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三十八章 是友非敌!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陈汉龙看着唐柔粉嫩的脸上那明显的五指印,心脏都吓得停了半拍!

    “唐小姐,这是先生配置的一种神奇药水,名为仙灵液,请你试试。”

    陈汉龙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小小的玉瓶,双手递过去。

    “谢谢!”

    听说是楚寻配置的,唐柔道谢后接过去。

    “柔柔,给我吧。”

    宋慈拿过玉瓶,女孩子的脸多宝贵,岂能乱抹东西?

    拧开盖看了看,跟水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她闻了一下,顿时感觉神清气爽,脸上不由得浮现出惊讶之色。

    “唐小姐放心,你知道先生不会害你。”陈汉龙道。

    唐柔轻轻点头,转头拿过宋慈手里的玉瓶,用指尖沾了些许,轻轻涂抹在脸上。

    只觉得脸上一片清凉,很是舒服,挨打后的那种火辣辣的感觉瞬间消失了。

    唐柔没注意,周围的人全是一副见鬼的模样。

    她自己看不见,但周围的人看的清清楚楚,仙灵液抹上去,她脸上的红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片刻消肿化淤,肌肤恢复如初。不对,好像比之前更为光滑水嫩。

    “柔柔……”

    宋慈张开嘴,却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唐柔看到妈妈震惊的眼神,还以为自己的脸出现了什么问题?急忙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拿出化妆镜。

    结果一看之下,整个人愣在当场。

    现场死一般寂静!

    所有人都在思考一个问题,那位神秘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能配置出如此神奇的药水。

    良久之后,郑广义不由得感叹,“太神奇了!”

    众人纷纷点头!

    陈汉龙松了口气,他本来打算借今天的机会推广仙灵液的,却没想到随身携带了三瓶却派上了大用场。

    “陈老弟,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郑广义好奇的问道。

    其他人也竖起耳朵,他们大多是商场老油条,早已看出仙灵液的商机。

    “这是仙灵液,是先生配置的,分为三个等级……唐小姐用的就是原液……”

    陈汉龙把仙灵液的功效和价格介绍了一遍。

    唐柔听说她手里这个小玉瓶中的东西价值500万美金,差点吓得掉地上。

    周围的大多数人却是眼神炙热,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仙灵液掀起的热潮,以及带来的巨大利润。

    “陈老弟,你看……”

    郑广义刚开口就被陈汉龙打断。

    “郑董,别说我没提醒你,唐小姐虽然现在无恙,但受了这么大屈辱,先生那边你得想好怎么交代?若是先生发起火来,神仙可都救不了你!”

    郑广义有些高兴过头了,陈汉龙的话犹如当头一盆冷水浇醒了他,想到楚寻,下意识的打个寒颤。

    “还请陈老弟不吝指教,到底怎样才能让先生满意?”郑广义虚心请教,毕竟陈汉龙跟着楚寻的时间最长。

    “郑董,陈董,我们愿意向唐小姐道歉……”

    胡进父子早已经吓瘫了,磕巴着说道。

    “道歉?”陈汉龙冷笑连连,“你以为道歉就没事了?我看你还是拿出点诚意,比如说那只手打的,就剁了那只手。”

    胡进脸色骤然变得煞白,胡文更是不堪,脸色一片死灰。

    周围的人暗自心惊,陈汉龙不愧是混黑的,动则就要别人断胳膊断腿。

    “爸,救我……我不想变成残废……”胡文吓得身如筛糠,别人说这话他还有勇气反驳,可说这话的是陈汉龙,古江市的黑道大佬,他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胡进目光求助的看向周围平时跟他称兄道弟的几个人。

    可这几个人纷纷移开目光看向别处。

    胡进彻底绝望了,完了,他们父子今天彻底完了。

    ……

    “哼,断手断脚都是轻的。胆敢冒犯先生,这样的人就应该剁碎了去喂狗。”

    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响彻大厅。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位脸色阴翳的老人站在宴会厅门口。

    可紧接着,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老人已出现在唐柔面前。

    “鬼老见过唐小姐。”老人微微弯腰。

    “老爷爷,你好!”

    唐柔乖巧的回应,今天太多人向她问好,唐柔有点晕乎。

    “唐小姐喊我鬼老就好。”

    鬼老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对这句老爷爷还是很受用。

    “给我滚到一边去,别脏了唐小姐的眼睛。”

    古老转身,猛的一掌拍出,然后又是迅猛的一脚。

    胡进父子俩惨叫着翻飞出去,摔在宴会厅的角落。

    众人不由得倒退,这位老人太恐怖了,一拳一脚就把两个成年人打飞出去十几米。

    就在众人暗自猜测鬼老身份的时候,郑广义却大感意外,这位老人他在楚寻别墅前见过,当时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你认识他?”陈汉龙发现郑广义神色异样,悄声询问。

    郑广义把在楚寻别墅前见过老人的事说了一遍。

    陈汉龙微微点头,如此看来老人是友非敌!

    鬼老转身,朝着唐柔微微欠身,“惊扰到唐小姐了,有人让我给你送来一样东西。”说着,鬼老手一翻多出一个精致的木盒递过去。

    唐柔抽搐了一下,接过木盒,心里好奇,不由得问道:“老爷爷,我能打开吗?”

    “当然可以。”鬼老回道。

    小心的打开木盒,里面躺着一张小小的卡片,散发着高贵的紫色,上面印着美丽的图案,很是好看,唐柔不由得轻轻拿起来。

    “这是……紫卡……”有人惊呼!

    “真的是紫卡,紫竹林最顶级的紫卡!”

    “天呐!终于看到传说中的紫卡了,这恐怕是紫竹林送出的第一张紫卡吧?”

    众人纷纷惊呼!

    陈汉龙和郑广义也是一脸呆滞。

    “唐小姐,这两人要怎么处置?”鬼老开口道。

    唐柔咬咬嘴唇,很是为难,她天性善良,看到胡进父子已经很惨了,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

    “唐小姐如果为难,此事可以交由我来办。”陈汉龙站出来说道。

    “陈汉龙,此事发生在我紫竹林会所,理应有我们帮唐小姐处置,就不劳烦你了。”鬼老不愿意了。

    “鬼老这话错了,唐小姐乃是先生关心的人,既然事关先生,那我就义不容辞!先生的事就是我的事。”陈汉龙毫不退让,这事要是办的漂亮,在楚寻面前绝对是大功一件。

    “陈汉龙,你的脸皮还真厚,什么先生的事就是你的事?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你能代表先生吗?”鬼老不屑的说道。

    “老东西,我什么时候说可以代表先生了,你少在这里挑事,今天这事我管定了。”陈汉龙玩起来浑的。

    一句老东西气得鬼老眼皮抽搐,“你个不懂礼貌的奶娃娃,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

    “你要是不怕先生一巴掌把你拍成肉泥,你尽管动手。”陈汉龙才不怕,挺着胸膛挑衅道。

    这老人虽然装的挺严肃,但话里话外都在讨好唐柔,肯定是知道楚寻的手段,也知道他们的关系,要不然也不会跟他啰嗦半天。

    想抢功?门都没有。

    玩浑的,鬼老岂是陈汉龙的对手?几句话就被气得额头青筋直冒。

    “老东西,赶紧回去吧!”陈汉龙料定鬼老不敢动手,嚣张的挑衅。

    鬼老气得直哼哼,指指陈汉龙,“你小子给我等着。”

    说完朝唐柔一欠身,“唐小姐,我先告辞了!”

    “老爷爷再见!”

    鬼老点点头,朝着陈汉龙哼了一声,大步朝门外走去。

    陈汉龙得意的扬起头,心想紫竹林会所咋了?大爷就撒野了,你敢咬我?

    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就阴沉下来。

    这件事关系到楚寻,他可不敢有丝毫轻视之心。

    “唐小姐,你请先回吧!今天的事我和郑董绝对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郑广义满脸感激,陈汉龙这是把功劳分了他一半。

    唐柔早就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了,朝着陈汉龙和郑广义点点头。

    “那就劳烦陈先生和郑先生了。”

    “唐小姐客气了!如果有今后有什么困难,尽管可以来找我。”郑广义说道。

    “谢谢!那我们先走了。”

    唐柔道谢。

    “郑董,再见!”

    唐文言和宋慈同声说道。

    “唐经理,稍等一下!”镇广义喊住唐文言。

    “郑董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唐文言停下脚步,回过身。

    “那个……”郑广义沉吟了一下,“唐经理,胡进已经不是总经理了,可总经理一职不能空缺,你在公司时间也不短了,各方面能力有目共睹,我觉得很适合总经理这个职位!”

    唐文言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这段时间为了副总的职位可谓是挖空心思,没想到转眼却成了总经理,而且还是郑广义亲自任命。

    宋慈脸色大喜,他毕竟是女人,自己老公的职位越高,她出去越有面子。拽拽唐文言的衣襟,悄声提醒,“还愣着干什么?快谢谢郑董。”

    唐文言惊醒,神色激动,“谢谢郑董,谢谢郑董,我保证好好工作,不让郑董失望。”

    郑广义不敢托大,暗叹:“唐文言生了个好女儿,有楚寻在,别说一个小小的总经理,就算成立一个家族也是轻而易举。”

    郑广义笑着鼓励了唐文言几句。

    ……

    ……

    回去的路上,唐文言通过后视镜不断打量后面的女儿。

    他不傻,之所以能坐上总经理的位置,完全是托女儿背后那个神秘先生的福。

    宋慈注意到唐文言欲言又止的举动,其实她心里也很明白。

    “柔柔,妈妈问你件事?”宋慈小心翼翼的开口。

    “妈妈,什么事啊?”唐柔疑惑道。

    “那个……那个先生到底是谁啊?”

    “先生就是楚寻哥哥呀!”唐柔随意的说道。

    唐文言手一抖,车子差点撞上路边的护栏,还好他反应快,死死的踩住刹车才没有撞上去。

    夫妻俩相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底的惊骇!

    “柔柔,你说那个神秘先生就是小寻?”唐文言不确定的问道。

    “对呀!”唐柔理所当然的点头说道。

    唐文言愣了半响,不由得苦笑一声,他觉得自己此时就像个小丑。

    楚寻之前说的那些话在他耳畔回响,他一直以为楚寻是在空口说大话。

    原来他已经站在了自己无法企及的高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