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四十三章 大祸临头!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一招解决病鬼,让毒蛇所有成员噤若寒蝉!

    “黑蝎,出来吧!”

    楚寻一声爆喝,真元之力席卷而出,震的四周建筑瑟瑟颤抖。

    毒蝎成员更是被震得头晕眼花,更有甚者则直接被震的昏死过去。

    黑蝎是毒蝎组织真正的首领,在旁边的一个房间中,一道隐晦的气息蛰伏。但却躲不过楚寻的神念锁定。

    随着楚寻的爆喝,一直蛰伏的黑蝎再也按耐不住,冲破窗户跳出院外,速度不减,朝着墙外掠去。

    楚寻也不阻拦,冷眼看着他逃窜。

    “砰!”

    黑蝎跃上墙头,谁知墙外凭空生起一道屏障,黑蝎不察一头撞上去被震了回来。

    “你逃的掉吗?”

    楚寻淡漠的说道。他在周围已经布置了隔绝法阵,没人逃的出去。

    黑蝎落地摇摇撞的发晕的脑袋,眼神y狠的看向楚寻。他可是先天七层的高手,竟弄得如此狼狈。

    楚寻冷哼一声,身体突然拔高,如鹰击长空,当头一掌朝着黑蝎拍下。真元之力席卷而出,练气后期的修为彻底施展开来。

    “轰!”

    地面炸开,犹如旱雷炸开震耳欲聋,地面更是颤抖不止。

    尘土散尽,毒蝎成员吓得魂不附体,胆肝欲裂。

    只见他们的头颈黑蝎陷进地面,整个人被一掌拍成烂泥,死的不能再死。

    “九幽,杀无赦!”

    楚寻声音冷漠,不带丝毫感情。

    “吼!”

    响彻天际的嘶吼声响起,九幽落到地面摇身一变恢复本体。

    脑袋横扫,数十名毒蝎成员被撞飞,落地后筋断骨折,五脏六腑移位,气息全无。

    巨大的尾巴扬起,如同拍苍蝇一般,血r横飞。

    身子一滚,如压路机碾压而过,血y喷洒染红地面。

    整个院子彻底变成人间炼狱,有法阵阻挡,连逃跑都是奢望。面对九幽这种史前怪兽,他们更是连逃跑的勇气都失去了,只能眼睁睁的等死。

    顷刻之间,满地残骸,鲜血染红了地面,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楚寻神情不变,身上的杀气凝聚不散,神念横扫确定没有留下活口。这才挥手撤掉法阵,带着九幽踏着夜色离去。

    ……

    ……

    另一边,鬼老处理完毒蝎成员的尸体后返回紫竹林会所,发现陈汉龙还在。

    “陈老弟,这次的事情麻烦你一定要在先生面前替我美言几句,哥哥我感激不尽,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郑广义一手端着酒,一手热情的拉着陈汉龙诉说着。

    这次他本来想拍楚寻马p,这才邀请唐文言夫妇参加宴会,却没想到唐柔挨了一巴掌。

    陈汉龙醉眼朦胧,喝的有点多了,拍着郑广义的胳膊大声道:“你放心,我保证替你在先生面前说好话。”

    这时,一道嗤笑声从门口传来。

    两人闻声望去,只见鬼老从门外走进来。

    “老头,你笑什么?”陈汉龙瞪着鬼老问。

    “我笑你自己闯下大祸都不知道,还在这里大言不惭替别人求情。”鬼老满脸嘲讽的说道。

    “老东西,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我能有什么大祸?有先生在,就是天王老子我也不放在眼里。”陈汉龙脚步踉跄,大声嚷道。

    “那如果这个大祸来自先生呢?”鬼老冷笑连连。

    “放p。”陈汉龙呸了一口,“你这老东西,咒我是不是?”

    “你既然不信,就当我没说,你就等着先生来找你吧。”鬼老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你等等,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不然别想走。”陈汉龙挡住鬼老不让他走。

    “你不是不相信吗?还拦着我做什么?而且我现在不想说了。”鬼老老神在在,他不相信事关楚寻陈汉龙能不着急。

    不过陈汉龙却没继续纠缠,而是盯着鬼老的手惊呼:“保命玉牌?”

    鬼老低头看看手里把玩的玉牌,诧异的问道:“你认识这个玉牌?”

    陈汉龙一愣,然后眼神一闪,摇摇头,笑道:“我看错了,不过这块玉质挺好的,哈哈……”

    这次不止鬼老,一旁的郑广义都有些鄙视陈汉龙。看他嘴角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眼神炙热的快把玉牌融化了,觊觎之心溢于言表,还敢说自己不认识,看错了。

    鬼老心里鄙视,但脸色不改,“我也觉得这玉质挺好的。”

    “老爷子,我这人没别的爱好,就是天生喜欢玉,要不你割爱把这个玉牌卖给我吧,我愿意出价五千万,你觉得怎么样?是不是很划算?”陈汉龙故作随意的笑着说。

    鬼老身子一震,没想到陈汉龙出手就是五千万?不过由此看来,这玉牌的功效难以想象,要不以陈汉龙这个j商的n性,怎么可能出这么多钱?

    郑广义也是满脸难以置信,要不是陈汉龙垂涎三尺的表情,他差点都相信陈汉龙是真的喜欢玉了。

    鬼老假装思考了一会,然后在陈汉龙热切的眼神下鄙夷的说道:“不卖。”

    这才轮到陈汉龙惊讶了,“老东西,五千万啊?你是不是傻?”

    鬼老气的嘴角抽搐,这人太无耻了,买的时候叫他一声老爷子。听到自己不卖直接喊老东西。

    “陈汉龙,你以为全世界就你聪明,如果这东西的价值不是超越了五千万,你会出那么多钱?你一个无赖流氓还说你爱玉,这种鬼话你自己相信吗?”鬼老毫不掩饰的鄙夷道。

    陈汉龙老脸一红,知道自己被戏弄了,“老东西,你敢耍我?”

    “耍你咋了?不服来比划比划。不过,看你这怂样就知道你不敢。”鬼老挑衅道,他早就想收拾陈汉龙这个不懂尊老的流氓无赖了。

    “老东西,你是不是皮痒痒?老子给你松松……”说着,陈汉龙猛的一拳直击鬼老的胸口。

    鬼老面带不屑,就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敢动手,正准备一巴掌拍飞陈汉龙的时候,突然异象突起。

    只见他身前凭空出现一片屏障,涟漪流动。

    “嘭!”

    陈汉龙一拳击在屏障之上,光华流转。陈汉龙惨叫着倒飞回去。

    “咔嚓……哗啦……”

    一张玻璃桌被陈汉龙生生压碎,痛的鬼哭狼嚎。

    郑广义惊骇的看着鬼老,这老人太恐怖了。

    其实鬼老更震惊,这根本不是他的力量。思绪一转,低头看向手里的玉牌,难道是它?

    鬼老大步走过去,一把揪起陈汉龙。

    “老东西,快放手,我不打了……”陈汉龙叫嚷着,疼的呲牙咧嘴,心里更是后悔的要死,忘了鬼老身怀保命玉牌了。

    “陈汉龙,刚才是不是它的作用?”鬼老扬起手里的玉牌。

    陈汉龙眼神炙热,猛的伸手去抢。

    “死性不改。”鬼老一甩手,陈汉龙近两百斤的身子被扔出去,落在大厅中间。

    “哎呦……老东西,你想摔死我啊!”陈汉龙惨叫着。

    其实他根本没受伤,他在楚寻的别墅经过灵气滋润,又喝过仙灵y原y,身体比牛还结实。

    “陈汉龙,我知道你认识这玉牌,那你也应该清楚这玉牌是谁赐给我的?那么,你好好想想我之前说的话,你真的大祸临头了。”

    陈汉龙眼神一闪,不由得看向郑广义。只见郑广义也点点头,他心里不由得一突,“老东西,说的是真的?”

    鬼老却冷哼一声,不做理会!心里暗自得意,看谁着急?

    郑广义不停地给陈汉龙使眼色。

    陈汉龙也不傻,知道鬼老别扭什么,谄笑着道:“老爷子,老先生,麻烦您老松松金口告诉小的吧。”

    鬼老看了他一眼,心里暗爽,却故意板起脸,冷声道:“你先告诉我这玉牌的功效。”

    “功效刚才你不都看见了吗?”陈汉龙不爽的说道。

    “我要知道全部。”鬼老说道,“如果你不想说就算了。”说完,假装要离开。

    “等等,老爷子,我说还不行吗?”陈汉龙满脸别扭,开始详说玉牌的功效。

    当陈汉龙说完,郑广义有些懵,这东西可以保命,连子弹都挡得住,太不可思议了?心里不由得暗自羡慕鬼老,走了这块玉牌,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

    鬼老则是老脸狂喜,小心翼翼的将玉牌贴身收好。这玉牌太珍贵了,他打算送给花轻舞。这样以后遇到危险,就算他挡不住,花轻舞也有自保之力。

    “老先生,亲爷爷……这下你可以说了吧?”陈汉龙哀求道。

    鬼老看向他,开口道:“你还记得给唐小姐的仙灵y吗?”

    “记得啊!这怎么了?先生总不会因为这个处罚我吧?”陈汉龙不解。

    “蠢货,亏你还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些年,不知道财不外露的道理吗?你就没想过仙灵y这么宝贵,唐小姐一介弱女子能保的住吗?”

    “你什么意思?”陈汉龙心里一突,有种不好的预感。

    鬼老冷哼一声,道:“你把仙灵y送给唐小姐后就被有心人盯上了,而且在半路就对唐小姐一家下手了。”

    陈汉龙再也顾不上装死,腾地从地上蹦起来。

    “这人是谁?老子杀他全家。”

    “主使之人我已经解决了,至于动手的人我可以告诉你,是毒蝎组织。”鬼老说道。

    “毒蝎组织。”陈汉龙惊叫,额头的冷汗唰的就流下来了。

    郑广义也是脸色骤变。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岂会不知道毒蝎组织?

    “你们放心,唐小姐现在没事,很安全。”鬼老说道。

    “噗通!”

    陈汉龙走过去跪在鬼老面前。

    “谢谢你救了唐小姐,这份恩情我陈汉龙永生不忘。”鬼老救了唐柔,就相当于间接救了他的命。他虽然浑,但大是大非面前绝不含糊。

    鬼老却摇摇头,“不是我救的唐小姐,是先生亲至。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陈汉龙听完,差点昏死过去,连先生都出动了,后背的衣服被冷汗浸透,一下子瘫在地上,脸色惨白。

    刚才还大言不惭的要帮郑广义求情,现在却自身难保。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