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仙帝楚寻 二十四章 杀子之仇!

时间:2018-11-08作者:修果

    “老二,父亲在这里,注意你的态度。”白仁安厉声道。“再说了,李医生如果受伤,谁来负责父亲的健康?”

    白仁安这番话在借势,借白老太爷的势来打压白仁杰。

    一股强烈的恨意在白仁杰心里蔓延,但他却松开李医生的衣领。

    一个想要攀顶,站在塔尖的人,不但要忍别人所不能忍,还要懂得审视适度。

    “爸,救我……”鲜血不断渗出,虽然量小,但也经不住长时间流。白泽的精神已经被摧毁了,只剩下求生的欲望。

    “爸这就送你去医院。”

    “等一下!”

    白仁安阻拦,他还有些事没问,比如护卫队的人呢?

    白仁杰拳头紧攥着,阴冷的盯着白仁安。

    “救人要紧!”

    白老太爷开口了。

    没人会去傻到反驳白老太爷的话。

    “还愣着干什么,快来搭把手。”白仁杰朝着一旁的保镖吼道。

    两名保镖急忙走过来,去抬白泽。

    “轰!”

    就在两名保镖刚碰到白泽的时候,白泽整个人突然炸开,爆成一片血雾。

    两名保镖凄厉的惨叫起来,因为他们的双手也连带着化成血雾。

    一屋子人满脸惊惧。

    白仁杰离白泽最近,血雾几乎将他染成红色。

    除了惨叫的保镖,其他人都是眼神惊恐,面无人色。

    “救人。”

    白老太爷最先反应过来,吩咐其他保镖救人。

    两个受伤的保镖很快被抬走,李医生也跟着去了。

    现场只剩下白家父子四人。

    “父亲……”

    白仁安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仿佛一片阴云笼罩着四人。

    白老太爷寿宴上诡异死亡的医生,眼前化为血雾的白泽,这种诡异的死法让人骨子里生出一股寒意。

    “二哥,你没事吧?”

    随着白仁熊的话,白老太爷和白仁安也看向白仁杰。

    只见白仁杰僵立在原地,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不悲不喜,就叫呼吸好像都消失了。

    “仁杰!”

    白老爷子担忧的看着他,亲生儿子在眼前化成血雾,任谁都会疯的。

    就在这时,白仁杰眨了一下眼睛,然后摸了一下脸,看着手上沾染的血液愣了一会,然后放进嘴里。

    看到这一幕,连白老太爷都不禁打个寒颤。

    “甜的!”

    白仁杰笑着说道。

    只是这笑容太瘆人,让人起鸡皮疙瘩。

    “大哥,你要尝尝吗?”白仁杰举起沾着血的手。

    白仁杰喉咙一阵蠕动,别过头去。

    “真的是甜的……哈哈……”

    白仁杰大笑着离去。

    “哎!”

    白老爷子叹口气,看来白泽的死对二儿子打击太大了。

    “老大,他毕竟是你的亲兄弟。”白老太爷说了一句,然后脚步沉重的走了。

    白仁熊看了一眼白仁安,眼底闪过别具意味的光芒。

    这时,一个保镖大步跑来。

    “二爷带着王松少爷走了。”

    白仁安皱眉,挥手示意保镖退下。

    “二哥这是在为小泽报仇吗?”白仁熊问了一句。

    白仁安点头道:“让他发泄一下也好。”

    其实心里则在冷笑,王松只是个外姓人而已,死不足惜。但白泽死了,也算绝了白仁杰的后路。

    他们都认为,白仁杰带走王松,是为了给白泽报仇,毕竟对方的目标一直是王松。

    ……

    ……

    龙鹰会总部外,一辆黑色轿车驶来,深更半夜竟然没开车灯。

    直到靠近大门十米龙鹰会的人才发现。

    “什么人?”

    两个龙鹰会的成员上前询问。

    车窗降下,开车的人竟是白仁杰。

    “告诉陈汉龙和孙鹰,就说白仁杰求见。”

    “白家的人,你还敢来我们龙鹰会?”

    得知这人是白仁杰,龙鹰会的兄弟怒火中烧,就在几个小时前,他们近百号人死伤在白家的护卫队手里。

    但白仁杰是什么身份,虽然有仇,他们也不敢擅自做主杀了白仁杰,虽然他们很想这么做。

    但家有家法,帮有帮规。

    最后,他们还是把白仁杰的请求传了进去。

    ……

    “白仁杰?”

    听到下面人的汇报,孙鹰腾地站起身。

    “白仁杰这个时候来我们龙鹰会做什么?”陈汉龙心中疑惑。

    “管他来做什么?直接杀了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孙鹰怒道。

    陈汉龙-根本懒得搭理这个憨货,扭头看向楚寻,“先生怎么看?”

    “见了不就知道了。”楚寻淡淡的说道。

    陈汉龙暗骂自己糊涂,想要知道直接见面问不就成了。当下示意人去带白仁杰过来。

    没多时,白仁杰跟着龙鹰会的成员走来。

    “白二爷,欢迎欢迎!”陈汉龙拱拱手。

    他和白仁杰有过数面之缘。

    白仁杰也拱拱手,道:“深夜拜访,希望没有打扰到陈老弟你。”

    “前半夜已经被打扰了,后半夜也就无所谓了。”陈汉龙笑道。

    白仁杰笑了笑,像是没听懂陈汉龙话里的意思。

    “姓白的,你来我们龙鹰会干什么?别说你们白家护卫队偷袭我龙鹰会的事你不知道?你现在还敢来我龙鹰会,真不怕老子杀了你?”孙鹰就没陈汉龙那么客气了,直接指着白仁杰鼻子大吼。

    白仁杰眼底闪过一丝怒意,但很快被他隐藏起来。

    “我白家护卫队今夜偷袭你们,这事我知道,而且很支持,因为我要救我的儿子。”

    “你们抓了我儿子,难道不需要付出代价吗?真当我白家无人吗?”

    想到死去的儿子,白仁杰的声音带着怒意。

    白泽化为血雾,连骨灰都没有留下。

    “姓白的,你说的代价就是我龙鹰会几十号兄弟的性命吗?”陈汉龙同样发怒。

    白仁杰顿了顿,调理了一下思绪,开口道:“陈老弟,我今天来不是算旧账的,我是寻求合作的。”

    “合作?”陈汉龙大感疑惑,“我们能合作什么?”

    白仁杰眼神一闪,低声道:“我要报仇。”

    “报什么仇?”陈汉龙更为疑惑了。

    白仁杰咬咬牙,沉声道:“杀子之仇,我要为白泽报仇。”

    陈汉龙一愣,道:“白泽死了?”

    孙鹰和泰坦也大感意外。

    “是,他化成了血雾,砰的一声,什么都没有了。”白仁杰声音嘶哑。

    陈汉龙和孙鹰,还有泰坦同时想到了楚寻。只有楚寻才有这样的手段。

    泰坦更是激动的流下泪水,“妹妹,你的仇报了。”

    陈汉龙突然想到白仁杰说的报仇,如果这样,他的仇人不就是楚寻吗?既然如此,说什么也不能让他离开龙鹰会了。

    “白二爷认为是谁杀了你儿子?”陈汉龙试探白仁杰知不知道楚寻。

    白仁杰看了一眼陈汉龙,露出古怪的意味,开口道:“杀我儿子的人是白仁安。”

    “什么?”

    陈汉龙这次真的震惊了。

    白仁安不是白仁杰的大哥吗?而且白泽是楚寻杀的啊!

    这个凶手怎么会变成白仁安?

    “我知道陈老弟身后有位高人,能让我见一下他吗?”

    白仁杰话音落下,陈汉龙眼睛就眯了起来,冷笑道:“你想找死?”

    “陈老弟误会了,虽然我对这位高人不了解,但从医生到我儿白泽的死法来看,我若找他报仇,就是在找死。我要见这位高人是为了另一件事。”

    不等陈汉龙说话,白仁杰继续说道:“我要见这位高人绝无恶意,而且我还给他带了一份礼物,相信他会喜欢的。”

    陈汉龙踌躇了一下。

    就在这时,楚寻从后面慢慢渡步出来。刚才白仁杰进来的时候,他隐藏了起来。

    “先生!”

    陈汉龙赶紧行礼,孙鹰和泰坦也不敢怠慢。

    白仁杰有些吃惊,他从医生口中得知楚寻是位年轻人,但这也太年轻了,根本就像个大学生。

    而且,自己的儿子就是死在此人手上。

    “你找我?”楚寻看向白仁杰。

    白仁杰整理好思绪,微微弯腰道:“先生好!”

    他看陈汉龙这么称呼,心里虽然怪异,但也有样学样。

    “说你的目的。”楚寻淡淡的说道。

    白仁杰微怒,楚寻的语气太居高临下了。

    “我想请你助我报仇,事成之后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白仁杰说道,楚寻的杀人手段怪异,正是他现在需要的,他要让白仁安神不知鬼不觉的死掉。

    陈汉龙和孙鹰都是脸色一怒,白仁杰这话太不客气了。

    楚寻是什么人?那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竟敢让先生为你服务,信不信老子把你脑袋拧下来。”泰坦两米高的庞大身子欺压过来,一把揪住白仁杰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

    楚寻摆摆手,示意泰坦放手。

    “妈的,说话小心点,我可不管你是什么白家二爷。再敢对先生不敬,小心你的脑袋。”

    泰坦一松手,白仁杰差点跌倒。

    白仁杰摸-摸脖子,眼神阴翳的看了泰坦一眼。

    “你想杀你大哥?为什么?”楚寻问道。

    “因为如果不是他,我儿白泽就不会死。”白仁杰恨声道。

    如果不是白仁安处处阻拦不愿交出王松,还故意拖延时间不让护卫队出动,白泽又怎么会死的那么凄惨。

    “如果我帮了你,你能控制整个白家吗?”楚寻语气平静,但眼底带着嘲弄。

    白仁杰身子瞬间绷紧,楚寻的目光让他有种无所遁形的窒息感。在这种目光下,他有种被看透的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