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界狂神 第20章 寒冰剑被盗

时间:2018-07-09作者:暗黑无相

    张扬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长街中,青草还在衣铺门前停留而不自觉。

    这时一名红衣女子来到了门前,问道:“你是这间衣铺的掌柜?”

    青草回过神来,看了一眼红衣女子,不禁是被吸引住了。

    一袭红色紧身衣,将她身上的线条很好的勾勒出来,全身至上而下,从头发到着装,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泥带水,干净利落!

    青草不禁又望了望张扬离开的方向,心中感慨万千。

    那一袭火霓裳,与面前的女子简直是绝配!

    青草有一种错觉,那件火霓裳仿佛不是为了她自己做,而是为眼前的这位女子量身定做。

    “你是这间衣铺的掌柜吗?”红衣女子又再次问道。

    “是的,我就是青草,姑娘是要买衣服吗?”青草答道。

    她领着红衣女子进入衣铺,微笑道:“姑娘来得正是时候,过了今日,青草衣铺将会暂时休业。”

    “姑娘喜欢什么样的衣服?”见红衣女子东张西望,青草又问道。

    “我听闻你这有一件非常漂亮的红色衣服,所以过来看看!”红衣女子道。

    青草惊讶道:“你说的是那件火霓裳?与姑娘倒是很相配,可惜我刚刚送人了!”

    红衣女子疑惑地道:“那不是你为自己做的吗?”

    “起初是为我自己做的,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所以就送人了!”青草叹了一口气。

    红衣女子问道:“男的还是女的,叫什么名字?”

    “别误会,我光是听人描述我就特别的喜欢那件衣服,所以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换回来。”女子又补充道。

    “名字……”青草忽然发现,她连张扬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他与许家的公子一起来的,许家公子称他为前辈。”青草怅然若失地说道。

    红衣女子愣了愣,轻声念道:“难道是他?”

    她又看了一眼青草,而后也不说话,径自出门去了。

    青草苦笑着缓缓地关上了门,她不明白,红衣女子为何会突然间变得不高兴。

    张扬心情愉悦地跨过许家的门槛,却突然后脚被绊了一下,差点扑了个狗啃屎。

    “吕火玉的仇恨值上涨至百分之十五!”

    张扬差点一口老血吐了出来,他就郁闷了,自己明明好好的做自己的事,什么时候又招惹她了。

    许良友急忙扶住了他,道:“前辈,你没事吧?”

    张扬讪讪地道:“咳咳,你家门槛太高了!”

    两人才进入许家,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这大白天的,整个许家都是戒备森严。

    “发生什么事了?”许良友问道。

    这时一名中年男子快步来到他们面前,说道:“公子,家主他们正在议事厅等你,家主还吩咐让张公子也一起去!”

    “你们的家事还有我的份?”张扬不明所以,但还是跟在了中年男子后面。

    中年男子神色冷漠地看了他一眼,也不答话,令张扬感到有些疑惑,我招你惹你了?

    三人进入议事厅,就看到几乎所有许家的谪系子弟都在这里。

    “父亲,发生了何事?”许良上前一步问道。

    许世海道:“你先过来!”

    许良友回头看了张扬一眼,见到张扬微笑地点了点头,这才走到他父亲身边。

    张扬站在议事厅中间,也没有人与他搭话,仿佛大家都把他隔绝了。

    “接下来,我要宣布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事关许家生死存亡,请大家认真对待!”许世海一脸严肃地说道。

    张扬有些不明白,既然是事关许家生死存亡的大事,为何会让他这个外人站在这里。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许家人这么做的目的和原因了。

    许世海冷声道:“许家祖传寒冰剑被盗了!”

    “什么?”

    “什么时候的事?”

    许家议事厅内一片哗然,这则消息对他们来说无疑是爆炸性的。

    “应该是昨晚,只是今天白天才发现寒冰剑不见了!”说话的是许良友的大叔许世江。

    “自从李家开始对我们许家图谋不轨之后,许家内部一直是戒备森严,寒冰剑被盗,极有可能是内盗!”

    他这话一出口,许家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大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许家内部之人怎么可能会盗取自家的寒冰剑,有何动机?”有人问道。

    “大家理解错了,我说的内盗是指许家不防备之人从许家内部盗取,并不一定是许家人!”许世江说着冷冷地看着议事厅中间的张扬。

    这时许家众人也大致明白了,他们都是神色不善的看着张扬。

    张扬是昨夜才到许家的,并且还是许良友的救命恩人,许家人对他自然没有什么提防。

    而仅仅过了一夜,寒冰剑就被盗,这实在是太过巧合了。

    张扬看着主位上的许世海,冷冷的道:“许家主,你的意思呢?”

    许世海只是淡漠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你们凭什么怀疑张前辈?他不仅救了我,还要帮我们许家对付李家,而他所求的,只是在我们许家住一段时间而已。”

    许良友看不下去了,站出来为张扬说话,他对张扬是绝对的信任。

    “良友,你还小,不懂人心险恶!我问你,他杀了李天阳没有?”许世江问道。

    “没有。”许良友道。

    “这就是他们的苦肉计了,你被人骗了,此人故意打扮得如此不堪,目的就是为了掩人耳目!”许世江哼了一声。

    他接着道:“你看,昨晚他盗了剑,今天就借故出门了,还故意把你也带上,显然是为了降低我们的注意力。”

    “都怪我监视不周,被这个小贼得了手!”许世江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不可能!”许良友辩驳道,“张前辈一直和我在一起,不可能有机会把剑送出去,何况今天他还狠狠地教训了李湘梅一顿,脸都给打肿了。”

    许世江冷笑道:“李家还真是下了血本,把千金女儿派出来演这出苦肉戏,恐怕在他们交换剑的时候,你什么也不知道。”

    “可是……”

    许良友想要说的是,张扬让吴铭和李湘梅关系破裂,并且把人剑合一境界的吴铭给打得不敢还手,这种人怎么可能会看得上他们家的寒冰剑。

    只是他刚刚开口,就被许世江打断了。

    “如今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李家的走狗!”许世江指着张扬冷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