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四十九章 最小筹码!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唐柔的事情算是完满解决了。

    林凯和陈倩倩彻底毁了,从万众瞩目的明星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网上骂声一片,齐喊让他们滚出娱乐圈。

    陈汉龙没有食言,他真的帮林凯和陈倩倩找了份轻松的工作。

    林凯长得不错,细皮嫩肉,所以陈汉龙把他扔到旗下一家娱乐场所,负责伺候那些有龙阳之好的客人。至于陈倩倩,比起林凯好不到哪去?成了一名高级小姐。

    唐柔是最大的赢家,网上一片同情声,许多网民路转粉,几个小时的时间,微博粉丝增加的五十多万。

    ……

    这一天大起大落,唐柔有些累,最后被楚寻强行会送回家休息,不过在路过一家手机店的时候,在唐柔的威胁下,楚寻接受了她的礼物,一部最新款的爱疯手机。

    楚寻返回潜龙山庄,他最近隐隐感觉到突破的迹象。

    深夜,修炼中的楚寻心里莫名的一阵悸动,霍然睁开眼,身影掠出院外,抬头仰望。

    只见漫天繁星犹如灯火熄灭般逐渐消失,天空像是被黑布遮挡,整个天地陷入沉寂。

    “轰!”

    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响彻天际。

    楚寻眼神猛的收缩,他的心脏莫名的抽痛。

    “轰轰……”

    震动天际的轰鸣声不断,震得建筑瑟瑟发抖,地面颤动。

    “哗!”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天空犹如被撕开一条口子。

    撕开的口子透出亮光,久久不散,楚寻双眼猛烈收缩,他看到无数星辰被吸进这条口子,最后被无形的力量绞成齑粉。

    “时空乱流。”楚寻喃喃自语。

    时空乱流隐藏在时空深处,里面有着无法预测的狂暴力量,就算他是仙帝时,想要穿过时空乱流也得万分小心。

    突然,那条撕裂的口子透出万道金光,令人难以直视。

    “纵使万劫不复也心甘情愿,轮回万世,只为找到你。”

    隐约间,楚寻仿佛看到万道金光中有一道身影走出,伴随着缠绵般的呓语,随之金光消失,天地陷入黑暗。

    楚寻回过神,感觉到脸上一片冰凉,伸手轻抚,满脸泪水。自己的心为什么会痛?为什么会流泪?

    直至初阳升起,晨曦抚照,楚寻才发现自己在这里站了一整夜。那种心悸的感觉是他从来没有过的。

    楚寻返回别墅,目光依然带着探究,万道金光中的身影始终在他脑海里闪现。

    这时,陈汉龙来了,他每天在这里采集露珠,比上班还准时。

    “先生,早!”

    陈汉龙打招呼。

    楚寻收回思绪,点头回应。

    “最近白仁杰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白仁杰来过几次电话,已经找到了紫荆花赌场的准确地点。”

    “你确定好地址,晚上跟我去。”

    “是。”陈汉龙急忙点头,喜笑颜开。

    ……

    ……

    夜幕降临,陈汉龙开车带着楚寻前往郊区。

    车子行驶了一个小时有余,最后驶进一个小村庄。

    这个村庄不大,从远处看也有一百多户人家,路还是石子路。

    车子刚驶进村口,就被人拦了下来。

    两个大汉走过来悄悄车窗,等车窗降下,递进来两个面具。

    陈汉龙接过面具,随手递过去两沓钱,正好两万。

    大汉挥手示意继续通行。

    陈汉龙看看手里的面具,不由得一怔,一个是白脸曹操,而另一个却是黑脸张飞。而且这面具质量也太差了,他已经闻到了塑料的味道,这在外面也就一块钱一个。

    “先生,进这里必须要带上面具。”陈汉龙解释。

    “这里的主人还真够谨慎的。”楚寻笑了笑,拿过黑脸张飞面具戴上。

    陈汉龙一怔,心里暗道先生拿错了吧?不过他没敢多问,带上白脸曹操的面具,车子继续前行。

    大概走了两百米,车子再次被人拦下。

    降下车窗,大汉递进来两张扑克牌,一张红心j,和一张黑桃k。扑克牌的材质很普通,就是外面两块钱一副那种。

    陈汉龙接过来心里腹诽,这也太草率了。咬牙递出去十万块钱。

    “这是什么意思?”楚寻问道。

    “这是通行证,跟门票一样。”陈汉龙满脸无奈的解释道。

    楚寻心里一阵好笑,花十万买两张普通扑克牌,这里的主人还真挺有意思的。

    大概十分钟,车子被一栋普通民房挡住去路。

    黑暗中走出两名大汉,示意两人下车。

    两人下车后,其中一个大汉示意两人跟他走。

    走进眼前的普通民宅,院子里杂草丛生,一片荒凉,可楚寻知道,周围隐藏着不下十个人。

    大汉一直沉默,带着两人走进一间民房,伸手一推那扇快要坠落的窗户。

    “咯吱!”

    机械摩擦声,挨近墙根的地面石板收缩,露出一个两人并行的通道。

    陈汉龙张了张嘴,看来他是被惊到了。

    大汉示意两人下去。

    陈汉龙本想先下去的,楚寻比他快了一步,他知道这是楚寻在刻意保护他,心里不禁感激。

    沿着石阶一路向下,每隔十几米就有两名彪形大汉把守。

    大概走了十分钟左右,一道三米多高两米多宽的大门拦住去路,两名守门的大汉推开大门。顿时两人眼前一亮。

    通过大门看向里面,只见灯火通明,人头攒动,吆喝声此起彼伏,美艳的兔女郎游走在人群中穿梭。

    两人走进去,这个地下世界竟有上千平方,装修豪华考究,犹如豪华的地下宫殿。

    “先生,我们玩什么?”陈汉龙悄声询问。

    这里轮盘,骰子,扑克,麻将应有尽有。

    “骰子。”楚寻说道。

    “先生稍等,我去换筹码。”

    “这里最小的筹码是多少?”

    陈汉龙拉住一个路过的兔女郎询问后得知这里的筹码最小的是五百。兔女郎热情的带着陈汉龙去兑换筹码,拉一个客人多兑换筹码她们就有提成,客人大方的话再赏点就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

    可看到陈汉龙就兑换了五百的筹码,兔女郎差点把眼珠子鼓出来,高耸的胸脯一起一伏,极力压制着骂人的冲动。但不代表心里不骂,这是哪来的土鳖?她在这里这么久,从来没见过只兑换五百筹码的,严格说来从赌场建成那天起,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奇葩。

    陈汉龙也很无奈,注意到兔女郎掩饰不住的鄙夷,隐藏在面具下的老脸一红,这一刻他才意识到这个面具一万块钱真不贵,最起码能遮羞。他来的时候可是带了好几个亿,可楚寻让他兑换最小的筹码,他有什么办法?

    兔女郎看没什么油水可捞,理也不理陈汉龙,扭着柳腰摆着兔尾巴走了。

    陈汉龙拿着五百的筹码,感觉像是所有人都在嘲笑他。

    “先生,要不我们多兑换点吧?”陈汉龙小心翼翼的建议。

    楚寻没搭理他,转身走到掷骰子的赌桌前。

    掷骰子的玩法很简单,赌大小翻倍赔偿!

    荷官是个年轻人,小眼睛薄嘴唇,嘴边有一个痦子,这是薄情寡义之相。他拿起骰盅飞快的摇动着,手法很普通,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押大押小,买定离手。”

    赌客纷纷叫嚷着下注。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荷官又喊了两声。

    等赌客都下好注,手离开台面后,他手里的骰盅落下。

    就在骰盅落到桌面的瞬间,楚寻手中的五百筹码飞出,准确的落在小字上面。

    荷官不由得看了他一眼,然后猛的打开骰盅。

    “一二三,小。”

    顿时押小的人一片欢呼声,押大的却忍不住叹息抱怨。

    楚寻不动声色的拿起属于他的一千筹码。

    “四六六,大!”

    “一一三,小!”

    “五六七,大!”

    ……

    楚寻面前的筹码越来越多。

    荷官不时的看向楚寻,神色不复之前的淡定。

    “快押快押,买定离手!”荷官喊道。

    这时却没有一个人下注,而是都看着楚寻,因为赌客也发现了,楚寻没失手过,所以他们都开始跟风,楚寻押那个他们就跟着押,一准能赢。

    此时楚寻面前已经从五百筹码变成了五十多万。

    楚寻将五十万筹码推了出去。

    众赌客不禁惊呼,因为楚寻押的不是大也不是小,而是庄。

    庄代表豹子,比如三个骰子点数一样。只要摇出豹子,庄家通吃。如果有人运气好刚好押庄,赔偿可是五倍。但押庄太冒险了,出豹子的几率太小了。

    赌客们不禁犯了难,到底要不要跟?

    荷官眼底闪过一抹讥讽,心里暗道:“不管你是高手还运气好,这次全部吐出来吧!”

    荷官的手碰到骰盅,被台面挡住的脚却悄悄踩下一个按钮,感觉到骰盅微微一震,他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得意。然后他猛的打开骰盅。

    骰盅打开,荷官嘴角的笑容瞬间凝固,眼神呆滞的看着那三个红点。

    “三个一,豹子。”

    有赌客忍不住惊呼出声,紧接着一片哗然。

    赌客们捶胸顿足,后悔没有跟着楚寻下注。

    陈汉龙笑的像个二傻子,虽然他很有钱,但亲眼看着五百块变成几百万还是很刺激的,而且他知道这笔钱将如同滚雪球,越滚越大。

    荷官却如丧考妣,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他想不明白,明明暗中动过手脚了,为什么会没用?而且这次没有赌客下注,那就意味着,他这一把输了赌场二百五十万。赌场不是慈善机构,如果他不把这些钱赢回来,后果很严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