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754章 危险,就悬在他的头顶!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微臣等,拜见皇上!”

    那些,全都是朝廷在北方的官员,其中领头的,正是成国公吴应求。

    他带领着这些官员走上前来,齐齐拜倒在地。

    一时间,周围的人都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祝烽低头看着吴应求,他还是和之前一样消瘦孱弱,却不知为什么,这把老骨头一直让他坚持着走到今天;还有他的儿子吴定,高大壮硕,跟在他的身后,也跪伏在地。

    祝烽低头看着他,又看了看周围的那些官员。

    脸上,慢慢的露出了笑容,说道:“诸位爱卿,都平身吧。”

    “谢皇上。”

    这些大臣们叩拜之后,这才慢慢的站起身来,但因为吴应求身体孱弱的关系,起身的时候脚步还趔趄了一下,身后的吴定急忙伸手扶着他。

    他苦笑了一声:“老臣失态了。”

    祝烽微笑着说道:“国公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吴应求俯身拜道:“微臣接到消息,皇后娘娘已经让康妃复位,如今,已经在赶往北平谢恩的路上。微臣感恩零涕,特来向皇上谢恩。”

    “……”

    他这句话一出口,周围的那些臣子们都惊了一下。

    虽然,前朝跟后宫是分开的,但实际上,是不可能分开的。

    他们在做自己的是的同时,也要密切的关注后宫的情况,比如,在册封了贵妃之后,立马,康妃吴菀就被贬为庄嫔,这件事,朝野皆知。

    大家都隐隐感觉到,是皇上在疏远吴家的人。

    而贵妃所代表的司家,以及司家的亲家河南顾家,渐渐的开始起势。

    也是因为如此,这一次的事,从一开始,吴应求都没有参与进来,北方的官员毕竟都是外驻于此,若皇帝不传召,或者没有一个人将他们集合起来,他们很难形成气候。

    所以,南方的官员们才会数次向皇帝发难,甚至联名上书,请求他停止营建北平城。

    但没想到——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都落到了皇帝的身上。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让康妃复位了。

    这样一来,吴家的人得到了暗示,自然又要过来“效犬马之劳”。

    这些人的目光,神情复杂,尤其看着皇帝身边,一直低着头的贵妃,都想象得到,她此刻该有多失落。

    毕竟,康妃起势,对贵妃,也是一个影响。

    却只有一个人,眉心微蹙,紧盯着南烟。

    南烟即使低着头,也能感觉得到简若丞的目光,但这个时候,她却没有办法抬头与他对视,只一直低着头。

    倒是简若丞,目光微微的闪烁了一下。

    好像看明白了什么。

    他无声的,轻叹。

    而在周围所有的人震惊不已的时候,祝烽的在听到吴应求的那句话之后,却不动声色。

    只是目光微微的闪烁了一下。

    然后,他笑道:“这,不过是一件小事,怎么国公就亲自过来了。”

    吴应求弯着腰,恭恭敬敬的说道:“庄妃娘娘因在贵妃娘娘的册封大典上胡言乱语,御前失仪,险些破坏了册封大典,开罪了贵妃娘娘,却没想到,皇上隆恩浩荡,让康妃复位,实在是让老臣感恩不尽。”

    “……”

    “所以今日,特来向皇上,向贵妃娘娘谢恩。”

    祝烽看了吴应求一眼,淡淡道:“这,不过是小事。”

    说完,一挥手:“国公也不要站着了,都坐吧。来人,赐座。”

    立刻,周围的侍从走上前来,将吴应求他们引到两边的座位上,一些品级不高的官员立刻就起身,给吴应求让位。

    于是,吴应求就坐到了简若丞的对面。

    祝烽微笑着说道:“其实,国公今天,来得也正是时候。因为朕,正在跟诸位爱卿商讨,迁都北平的事。”

    一听他说这个,吴应求面露喜色,惊喜的说道:“这,这是好事啊!”

    “……”

    “这是稳定我炎国千秋基业的大事,皇上若能做成这件事,利国利民,功在千秋!”

    他这一番说辞,又与之前那些人的话,完全的南辕北辙。

    南烟明显的看到,大家都皱起了眉头。

    简若丞道:“国公此言,何意?”

    吴应求只抬了一下眼皮,脸上已经带上了倨傲之色,说道:“简大人?简大人乃是出身名门,熟读经典,满腹诗书,怎么会看不清这个呢?”

    “……”

    “我大炎王朝,自立国以来,最大的边患,就是来自北方。高皇帝定都金陵,虽然可以享一隅之安,但这样一来,也带来了一个最大的问题,南北分化越来越严重,距离也越来越大。”

    “……”

    “我看各位,都是出身南方,安享南方的太平,也享受了南方的富庶,可是你们却不知道,北方的老百姓,每天都还活在倓国骑兵的威胁之下,这里的商贾不繁荣,货物不流通,积贫积弱,已经是我大炎王朝不能不面对的问题了。”

    “……”

    “诸位,难道,要置之不理吗?”

    他这一番话说出来,其他的那些大臣都犹豫了一下。

    当然,并不是不能辨,只是,他是定国公,在朝中有极大的威望,跟许多老臣也都有旧交。

    明面上,这些人都不愿意撕破脸。

    所以,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只有简若丞开口道:“即便如此,皇上可以颁布法令,甚至制定政策,以发展北方,有什么,一定要迁都?”

    定国公看着他,说道:“刚刚,我的话还不够明白吗?”

    “……”

    “北方的边患,是如今限制北方发展的最大的问题。”

    “……”

    “半年多前,皇上在北平与倓国的一场大战,难道诸位,就这样忘了吗?”

    简若丞道:“既然是这样,那就更不能迁都了!”

    祝烽微微一挑眉:“哦?为何?”

    简若丞走上前来,恭敬的说道:“北平,原本就是边城,随时可能遭到倓国的侵袭,皇上若定都于此,那岂不是,置身于危难之中?”

    一听这话,南烟的心也微微一动。

    是啊。

    北平有危险,在这里加固城防,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如果祝烽定都于此,他每天,都在这个地方,那危险,岂不是,就悬在他的头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