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五十七章 不会聊天!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空桑!

    如果突然听到这两个字,没人会想到跟酒有关,更不会想到这是店名。

    这个两百平方的酒馆就叫空桑,里面的桌椅都是桑树木打造的,形状奇特。

    而且这里只卖一种酒,空桑酒!

    这里的老板是南河市阳洛县人,阳洛县有个地方叫空桑涧,那里种满了桑树,空桑酒就是以桑树果实桑葚酿造而成。

    这里的空桑酒都是老板自己亲手酿制,而且酿酒工艺十分讲究,正所谓三更装糟糟儿香,日出烧酒酒儿旺,午后投料味儿浓,日落拌粮酒味长。

    据说有次老板酿了五百坛空桑酒,只因装坛时酒池掉进桑叶,他把所有的酒全部倒掉了。

    因为,空桑在古江市名气很大,很受达官显贵的喜爱。

    此时已是深夜,空桑酒馆还是宾客络绎不绝。

    “陈大哥,我原本以为你这样的大老粗只会去酒吧那种地方,没想到你还挺会享受,这地方不错,以后得常来。”

    几个人置身酒馆一间优雅的包间中,里面的茶具一律是桑木制作,空气中弥漫着香甜浓厚的空桑酒味。

    苏帆东摸摸,西看看,笑着打趣。

    “附庸风雅而已。”陈汉龙心里一堵,这个苏帆性格很对他口味,就是不太会聊天。

    “老大,一会咱们拼酒,可事先说好大家都不准用内息逼出酒气。”苏帆嚷嚷着。

    楚寻倒是没意见,微微颔首,前提是这就可以入口。

    “粗俗。”陈汉龙没好气的说道,“这空桑酒酿制不易,加上桑葚只是季节性的果实,因此空桑酒不能大量生产,进店每人只有一百克的量。”

    “一百克?”苏帆大呼小叫,“一百克够干什么的?还没到胃里恐怕就被肠子吸收了。”

    “这里的规矩就是这样。”

    陈汉龙刚说完,刚好一位漂亮服务员端着酒进来。

    五个温润白瓷小酒壶,搭配五只小青盏。

    苏帆迫不及待的端起小酒壶,一仰头往嘴里灌。

    “先生,空桑酒味香甜,但后劲很大,你这样容易醉。”服务员好心提醒道。

    酒壶只有一百克空桑酒,顷刻进了苏帆胃里,他砸吧砸吧嘴,拉住服务员,说道:“打个商量,这酒再给我来一百壶,我出三倍价钱。”

    服务员不着痕迹的抽回手,礼貌性的回应,“先生,每人一百克是老板定下的规矩,谁也不能破坏。”

    “五倍价钱!”苏帆说道。

    服务员摇摇头。

    “十倍。”

    服务员还是笑着摇摇头。

    苏帆不由得一阵火大,站起来怒道:“我说你们老板是不是毛病啊?有钱都不赚。都不让客人喝够,还开什么酒馆啊,我看……”

    苏帆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声若蚊蝇,然后身子径直倒下,然后“嘭”的一声摔在地板上。

    “这酒有问题。”女赌客眼神凌厉的扫向服务员。

    “大家别着急,你们的朋友只是醉了。”服务员盈盈一笑。

    醉了?

    几人不由得朝苏帆看去,只见他面色潮红,呼吸却平稳,而且微微传出鼾声。

    大家不禁愕然,哭笑不得。

    “我提醒过这位先生了,是他自己不听,各位慢用。”服务员笑道,然后退了出去。

    “丢人现眼。”女赌客生气的踢了苏帆一脚,然后又蹲下身轻轻搬动让他躺平。女赌客脸上的面具早已去掉,柳眉杏眼,长得十分漂亮,注意到其他人的眼神,俏脸不由得一红。

    “牛嚼牡丹,真是糟践好东西。”陈汉龙满脸幸灾乐祸,他今晚可是没少受苏帆的气,趁机报复。

    “我敬先生!”陈汉龙斟满青盏双手捧起。

    楚寻同样倒满青盏,跟陈汉龙隔空一碰,然后饮下。这空桑酒比起他在异界喝的仙酿犹如云壤,但在地球上,这就已经算是不可多得了。

    “敬先生!”老人恭敬的端起酒杯。

    楚寻跟他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老人名叫莫星河,名字很有气势,出自古武世家,只不过家族早已没落,他没多说,楚寻也没多问。

    后面女赌客也加入敬楚寻酒,从始至终她没说过自己的名字,大家也都没问。

    良夜,美酒,相谈甚欢,只有苏帆呼呼大睡。

    ……

    ……

    翌日清晨,晨曦照耀。

    楚寻痛苦的揉揉脑袋,不是宿醉,而是修炼被人打扰。

    这次不是陈汉龙,而是鬼老和花轻舞。

    鬼老神色焦急的在阵外徘徊,花轻舞不负往日绝颜,神色憔悴,美眸含泪。

    看到楚寻,花轻舞如看到救星,踉跄着上前,直接跪倒。

    “有事起来说。”

    楚寻扶起花轻舞,让女人下跪让他很不自在。

    “求先生救救我妈妈。”话落,花轻舞已经是泪流满面。

    花轻舞神色恍惚,只能由鬼老代为述说。

    原来,花轻舞本非本市人,而是远在千里之外的云岩市。

    花轻舞的母亲五年前得了一种怪病,每次发作时全身散发着寒气,人如冰窖,而且还会精神错乱,所触之处寒霜蔓延,令各地名医束手无策。昨天家里来电话,说是怪病再次发作,这次恐怕熬不过去了。

    楚寻眉梢挑起,根据鬼老所说,他心起波澜。或许这不是病,而是一种罕见的体质,不过一切得见到本人之后才能确定。既然花轻舞依附自己,那他不能见死不救,看来得走一趟。

    楚寻答应跟花轻舞去一趟云岩市。

    花轻舞千恩万谢,机票订在中午一点。

    看着两人离开,楚寻目光微闪,恐怕这次出行恐怕不会太顺利。

    楚寻上午开始部署,依附与他的各方势力继续查探父母的消息,他把莫兴河留下保护众人安全,并每人赐了一块保命玉牌。

    ……

    ……

    飞机穿入云霄,飞往云岩市。

    三人是头等舱,楚寻好奇的四下打量。

    有楚寻同往,花轻舞的心里明显轻松了不少,就算未施粉黛,也是容颜惊人,单坐在那里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引得四周乘客蠢蠢欲动。

    一般人舍不得坐头等舱,所以周围的人大多都不会缺钱。

    “先生是第一次坐飞机?”花轻舞看到楚寻左顾右盼,好奇的问道。

    楚寻点点头,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他的确是第一次坐飞机。说实在的,坐在这狭小的空间中很不舒服,看来的加快修炼,到了金丹期便可御空而行了。

    殊不知,楚寻说完后,周围的乘客都是眼神鄙夷。

    “小姐是前往云岩市吗?”

    终于有人按耐不住,一位成功人士打扮的中年人开始搭讪。

    花轻舞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嘲弄道:“还能半途下机吗?”

    周围传来一阵哄笑,因为这趟飞机直达云岩市。

    楚寻也不禁莞尔!

    好在中年人脸皮够厚,也不觉得尴尬。泡妞最怕什么?不怕对方言语讥讽,就怕对你不理不睬。

    “小姐是云岩市人吗?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庆华集团的总经理,我姓朱,请问小姐芳名?”

    泡妞两大法宝:身份和金钱,有了这两样,一般情况都会成功。如果你还有一张不错的脸,那几乎是无往不利。

    花轻舞柳眉微皱,不予理睬。

    见花轻舞不说话,中年人也不在意,笑道:“小姐别多心,我这人只是喜欢交朋友。不知小姐这趟是去工作还是回家探亲啊?”

    “你是泡妞还是查户口啊?”花轻舞不屑道。“泡个妞都畏畏缩缩拐外抹角的,真不像个男人。”

    周围又是一阵哄笑。

    中年人一时语结,心里有些郁闷,暗道花轻舞太不会聊天了。

    这一趟飞行不枯燥,中年人败退,又有其他人上来搭讪,但都被花轻舞犀利的言语打击的泪流满面。

    ……

    飞机安然到达云岩机场。

    走出机场大门,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过来,周围的路人纷纷让开。

    “小妹,欢迎回家!”

    走在最前面的男子上前,摘下墨镜,露出一张英俊的脸,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眼圈发黑。

    花轻舞眉头微皱,不客气的开口:“你来干什么?”

    男子擦擦墨镜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轻笑道:“当然是来接我亲爱的妹妹回家了。”男子说话的同时,紧盯着花轻舞,眼底闪过一抹垂涎之色。

    “不用,我们可以自己回去。”

    “我亲爱的妹妹,兰姨可是没有多少时间了,你现在路上浪费时间吗?”

    花轻舞一怔,下意识的看向楚寻。

    楚寻不着痕迹的点点头。

    男子注意到花轻舞的视线,这才看到一旁的楚寻。

    “这位是?”

    “他……”花轻舞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们是朋友。”楚寻淡淡的说道。

    男子眼底闪过一抹嫉妒,心里暗道:“朋友?鬼才相信,或许根本就是这小贱人包养的小白脸。”

    当下笑着朝楚寻伸出手,笑道:“你好!我是花轻舞的哥哥,我叫花睿。”

    楚寻伸出手,正准备说话,突然感觉一根尖刺触及到皮肤,低头扫了一眼花睿手指上造型奇特的戒指,眼底寒芒一闪,不动声色。

    花睿眼底的狠毒一闪而过,他的戒指是特殊打造的,戒指中藏有浓烈的春药,轻按机关便会弹出一根细如发丝的银针,可神不知鬼不觉的让对方中招。多少良家妇女都栽在他手里,利用这枚戒指他从没失手过。他还给这枚戒指取名‘唤欲’,顾名思义就是在短时间里唤起人的原始欲望。

    看来花轻舞这个贱女人已经不是原装货了,竟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子拔得头筹,这让一直垂涎花轻舞的他怒火中烧,心理扭曲嫉妒。

    所以,他决定给楚寻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