,我给你带来了新鲜的血液。”男子阴测测的笑道。

    说完,他弯腰在少女眉心一点。

    没过多久,少女悠悠醒过来,漂亮的眸子带着迷茫,当她发现置身这种幽暗阴冷的环境里,眼神恐惧蔓延。

    “啧啧……你醒了?”男子怪笑道。

    少女看到男人丑陋如鬼般的长相,吓得尖叫一声。

    男人的眼神开始变得狰狞,阴笑道:“我是不是很吓人?”

    少女吓得身体抖如筛糠,一句话也说不出。

    “看来你的眼神比身体诚实。”男人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一把捏住少女光洁的下巴,强行将她拎起,“多么鲜活的生命,血液的味道估计也很可口。”说着,他单手打开供桌上的黑色坛子。

    一股浓厚的黑烟弥漫出来,伴随着阵阵阴风。

    突然,少女瞳孔放大,拼命的挣扎起来。

    因为从坛子口伸出一只干枯的爪子,紧接着是第二只,慢慢露出一颗腐烂的头颅。到最后整个身体从坛子中爬出,大小如婴儿,干枯褶皱的皮肤上挂着粘稠的液体,冲着男子发出鬼泣般的叫声。

    少女挣扎的更加剧烈,但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男人的钳制。

    “不要挣扎了,能作为鬼婴大人的食物,你应该感到荣幸。”

    男人在少女身上点了几指,挣扎的少女突然静止不动,只剩下惊恐的眼神目眦欲裂。

    “宝贝,好好享用吧!”

    随着男人的话,鬼婴发出一声凄厉的鬼叫,慢慢的爬到少女头上方,粘稠的唾液滴在她的脸上。张开嘴,腥臭的腐烂味令人作呕,然后猛的咬向少女的脖子。

    “轰!”

    男人之前进来时的石门轰然炸开,石块纷飞。

    身穿道袍的男人吃了一惊,扭头看去。

    只见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出现。

    鬼婴也被惊到,暂时放弃了眼前的美食,朝着楚寻和鬼老发出愤怒的怪叫,作势欲扑。

    男人挥手制止鬼婴。

    “你们怎么进来的?”他心里很是震惊,有人竟突破他的阵法。

    “走进来的。”楚寻淡淡的说道,扫了一眼供桌上的鬼婴和少女,眉头微皱,眼神冷冽了几分。

    “不可能,没人可以穿过我的战阵而毫发无伤。”

    “战阵?”楚寻表情充满不屑,“懂点奇门八卦,外加小小的障眼法也敢叫战阵?”

    “这是什么鬼东西,真恶心。”鬼老看着鬼婴,头皮发麻。

    鬼婴像是听懂了鬼老的话,愤怒的咆哮起来。

    楚寻嫌恶的看了一眼鬼婴,讥讽道:“只是以末流之法炼制的阴邪之物,以少女鲜血为食,的确恶心。”

    男子脸色变了变,阴笑道:“没想道友跟我乃是同道中人,真是幸会。在下人送外号邪道人。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你这种恶心之人,也配跟先生成为同道?”鬼老不屑的嘲讽。

    “聒噪!”邪道人脸色阴沉,抬手多出一张符,朝着鬼老打来。

    “轰!”

    符纸飞在半空突然化为篮球大小的火球,朝着鬼老疾速射去。

    楚寻大为惊讶,因为这是最为低级的火术符。

    在楚寻眼里这不算什么?可鬼老却如同见鬼,脸色大变,这是什么手段?

    邪道人眼神狰狞,笑意阴毒,讽刺道:“受死吧!你躲不掉的,这……”他话还没说完,就如同被捏住脖子的鸡,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楚寻随意的抬手就将火球抓在手里,然后轻晃一下,火球熄灭,一张符纸夹躺在手心。

    邪道人脸色骤变,打个古怪的手势,嘴里默念:“爆,爆……”

    可任他心里怎么喊,符纸也没爆开,犹如一张废纸毫无动静的躺在楚寻掌心。

    楚寻有些好奇,地球上竟然有些懂符术,虽然只是最低级的。将符纸拿起来看了一眼,嘴角微微勾起,这是他见过最差的符了,在异界三岁稚童画的都比这强。

    邪道人心里的震惊无以加复,这火术符是他宗门的镇山绝技之一,虽然他只习得皮毛,但自从踏入这繁华都市,还从没遇到过对手,更别提有人竟徒手撼之。

    楚寻嘴角含着冷笑,没想到在这里竟碰到修道之人,而且如此险恶。

    “还给你!”

    屈指一弹,火术符划破空气朝着邪道人爆射而去。

    “轰!”

    半空中,火术符化为火球,烈焰腾空,潮湿的空气被炼化,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威力比邪道人使出的不知强了多少倍?

    邪道人脸色骤变,以火球袭来的速度想躲避根本来不及,眼神一狠,一把拽过供桌上的少女挡在身前。

    谁知火球在离他三米的地方骤然熄灭,符纸燃烧的灰烬从空中飘落。

    邪道人眼神阴晴不定,现在已经确定,楚寻的修为在他之上,不过他不担心,因为他身后还有宗门,怒道:“你我同为修道之人,又无冤无仇,为何找我麻烦?”

    “你也配成之为修道之人?”楚寻不屑道,“手段阴毒下作,你连人都算不上。”

    邪道人眼神阴沉,“你们来此找我,到底想干什么?”

    “交出雄蟾,放了无辜者,毁了鬼婴,说出幕后指使,留你一命。”楚寻淡漠的说道。

    “雄蟾?你们是花家的人。”邪道人心里一突,花家从那里请来如此修为之人?

    “交出雄蟾,否则杀了你。”鬼老厉喝。

    邪道人不屑的看了鬼老一眼,没有楚寻,像鬼老这样的来多少他杀多少。

    “不瞒你们说,雄蟾不在这里。”

    “哦?”楚寻神色玩味,道:“那在什么地方?”

    邪道人眼珠子一转,语气诚恳的说道:“雄蟾被我师傅带回宗门了。”

    “宗门?”楚寻淡淡的说道。

    “是,在下出自苗疆阴鬼宗。”邪道人一边说一边偷看楚寻的表情,心里忐忑,怕阴鬼宗镇不住对方,毕竟阴鬼宗非名门正派,人数又不多,很少有人知道。

    鬼老听闻满脸焦急,雄蟾被带走了,这可怎么办?他不由得看向楚寻。

    楚寻神态自若,看着邪道人问道:“谁让你加害花家之人的?”

    “是云南峰。”邪道人毫无犹豫的说道。

    “先生,云南峰是云家这一代最出色的一位,一直被当做下一任家主培养,也是小姐被逼所嫁之人。”鬼老小声给楚寻解释。

    楚寻微微颔首,看向邪道人,问道:“云南峰为什么这么做?”

    “这个我真不知道,我们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他帮我的鬼婴找食物,我帮他做事……”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楚寻打断,冷笑道:“一问三不知,推得倒是干净。既然如此,留你何用?”

    一股凌厉的杀机从楚寻身上腾起。

    邪道人神色大变,这股杀机让他心惊胆战。

    “鬼婴,杀了他们。”

    他决定先下手为强,楚寻修为是比他高,但如此年轻又能高到哪去?鬼婴虽然还没成长起来,但战力相当于内息武者后天八层,且刀枪不入,就是宗师来了也有一战之力。加上他自己,并非没有胜算。

    鬼婴早已按耐不住,听到命令,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啸,身上腾起大片黑雾,散发着浓烈的腐蚀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