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界狂神 第106章 生或死

时间:2018-07-09作者:暗黑无相

    “哼!”

    随着一声冷哼响起,原本就极为寒冷的气温变得更加的低,肉眼可见张扬身前的空气开始结冰。

    黑色的剑光很快,但是空气结冰的速度也很快,在剑还离张扬不到一丈距离时,黑色的剑光被冻在了空中。

    与主人的打扮一样,这是一把黑色的剑。

    “咔嚓!”

    黑剑脱离冰封飞了出去,不过却是反方向。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道身影破冰而出,追随着黑剑而去,速度竟然丝毫不亚于飞剑。

    剑才回到黑衣男子手中,他便看到张扬的身影也出现在了身前。

    他急忙用手接住剑,接着剑光一闪,向张扬斩去。

    他没想到张扬在一瞬间便近了他身子,更没想到张扬不同于普通的剑仙,竟然选择近身战,这让他的御剑术完全没了用武之地。

    当然,剑仙就算是用手执剑战斗,威力也是远远大于普通剑修。

    砰!

    张扬举拳便砸,一拳直接轰在了飞剑上,发出了金铁交击的声音。

    恐怖的力道自剑身上传来,令得黑衣男子的手臂抖动不已,他不禁向后退了几步。

    刷!

    黑衣男子一言不发,手在胸前划过,一排黑色的剑便浮现在他身前。

    这是剑仙的标志,剑影分身术!

    “去!”

    他一声轻喝,所有的飞剑突然没入了空气中。

    当这些飞剑再次出现时,它们已然组成了一个飞剑牢笼,除了地上的泥土之外,张扬周身几乎都是剑影。

    “杀!”

    随着黑衣男子的命令,剑影中不时有飞剑刺落下来,飞剑速度极快,出剑时机也不可捕捉。

    “这就是你的本事?”张扬冷笑,依然举拳相迎。

    他现在同时身具霸体和风雷诀,无论是肉身的强硬程度还是出手速度,都是一等一的存在。

    “砰!”

    飞剑落下,便立即被张扬崩飞,无一例外。

    黑衣男子神色渐渐沉重,道:“你竟然是个炼体士!”

    宗逸才只告诉他,张扬是一名年轻的剑仙,其他的并未说清楚。

    而他本身又不关注时事,自然也不知道张扬其实是以炼体术出名的。

    张扬并没有回答他,双脚往地上一蹬,整个人突然间化成了一道红蓝紫三色闪电旋风。

    这是目前他能够发挥出的风雷诀最强形态,但对付剑仙足矣。

    轰!

    张扬一拳将飞剑所组成的牢笼轰开了一个口子,直逼黑衣男子本体而去。

    “回!”

    见识到了张扬的炼体术,黑衣男子也不敢再托大,急忙让飞剑回防。

    所有剑影还原成了一柄黑色的飞剑,急速回转,直指张扬后心。

    “破!”

    张扬突然转身,拳头上有风雷之声,直击飞剑。

    结果是令人惊心的,飞剑被张扬一拳击中之后,失去了灵气,所有光芒都黯淡下去,宛如破铜烂铁一般。

    “你……”黑衣男子闷哼一声,眼中出现了惊恐之色。

    张扬没有废话,身体再次化成闪电旋风,转瞬间便到了黑衣男子身前,一拳直接轰向他的胸口。

    飞剑已然不可再控制,黑衣男子仓促间只得举拳相迎。

    “啊!”

    拳拳相碰,黑衣男子发出了一声惨叫。

    他的手臂上,所有覆盖在表皮上的衣服寸寸炸裂,同时整条手臂狰狞扭曲,关节处更是有骨刺刺出。

    事实上,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手骨已经完全碎裂,这条手臂已经是废了。

    紧接着,张扬一拳轰击在他的胸膛处,直接将他击飞到了几丈之外。

    张扬转身捡起地上的那把黑剑,倒拖着剑,一步步向黑衣男子走去。

    “等一下!”他身后的吕火玉突然开口。

    她走了上来,怔怔地看着黑衣男子被张扬打废的那条手臂。

    因为衣服炸裂的原因,黑衣男子手背处一块不规则的疤痕极为显眼,而吕火玉似乎对这道伤疤极为上心。

    “你……”她声音颤抖着,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接着她整个人都微微地颤抖着,似乎见到了什么令她极为震动的事物。

    张扬注意到了她的反应,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

    “怎么了?”张扬问道。

    吕火玉极力的克制自己,好不容易稍微平复了一些,惨笑道:“没想到,宗逸才竟然会派你来,看来我做的这个选择是对的,就连上天也在帮我!”

    黑衣男子躺在地上,不明所以,他不明白吕火玉为何突然间产生了这种变化。

    “你是?”他开口问道。

    “呵呵,”吕火玉笑着笑着就哭了,声音也带着哭腔,道:“陈义然,宗逸才派你来杀的人是谁你知道吗?”

    “你认识我?”陈义然脸色微微变了变。

    他在剑仙阁身份极为神秘,也很少在外人面前露面,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更不用说他的真名了。

    陈义然神色古怪地看了张扬一眼,又看了吕火玉一眼,最终还是不解道:“他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的?”

    在这寒冷的雪地中,吕火玉白皙的脸竟然渐渐变得通红,她一字一顿地说道:“因为我就是你的女儿!”

    她拔出赤红色的双剑,缓缓地走向陈义然,道:“你能想象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在缺衣少食的情况下被关了五年的景象吗?从我母亲病死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不是你的女儿了,你也不再是我的父亲!”

    “你不配!”

    她的声音冷如冰霜,双剑挥向陈义然的脖子。

    陈义然闭上了眼睛,张扬那一击已经将他的五脏六腑震伤,吕火玉要杀他,他根本无法反抗。

    只是,剑刃才刚刚接触到陈义然的皮肤便停了下来。

    “为什么?!”吕火玉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她恨眼前的男子,她想为她母亲报仇,但她却下不去手。

    张扬走到她身边,轻声问道:“你出手有悖人伦,我只问你一句,你是让他生还是让他死?”

    吕火玉面对着他,泪流满面,却说不出话来。

    张扬神色冷漠地看着陈义然,问道:“你可曾后悔?”

    陈义然没有回答,想了很久,他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不悔!”

    “死!”

    陈义然话音刚落,吕火玉就开口了。

    “敢作敢当,了不起!但是……有些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噗!”

    一颗头颅高高地飞了起来,随后落在地上滚了好远。

    原本洁白的雪地,此刻却染上了刺眼的鲜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