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王妃神动天下 第323章 没见过这么作弊

时间:2018-07-09作者:妖六

    “雪人之事,是人与天斗,但昨日之事,是人与人斗,纵然失职之罪没有那么严重,但亦不能免。所以,侍卫路十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拉下去重打五十大板。”

    皇上的话音一落,左丘茗当即便急道:“父皇,重打五十大板,岂不是会要了一条命?”

    左丘黎也眉头紧皱:“父皇,若不是儿臣擅离职守,这决策就不该由路十下,所以这责罚儿臣愿承担。”

    “擅离职守,你也承认自己擅离职守了?”岂料,皇上忽然冷冷的看向他,“那擅离职守的处罚你不会不知道吧,你以为是一顿板子的事?”

    左丘黎脸色一僵,还是道:“儿臣知道,擅离职守,撤销所属官职。”

    “没错!”皇上眯了眯眼,“所以你这个总督的位置……”

    一旁蓝若水顿时急了,不等皇上说完,便直接说道:“皇上,总督大人的使命是保护进香之人的安全,臣也是进香之人之一,那总督大人去救臣,怎能算是擅离职守呢?”

    皇上的眼睛倏的一寒:“御郡主,你这是在质疑朕?”

    “臣不敢。”蓝若水赶紧低下头,“但臣亦认为,总督大人所犯之过错,实在罪不至撤职!且如今,凶手未捉拿归案,那么大战在即,岂能斩将!”

    蓝若水据理力争着。

    既然皇上要上升到两军作战的高度,那她也奉陪到底。

    皇上眼睛一眯:“你的意思是,当朝除了黎王,无人可以统领虎威军了吗?”

    蓝若水顿时眉头一皱,她明明不是这个意思,这皇上分明是不自觉间将心里的担忧说了出来。

    眼神不由朝着左丘黎瞥了一下,然后,冷静回道:“皇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个天下,除了您,谁都可以取代。臣的意思并非虎威军无人可统领,而是担心撤下总督大人,那歹人们会因此而得意嚣张,由此岂不是反倒助长他们气焰?还不如让总督大人将功赎罪,抓到这群人才是重点。”

    左丘黎眉头微挑,也不由扫了蓝若水一眼,这个女人……真会审时度势。

    方才还担心她会一时冲动而激怒皇上,如今看来是多虑了。

    只见皇上的脸色果然好了许多,

    甚至胸膛都挺直了几分,终是道:“戴罪立功?倒也不是不行,只是,若是抓不到这行凶之人呢?”

    “臣愿协同总督大人一起查案,若无法将人抓出,皇上便可一并撤销臣这御郡主的封号。”蓝若水昂起头,面色坚定。

    “蓝若水,你凑什么热闹。”一旁,左丘黎当即气的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喝道。

    蓝若水眉毛一抬,小声道:“你方才不也是。”

    却听案前,皇上又问道:“期限呢?”

    蓝若水一怔,转头看向左丘黎,目光中带着询问。

    左丘黎无奈,只好想了想道:“不出一个月。”

    “给你们十天!”皇上却是忽然开口。

    金口玉言,亦是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左丘黎蹙了蹙眉,面色凝重。

    距离第一场命案到现在,已经有十日的时间,然而却并未发现什么线索。

    他并不能确保未来十日就一定能抓到。

    身旁那几位官员,这一次,面色终于和缓了起来。

    甚至带着怨恨的目光,幸灾乐祸的望着他们。

    十日,若是抓得到凶手,可以给他们女儿报仇。

    若是抓不到,他们也陪着没有好下场。

    这交易,他们认可!

    蓝若水朝着周围扫视一圈,率先道:“好,十日就十日。”

    左丘黎眉头紧蹙,张了张口还要说什么,却听皇上忽然起身道:“将路十拉出去行刑,其余人等散了吧,朕累了。”

    左丘茗一惊,她方才还以为皇上忘了这茬,或是有意饶过路十。

    没想到……

    当即便要开口再次求饶,却觉衣袖被猛地一拉,不由转头看去,只见路十对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没事。”只有唇形没有声音,目光中带着深深的担忧。

    但左丘茗却看得出,那层担忧是为她,而并非为他自己。

    想要出口的话,终于还是咽下。

    她也知道,今日所做之事已经有些过分,的确该见好就收了。

    然而,一想到路十等下要被挨打,眼眶中便不由有晶莹闪现。

    案前,皇上深沉的看着这一切,目光冰冷而幽深。

    或许,女儿的确不该长久留在宫中,是时候选驸马了。

    只是,作为女儿的左丘茗此时却不知道这一切,只是跟随着被侍卫带下去的路十,目光充满了担忧。

    “啪……”木板落下,打在路十身上,只一下,便让他的身子疼的一抖。

    双手狠狠地握紧身子底下的木凳。

    而手臂上的伤,因为手的过度用力而裂开,从袖子中渗出不少鲜血。

    蓝若水看的都很是于心不忍,不由难受的偏过头去。

    别说是一旁一直盯着的左丘茗,更是心上如火烧一般难受。

    若不是怕事情闹大又惹到皇上,她都恨不得自己冲过去,替他挨下。

    终于……

    “喂,你是和他有仇吗?只是行刑而已,有必要这么用力吗?”左丘茗插着腰,凶的宛若一只母老虎。

    正在用力打着的行刑官手一颤,吓得打偏在板凳上。

    刚要举起板子再打,就见左丘茗继续怒道:“你看你手上青筋都起来了,你是不是故意和我作对?”

    那行刑官顿时一脸苦逼,拿着板子的手也随即松了松。

    和最受宠的公主作对,他是有多想不开。

    左丘茗这才微微满意,朝着旁边看去。

    那报数之人顿时身子一抖,移开目光继续数道:“二十九、三十……”

    “什么三十?明明都五十了!”左丘茗忽然大吼,“你不会数数吗?”

    正在准备打第三十一板的行刑官手中一顿,纠结的看向报数官,这板子是打还是不打。

    报数官也是一脸郁卒,见到作弊的,也没见过这么作弊的……

    这可如何是好啊!

    然而,还没等他俩视线碰撞,思维交织,研究出到底要怎么做,却见左丘茗已经不顾一切的扑到路十的身上,大哭道:“终于打完了,路十,你受苦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