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764章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南烟被吓了一跳,筷子上的鹿肉都差一点掉下去。

    她转头望着彤云姑姑。

    “怎么了?”

    旁边的冉小玉和念秋他们也都愣住了,大家送到嘴边的肉全都停下,呆呆的望着彤云姑姑。

    念秋问道:“姑姑,出什么事了吗?”

    彤云姑姑指着桌上一大碗还没有喝完的奶汤蒲菜,说道:“娘娘,今天吃了这道菜吗?”

    南烟起身看了一眼。

    念秋立刻就说道:“娘娘吃过这个。”

    冉小玉急忙走到彤云姑姑的身边,看了一眼那剩下的半碗奶汤蒲菜,有些紧张的说道:“姑姑,怎么了?是不是菜有问题?”

    听福一听,吓了一跳:“难道,有人给娘娘下毒吗?”

    一说起这个,大家的神情都变得惊恐了起来。

    彤云姑姑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慌,然后说道:“娘娘,菜没有问题,可是娘娘吃过这个菜之后,就不能吃鹿肉了。”

    “啊?”

    南烟睁大眼睛:“为什么?”

    彤云姑姑走过来,拿过了她手上的筷子和碟子,轻声说道:“鹿肉和蒲菜是相克的,寻常人吃了,身体都会受害,娘娘如今身怀六甲,更不能吃这样的东西。”

    “”

    一听她这么说,大家都惊了一下。

    虽然屋子里的火炉还在不断的散发着热力,但南烟却惊出了一身冷汗。

    她后退了两步,坐到了榻上。

    冉小玉他们都皱紧了眉头,看了看桌上的汤碗,又看了看烤好的鹿肉,沉默了好一会儿,冉小玉说道:“都怪我们,太不小心了。”

    南烟看向了彤云姑姑,彤云姑姑叹了口气,说道:“这——这若不是多年行医的人,也很难发现。你们,你们今后需得更小心一些。”

    冉小玉点了点头。

    倒是一旁的听福,嘟囔着:“厨房的人又是怎么搞的?怎么能送一些相克的东西来给娘娘吃呢?”

    念秋立刻道:“我去骂他们!”

    南烟虽然眉头紧皱,还在想着一些事,但一听见她冲动的要去骂人,立刻就说道:“站着,不准去。”

    念秋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她:“娘娘”

    彤云姑姑上前去揪着她,说道:“你不要尽惹麻烦,这碗奶汤蒲菜是在鹿肉送来之前就送了;而鹿肉,又是皇上赐的。”

    “”

    “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哦。”

    “难道,你是要怪皇上吗?”

    “哦”

    念秋泄了气,有些无奈的嘟囔了一声,轻轻道:“可是,娘娘差一点受害啊,这也太危险了。”

    “”

    这时,坐在一边安静不语的南烟却又说道:“倒也,未必没有关系。”..

    大家一听,全都转过头来:“娘娘?”

    南烟说道:“姑姑刚才说得对,奶汤蒲菜是在鹿肉之前送的,可是送鹿肉的人,可以事先打听,我今天要吃什么东西。”

    冉小玉立刻明白过来,道:“娘娘吃的东西,都是写在水牌上的,厨房里的人也要事先备好食材。只要有心,查一查,也是可以打听得到的,毕竟,这不是什么要紧的机密。”

    南烟点了点头。

    念秋也明白了,说道:“而且,皇上一向最疼爱娘娘,得了什么东西,都一定会赐给娘娘的。”

    “”

    “所以,只要送一头新鲜的鹿进府,娘娘就一定会吃到鹿肉!”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道:道:“所以,如果有人知道了我今天的菜牌是奶汤蒲菜,然后准备了这头鹿送过来,这件事,也就无声无息的做成了。”

    说到这里,众人也都出了一身冷汗。

    冉小玉再看向那些鹿肉,不由得咬了咬牙。

    没想到,竟然有人还会想这样的办法来加害贵妃,真的是让人防不胜防。

    南烟说道:“听福。”

    听福立刻上前:“奴婢在。”

    “你下去打听一下,看看这头鹿是谁送到燕王府来的。”

    “是。”

    听福立刻飞快的跑了出去。

    彤云姑姑眉头紧锁,看着坐在卧榻上的南烟,走过去,轻声说道:“娘娘,这——”

    南烟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微笑着说道:“这一次,倒是多亏姑姑了。”

    “”

    “不然,我的嘴馋,就给自己惹下大祸了。”

    “娘娘别这么说。”

    南烟又看了看那些还散发着香气的烤鹿肉,然后笑着说道:“好了,大家还是坐下来吃吧,这么好的东西,也不要浪费,而且我听人说了,冬天吃鹿肉是大补的。我今天吃过蒲菜,就不能再吃了。”

    “娘娘”

    “吃吧。”

    大家便重新坐回到火炉边。

    只是,这一次,心情跟之前的期待已经大为不同,一想到这块鹿肉是别有用心的人送来的,哪怕再是美味,大家也没有心思吃了。

    冉小玉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然后轻声说道:“娘娘,这件事,会不会是——那个人做的。”

    南烟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你说说,康妃?”

    “她一向跟娘娘有仇,不可能一点手段不使。再说,咱们在燕王府住了几个月了,前几个月一点事都没有,她一来,就出这样的事。”

    “”

    “不是她,还是谁?”

    南烟没说话。

    念秋想了想,说道:“那宁妃呢。她也一向对娘娘很坏的。”

    “”

    南烟仍旧没有说话。

    一旁的彤云姑姑道:“你们先不要乱猜,等听福打听了消息回来,再说。”

    于是,大家都安安静静的坐着。

    而南烟的心里,这一刻就像是一团麻搅在了一起,心思已经全都乱了。

    她不怕别的加害,之前在宫中,吴菀和高玉容,甚至连夏云汀都不止一次的下手害过自己,自己不还是闯过来了?

    秦若澜也许,她对祝烽来说,是特殊的。

    可自己,也并不是就怕她。

    但,现在不止是自己一个人的安危,还有肚子里的孩子。

    这,太可怕了。

    就像今天,如果彤云姑姑晚来一步,也许自己真的就中计了!

    想到这里,她蓦地打了个寒颤。

    到底是宁妃,还是康妃呢?

    这时,听福从外面跑了回来。

    冉小玉急忙起身,急切的问道:“打听到了没有?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