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744章 吴菀要复位?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她原本以为,宁妃还要说什么“来看看你”之类的客套话。

    但,宁妃却平静的说道:“当然是有事。”

    “……”

    “贵妃娘娘已经说了,不想见到妾,若不是为了皇上,妾也不愿意来讨嫌的。”

    “为了皇上?”

    南烟的眉心微微一蹙。

    她当然第一时间想到了现在祝烽面临的困境。

    秦若澜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虽然从心底里,是真的不想见到她,可一听到她说这样的话,南烟的心还是不免的微微一动,她想了想,然后说道:“好吧,你坐。”

    秦若澜起身,款款走到一边的椅子旁,坐下。

    南烟对念秋道:“上茶。”

    很快,茶点便送来了,南烟又使了个眼色,让冉小玉带着念秋他们都退出房去,虽然冉小玉对宁妃有些不放心,总觉得她家贵妃现在跟个一碰就碎的玉娃娃一样,生怕宁妃来磕碰到哪里。

    但是,看到南烟这样吩咐,她也只能退出去。

    在门口不远处守着。

    南烟也坐到了椅子上,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神情比以往凝重得多的宁妃,然后说道:“你来找我,为了皇上,要做什么?”

    秦若澜开门见山:“相信娘娘已经知道,皇上这一次营建北平城的事,已经被群臣反对,他们联名上书,要求皇上停止营建北平城。”

    南烟淡淡道:“后宫不能干政。”

    秦若澜道:“可是,娘娘不也往皇上的书房去了吗?”

    “本宫去那里,是服侍皇上吃饭,免得他只顾着国政,而忘了自己的身体。”

    “若能解决这件事,皇上吃饭的事,身体的事,就都是小事了。”

    “……”

    南烟的眉头一蹙:“你,能解决这件事?”

    秦若澜冷冷的一笑,道:“我何德何能,不过是后宫一个小小的妃子而已。”

    “那你来找我,是什么意思?”

    “我不能,可是,贵妃娘娘,你能!”

    南烟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宁妃,你是在跟本宫开玩笑吗?”

    “……”

    “皇上正为了这件事头疼,也就是说,连皇上都不能那么快解决这件事。”

    “……”

    “现在你说,本宫能解决?”

    “……”

    “难道本宫跟你不一样?不是后宫中的一个妃子?”

    秦若澜淡淡的说道:“但娘娘你——怀着身孕,万千宠爱于一身啊。”

    “……”

    不知道为什么,这话,明明是一种奉承,也是南烟最喜欢,最想要听到的话,不管谁说,都让她尝到一种甜蜜。

    可是,从秦若澜的嘴里说出来——

    却是满满的讽刺。

    她是在告诉自己,自己的宠爱,是因为怀孕。

    她的眉头都拧紧了。

    然后说道:“你若是来讽刺本宫,或者,想要戏耍我,就不必了。”

    秦若澜说道:“我的话,倒也不是戏耍。娘娘如今身怀六甲,很有可能,能为皇上诞下皇子。这些年来,皇上的膝下只有一个魏王,可谓子嗣凋零,所以,皇上对娘娘这一胎,是非常看重的。”

    “那又如何?”

    “所以,对娘娘不利,或者,让娘娘不开心的事,皇上都不会去做。”

    “……”

    南烟好像听出了什么,道:“比如——”

    “比如,”秦若澜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这一次,皇上决定在北平燕王府呆整整一年,却连一个妃子,都没有传召到北平侍奉。”

    “……!”

    南烟的心一沉。

    她之前是没有想过这件事,因为不愿意去想,但听秦若澜这么一说,脑子里顿时开阔了一下。

    的确,皇帝到了一个地方,长期的定下,怎么可能身边没有妃子侍奉。

    自己是已经怀孕了,不能承泽雨露。

    而宁妃——祝烽也明白的表现了对她的疏离。

    皇帝的身边,不能没有女人,或者,更确切的说,朝中的一些大臣,在等着皇帝将宫中的妃嫔传召到身边。

    但,一个都没有。

    皇后要坐镇宫中,她不来,是情有可原的,但其他的,也是一个都没来。

    这,的确于情于理,都是不合的。

    南烟皱着眉头,看了秦若澜一眼。

    秦若澜说道:“娘娘既然知道这一次,许多朝臣联名上书,那么又知不知道,是些什么臣子呢?”

    南烟想了想,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微微的有些发涩。

    她说道:“本宫当然不会知道折子上有什么名字,但是,本宫可以想见,都是一些南方的官员。”

    “没错。”

    秦若澜道:“那,娘娘觉得,北方的官员在这一场风暴中,该有何等表现呢?”

    “……”

    营建北平,也就是皇帝要将权力,文化的重心转移到北方,南方的官员当然不干。

    可是,这对北方的官员来说,是一件大喜事啊!

    甚至,不止是北方的官员。

    北方的士绅,北方的学子,甚至北方的百姓,他们都会因为这件事而受益。

    所以,如果有人要反对,那么就理所当然的,一定有人要支持。

    此消彼长,是恒理!

    南烟轻声道:“北方的官员,应该赞同才对。”

    “没错,”秦若澜平静的说道:“那么,北方的官员里,谁,是领头的呢?”

    “……!”

    南烟的心又是一颤。

    北方的官员,领头的。

    还用说吗?

    吴应求。

    河南布政司吴应求,他又是成国公,自然是北方官员中,无形的一个领袖了!

    可是——

    “可是,这一次的风暴当中,却看不到他的影子。”

    秦若澜一字一字的说道:“娘娘知道,是为什么吗?”

    “……”

    南烟说不出话来。

    刚刚胸口那种憋闷感,又一次涌上心头,甚至,让她一瞬间有一点眼前发黑的感觉。

    她当然知道是为什么。

    秦若澜一点,她就明白了。

    因为,吴应求的女儿吴菀,在后宫的争斗当中失利,已经从康妃,被降为庄嫔。

    甚至这一次,祝烽留在北平整整一年的时间,连传召她来侍奉的意思都没有。

    这种明显的冷落,吴应求不可能不在意。

    所以,这一次,他也没有出面。

    他是在等皇帝对他表态。

    要让他出面,与皇帝共同抗击风雨,必须有一个前提,就是吴菀的复位,而且,要让她重新回到祝烽的身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