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五十九章 无极冰蟾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男人看向花轻舞的时候,鬼老不着痕迹的收起手机朝花轻舞走过去。

    楚寻能清楚的感觉到花轻舞的身体徒然绷紧。

    楚寻眼神玩味,这一路花轻舞都没做出过这种姿态,浑身紧绷是防御的姿态,她在怕那个叫盛少的

    “六妹什么时候回来的?”男人嘴角带着醇厚的笑意问道。

    “刚刚。”花轻舞下意识的朝楚寻靠近了些,声音平静的说道。

    花轻舞的动作让男人眼睛微微眯起,好奇的看了一眼楚寻,但却没做停留,而是自然的移到鬼老身上。

    “鬼老保护六妹辛苦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鬼老简单的应了一句。

    男人也不在意,笑容醇厚,“六妹,你三哥最近得了一种怪病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所谓家丑不外扬,我看鬼老拍的视频就删了吧!兰姨还在等着你,快回去看看她吧。”

    花轻舞眼底浮现出怒意,男人话看似随意,实则是在威胁,不过她控制的很好,扬起笑脸说道:“大哥说的对,家丑不外扬,三哥的丑态要是被外人看到,还以为我们花家门风不正呢。我这就把视频删掉。”

    拿出鬼老给她的手机,手指按了几下,随之又扬起头笑容灿烂,“还是大哥自己删除吧,我去看妈妈了。”说着把手机抛过去。

    男人接住手机,迅速的删掉手机里面的视频,等他抬起头看去,花轻舞和楚寻,鬼老已经进门。他眼底闪过一抹疑惑之色。

    楚寻勾勾嘴角,刚才他手机震动了一下,花轻舞是把视频发给了他。

    楚寻跟着花轻舞一路往家,花家庄园里的别墅足足有几十栋,住的全是花家成员

    三人来到一栋略显败旧的别墅前停下。

    一位近五十岁,身材高大,但脸色阴翳的男人现在别墅门口,负手而立。

    花轻舞脚步一僵,看了一眼神态自若的楚寻,然后脚步恢复坚定,大步向前。

    “跪下。”男人冷眼看着花轻舞喝到。

    花轻舞咬着嘴唇,双拳紧握,因为用力关节泛白。

    “没听到我的话吗?”男人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听到了。”花轻舞咬咬牙,仰头看着男人,“但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跪下?”

    “混账,我是你父亲,要你跪下还需要什么理由吗?”男人满脸怒气,对花轻舞的态度很恼火。

    男人正是花轻舞的父亲,花莫谢。

    “父亲?你何曾把我当过女儿?”花轻舞悲切道,“我在你眼里只是一颗稍微有点价值的棋子吧?”

    “混账,这是你对待父亲该有的态度吗?”

    “那您说我该用什么态度对您?从小到大,您给过我一个笑脸吗?我拼命努力,只为了让您知道我并不比哥哥差。而你又做了什么?把我辛苦打拼的事业转手送给了哥哥。为什么?就因为我是女孩?您为了利益,可以把我当货物送给云家,这个时候你又当我是女儿吗?”花轻舞悲切的质问,早已泪流满面。

    “你给我住嘴。”花莫谢恼羞成怒,冲过来挥手朝着花轻舞脸上扇去。

    鬼老脸色一寒,拦在两人中间。

    “啪!”

    鬼老比花轻舞高,这一巴掌扇在他肩膀上,他肩膀一沉,让花莫谢踉跄了几步。

    “你这狗奴才,好大的胆子,给我滚开!”花莫谢愤怒的大骂,抓着鬼老的领口想把他甩到一边,可鬼老脚下生根,他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气的连续踢了鬼老好几脚才罢休。

    “我告诉你,既然回来了就别想走,我已经把你回来的消息告诉云家了,明天他们就会来接你。我警告你,最好老实点,若是坏了我的大事,别怪我不顾及父女之情。能嫁给云少,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别不知足。”

    花莫谢吼完,一甩手气冲冲的走了。

    花轻舞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身子摇晃,摇摇欲坠。

    “小姐,你可千万保重身子,有先生在,不用担心。”鬼老扶着花轻舞安慰道。

    先生?

    花轻舞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哀求的看着楚寻,模样可怜的像只被主人丢弃的小猫。

    楚寻拍拍她的肩膀,“按你的想法去做。”说话间一股柔和的气息度过去,令花轻舞精神一振。

    楚寻没有问他们父女为什么会是这样?因为没必要,花轻舞依附于他,而他理应护她周全。至于花莫谢,跟自己丁点关系都没有。

    “谢谢!”有了楚寻的首肯,她心思大定。

    “先去看看你妈妈吧?”

    花轻舞擦掉脸上的泪痕,强装出笑脸,她不想妈妈看到她狼狈的样子。

    上前推开别墅门,一股阴冷的寒气弥漫而出。

    花轻舞不禁打个哆嗦。连鬼老都有些色变。

    楚寻眉梢微挑,抬手一挥,一挥磅礴的真元之力席卷而出,眨眼驱散了里面的寒意。

    花轻舞迫不及待的朝里面跑去。

    楚寻和鬼老跟进去,环顾四周,里面的装修有些陈旧,卫生倒是打扫的很干净,看来有专人打扫。

    花轻舞已经跑上二楼,两人跟了上去。

    花轻舞现在二楼左手第一个房间门口,再次擦拭脸庞,确保没有任何问题才推开门。

    房间中寒意刺骨,光线很暗,花轻舞颤抖着打开灯。

    楚寻举目望去,房间中央的床上躺着一个脸色惨白的女人,长期被病痛折磨,苍老而消瘦。她双眼紧闭,睫毛头发上结出一层白霜。女人嘴角还有脸庞边有些米粒,但已经蒙上一层白霜,看样子有人不久前喂她吃过东西。

    “妈妈……”花轻舞扑过去,看着被怪病折磨的母亲,花轻舞再也忍不住,泪如泉涌。

    “小姐,快让先生看看。”鬼老说道。

    花轻舞转过头,祈求道:“先生,求你救救我妈妈,求你……”

    楚寻挥手止住她继续哀求。眉头微皱,他开始以为花轻舞的母亲是想象中的那种体质,现在看来根本不是。

    指尖低在花轻舞母亲的眉心,真元之力迸发。

    “咦?”

    楚寻收回手,神色带着不可确信。

    他的手指再次抵在女人的眉心,眼睑微垂,突然猛的放大,神色惊讶。

    “先生,怎么样?”花轻舞满脸担忧,迫不及待的问道。

    “放心,她没事,一点小问题而已。”楚寻轻松的说道,眼底带着笑意。他真是没想到,原本以为地球灵气枯竭,却没想到隐藏了许多他意料之外的灵物,真是意外之喜。

    花轻舞明显重重的松了口气,楚寻说只是一点小问题,那他肯定有把握医治。

    鬼老脸上也浮现出笑意。

    楚寻沉吟了一下,还是决定把知道的告诉花轻舞,她有权利知道,当下开口道:“你妈妈的病并非自得,而是人为。”

    “人为?先生的意思是有人故意加盖我妈妈?”花轻舞很快便明白过来,俏脸含煞。

    楚寻点头道:“这世间有一灵物,名为无极冰蟾,以活人生机为食,冰蟾分雌雄两只,你妈妈身体里就有一只无极雌蟾。”

    花轻舞和鬼老听的云里雾里的,冰蟾,以活人生机为食,这些对两人来说无疑是天方夜谭,根本难以理解。

    楚寻也知道两人听不懂,无极冰蟾单只为阴,两只却为阳。是难得的灵物,炼化后可增加修为。楚寻有信心,只要炼化无极冰蟾他就能踏进筑基期。

    “这样跟你们说吧,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雄蟾。”

    “这个要怎么找?”花轻舞焦急的问道。

    “我自有办法,不过要等到晚上才行。”楚寻说道。

    “先生,我想问一句,若是找不到雄蟾会怎么样?”鬼老思索了一下问道。

    楚寻看了他一眼,淡漠道:“若找不到,她只能等死了。只有用雄蟾才能引出雌蟾,雌蟾现在只是蛰伏在她体内,暂时不会伤她性命,若是雄蟾死了或者出什么意外,那么雌蟾便会殉葬。到时候她会被冻成一碰就碎的冰块,无人能救。”

    花轻舞俏脸唰的变得惨白,身体轻晃。

    鬼老也是脸色骤变,他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

    “你们不用太过担心,既然这么长时间她都没事,看来对方志不在此,应该是另有所图。”

    花轻舞也不是傻子,也想到了这点,不过她一时还捉摸不透,对方在图谋什么?

    ……

    ……

    深夜降临。

    楚寻设置了一座防御法阵,将整个房间包裹在内。他让花轻舞留下照顾她妈妈,自己跟鬼老去寻找雄蟾。

    两人开车出了花家。

    “先生,该忘那边走?”鬼老问道。

    “九幽,看你的了。”

    随着楚寻的话,九幽游上他的肩膀,小脑袋指向东边。

    看到九幽,鬼老明显吓得一哆嗦,这条小蛇比噩梦还可怕。

    “一直往东。”楚寻说道。九幽是顶级妖兽,对灵物有种天生的敏锐感。他可以准确的感应到雄蟾的位置。

    车子一路向东,大概半个小时,九幽的脑袋转向东南方向。车子跟着九幽示意的地方行驶。

    鬼老脸色微微有了变化,看着不远处的建筑群,沉声道:“先生,这里是云家的地盘。”

    “云家?”楚寻很快反应过来,“就是那个要花轻舞嫁过去的云家?”

    鬼老点点头,“看来这件事是云家做的无疑。”

    就在这时,九幽突然示意车子径直来往南边。

    鬼老一怔,看向楚寻,如果一直往南走就会绕开云家,难道这事跟云家没关系?

    “跟着九幽的提示走。”楚寻说道。

    鬼老点头,车子继续行驶,他心里疑惑,不是云家又会是谁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