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五十八章 丑态百出!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楚寻早有预感,这一趟出行恐怕不会顺利,却没想到麻烦来的这么快。

    花睿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不留痕迹。他戒指中的春药名为‘迷失’,是他找人专门配置的,药效很是猛烈,足以让任何贞洁烈女短时间变成荡妇,而且这药对男人同样管用,他现在就等着看楚寻中招后的丑态了。

    他已经感觉到针尖刺入对方手指中。

    “楚寻。”

    楚寻说完,轻轻收回手。

    “嗯,好名字!”花睿笑的很灿烂,很阴险。

    “你的名字也不错,很美!”楚寻含笑道。

    很美?

    花轻舞和鬼老神色怪异,包括花睿带来的保镖。男人的名字有用美字形容的吗?

    花睿的笑脸有些僵硬,他不觉得楚寻是在夸他,花睿和花蕊谐音,其实他自己也很讨厌这个名字。

    现在,他同样讨厌楚寻,讨厌他脸上风轻云淡的笑意。

    笑吧,看你能笑多久?

    楚寻下垂的手指微微一动,一滴血珠浮现而出。他虽然不知道那枚戒指中藏了什么?但能想到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轻轻屈指一弹,血滴飞出没入花睿眉心。

    花睿只觉得眉心一凉,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

    “钥匙给我,我自己开。”花轻舞说道,她很担心母亲,归心似箭。

    花睿疑惑的看了楚寻一眼,心里嘀咕为什么药效还不发作?平时中招的那些女人两分钟就会其反应。难道男人的体质与女人不同,所以药效来的慢一点?早知道以前就应该找个男人试验一下药效。

    “钥匙!”花轻舞不耐烦的伸出手。

    花睿笑道:“妹妹还是坐我的车吧!”

    若是楚寻的药效在路上发作,到时候跟他这个妹妹在车内翻云覆雨一番,他还不得郁闷死。他可不会做这种成人之美的傻事。

    他要让楚寻跟保镖坐在一辆车里,若是药效发作,楚寻欲-火难耐,到时跟怎么办呢?他的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诡笑,他仿佛看到楚寻跟一群男人在车里肉搏的情景。

    不知道他这个妹妹看到那一幕,会怎么做?

    鬼老脸色一寒,“唰”的掠出,然后很快退回来,手里多出一把车钥匙。

    一个保镖看着手里的车钥匙不翼而飞,脸色微怒却没发作,鬼老的身手他们领教过,一起上也不够人家一只手玩的,只能吃哑巴亏。

    鬼老按下车钥匙,其中一辆黑色奔驰发出声响。

    “先生,小姐,我们走吧!”

    看着三人的背影,花睿脸色阴沉,狗奴才就是狗奴才,对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子恭称先生,真是天生的奴才样。

    “睿少,对不起。”丢失钥匙的保镖羞愧的低下头。

    “啪!”

    花睿挥手就是一巴掌。

    “废物。”

    骂完后气冲冲的上了一辆车。

    ……

    楚寻和花轻舞坐在后面,鬼老驾车。

    车里的气氛有些尴尬,楚寻沉默不语,花轻舞局促不安。

    “对不起。”花轻舞垂下头,小声说道。

    楚寻眉梢微挑,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开口道:“你依附与我,我自然会护你周全。希望欺骗只有这一次,下不为例。”

    花轻舞身体轻颤,她知道楚寻已经洞察到了这次不止救她母亲那么简单。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花家庄园门前。

    车子停稳,三人下车。

    一个看不出年龄的女人娇笑着迎上来。这女人长得还算不错,眉宇间跟花轻舞有些相像,但嘴唇太过于薄,嘴角有颗痣,这是刻薄之相。浓妆艳抹,衣着暴露,身上带着刺鼻的香水味。

    楚寻暗自皱眉。

    “哎呦……六妹还认识回家的路啊?我还以为离开这么久你都忘了家门朝那边开了?”女人声音尖细,很是刺耳。

    花轻舞眼神明显带着厌恶,并不搭话,想绕过女人进去。

    可女人偏偏不让她如意,横移一步拦住她,冷笑道:“六妹,我专门在门口迎接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跟你很熟吗?我请你在门口迎接我了吗?”花轻舞语气冷漠,挥挥手道:“你能离我远点吗?知不知道你的劣质香水味很刺鼻。”

    女人脸色一变,尖叫道:“你懂个屁,这是我新买的迪奥香水,价值十几万。”

    花轻舞冷冷一笑,不屑的开口道:“是吗?那我劝你还是干脆用香水泡个澡,要不然真遮不住你身上糜烂的味道。”

    女人明显不是花轻舞的对手,被几句话气得浑身颤抖。

    “你……”女人手指气得打颤,指着花轻舞,“你别在我面前装清高,谁知道你这几年在外面被多少男人睡过?”

    “啪!”

    花轻舞毫不留情的挥手就是一巴掌。

    女人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瞪着花轻舞。

    “你自己烂,别扯上别人,再敢胡说八道别怪我不客气,这一巴掌只是警告。”

    女人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尖叫起来,“你……你敢打我?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打我?你跟你妈一样,只不过是个不值钱的货物。”

    说完,她扭头看向门口的保镖大吼,“你们这些废物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教训这个臭婊子。”

    两个保镖明显不认识花轻舞,听到命令后毫不犹豫的朝着花轻舞奔来。

    “嘭!”

    两个保镖还没奔出几步,就被鬼老扑上去两拳轰飞回去。

    “滚!”

    看着还有几个保镖冲出来,鬼老脸色一沉,怒道。

    不是所有保镖都不认识花轻舞,这几个保镖明显是认识,听到鬼老怒喝,猛的停下脚步,身子明显一颤。

    女人看到保镖驻足不前,更加愤怒,指着鬼老道:“你这个狗奴才,你只不过是个外人,一个低贱的下人,这里有你说话的资格吗?”

    鬼老脸色铁青。

    “啪!”

    花轻舞上前毫不犹豫的再次给了女人一巴掌。

    “你再说一句试试,信不信我拔了你的舌头?”花轻舞眼神冒火。

    “你……”女人刚说了一个字,看到花轻舞扬起手,顿时吓得多退几步,却不敢再吭声,只是眼神狠毒的盯着花轻舞。

    就在这时,花睿的车队到了。

    “你给我等着,待会有你好看的。”

    女人像是看到了救星,放了一句狠话,急忙捂着脸跑过去。

    “让先生看笑话了。”鬼老走过来,略带羞愧的说道。

    楚寻神色玩味,看向驶来的车队,轻笑道:“有趣的一家。”

    花轻舞一怔,然后苦涩的笑了笑,轻语道:“是挺有趣的。”

    “先生,小姐,我们先进去吧!不然少不了一场麻烦,这女人叫花苗苗,跟花睿是亲兄妹。”鬼老低声说道。

    “麻烦?谁有麻烦还说不准,不妨等等看。”楚寻嘴角微扬。

    花轻舞和鬼老相视一眼,还没等他们明白楚寻意思的时候,只听到刚跑过去的花苗苗尖叫一声。

    尖叫声简直能刺破人的耳膜。

    保镖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急忙蜂蛹而上,可几乎是同时僵在花睿的车旁,目瞪口呆。

    花轻舞和鬼老面面相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隐隐能听到花睿的车里传出几道不同声音的哭声。

    “哥……”

    花苗苗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尖叫一声,然后猛地转身捂着脸。

    “我去看看。”鬼老走过去。

    当看清车里的情况,同样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花睿的车里一名司机两个保镖,此时除了司机,两个保镖全身赤裸,犹如两条白条鸡,此时双手捂脸趴在后座,嚎啕大哭。

    而花睿同样光洁溜溜,一丝不挂,此时脸红脖子粗的双手抱着保镖的屁股卖力的动作着。

    “呕……”

    鬼老喉咙一阵滚动,差点吐出来。

    花轻舞一阵疑惑,下意识的就像去看看,却被楚寻一把拉住。

    “你还别去的好。”

    “为什么?”花轻舞不解。

    楚寻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你还是别知道的好。”

    “为什么?难道他们在车里搞基?”

    楚寻眼珠子一突,这次轮到他愣住了。

    看到楚寻的表情,花轻舞顿时兴奋了,嚷嚷道:“难道是真的?这么难得的画面一定得拍下来,以后用得着。”

    楚寻一脑门黑线,难道在狱中待了三年使他跟这个社会脱节了吗?

    “鬼老,接着。”花轻舞拿出手机抛过去。

    鬼老接住手机,嘴角抽了抽,然后强忍着恶心开始拍摄。

    这时一辆黑色劳斯莱斯驶来,车门打开,一位身材挺拔,面相英俊的男人下车,大概三十岁左右,目光睿智,气度沉稳。

    “你们围在这里干什么?”男人一手扶着车门,疑惑的开口。

    一群保镖从失神中惊醒过来,急忙行礼,齐声道:“盛少好!”

    男人点点头,“发生了什么事?”

    众保镖神色古怪,默不作声,不知如何作答?

    男人脸色沉了些,大步走过去朝车里看去。一看之下,先是一怔,然后怒气上涌。

    “花睿,你在干什么?”

    花睿扭头看了他一眼,双眼赤红,嘴角挂着淫笑,嘿嘿怪笑一声,然后又埋头苦干起来。

    这一笑让男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脸色更加难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男人愤怒的问身边的保镖。

    还是一片沉默,无人作答。其实保镖也不知道,鬼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大哥,肯定是六姐搞得鬼,我哥是去机场接她,回来就变成了这样。”花苗苗怨恨的瞪了一眼花轻舞,大声嚷道。

    男人扭头看去,眼底闪过一抹晦暗的光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