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726章 答案,就在这两个人身上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精彩小说免费!

    这件事,在因果上讲得通,情理上也讲得通。

    可,太通了,反倒让人觉得有点奇怪。

    而且,南烟去到库伦城这么长的时间,也算是跟他朝夕相对,蒙克从来没有提过这件事。

    既然已经做了,没有隐瞒的必要。

    还是,他做了,但是碍于什么关系,不能承认?

    这件事,要么,就是这么简单,要么,就是比眼前这个局面,还要更深,更复杂得多。

    他们,应该相信哪一种呢?

    想了很久,祝烽才口气沉沉的说道:“这件事,还要再查证清楚才能下定论。但答案,可能就在这两个人身上了。”

    南烟轻轻的点了点头。

    桌上的鸽子还在无忧无虑的啄食着她刚刚洒给它的糕点屑,无忧无虑的咕咕叫着,南烟伸手轻轻的抚摸着鸽子光滑的羽毛。

    祝烽看着她:“你,不再休息一会儿吗?”

    南烟摇了摇头:“听小玉说,我都睡了两三天了,骨头都要睡僵了。我想起来活动活动。”

    “也好。不过,你只准在这周围走走。”

    “……”

    “毕竟之前动了胎气,现在,还不是你随意活动的时候。”

    “知道啦。”

    南烟乖乖的点头答应,又看着他,轻声说道:“皇上这一次,是已经打算要在北平燕王府呆一整年了吗?”

    祝烽看了她一眼:“他们都告诉你了?”

    “这是大事啊。”

    “嗯,没错。朕已经下旨,将燕王府作为行宫。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都在这里办理政务。”

    “朝中的大臣们,怕是没那么容易安抚吧。”

    “那又如何?”祝烽冷冷的说道:“朕现在人已经在北平了,他们总不能跑过来把朕绑回金陵去。”

    “……”

    “不过是,南方的折子要多花些时日,送到这里来。但是,北方的事务,就要好处理多了。而且——”

    “而且怎么?”

    “而且,朕在这里,没有在金陵那么掣肘。”

    南烟听了,立刻有点明白过来。

    祝烽从十八岁册封为燕王开始,十几年的时间都在北平,他的根基,也是在北方的。

    所以,他到了金陵,虽然是在国都,但是那里的人和事都是他硬折过来的,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他做事,也一定会遇到很多阻碍。

    但是在北平就不一样。

    甚至,北平周边的地区,河北河南,山西山东,也都是他亲信的人。

    山东……

    河南……

    南烟皱起眉头,脑子里想起了一件事。

    祝烽道:“正好,北平城的营建,朕也可以盯着一点。”

    他说着,转头看向南烟,却看见她皱着眉头,好像很费力的在想着什么,立刻伸手去揉了一下她的眉头,道:“不准皱眉头。”

    “……”

    “你难道想孩子生下来,一脸皱巴巴的苦相吗?”

    “……”

    “你要给朕每天开开心心的,不准摆出这幅样子。”

    没想到,他居然连这个都在考虑。

    南烟有些哭笑不得,急忙舒展开眉头,表示自己一点都不难过的样子,然后说道:“皇上,我刚刚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忘了告诉你了。”

    “哦?什么事。”

    “阿日斯兰带着我离开星罗湖,走运河一直北上,不过,在山东边境,运河跟黄河交汇的地方,他就带着我们上了岸。”

    祝烽一听到,自己皱起了眉头。

    他说道:“这个,朕知道。”

    “……”

    “你们刚走不久,朕就带着人沿着运河一直追你们的船,所以,知道你们在那里上了岸。”

    “那,皇上知道我们后来去了哪里吗?”

    “就是这个,朕的人没有跟到。”

    “……”

    “只是,朕猜到他一定会带你继续北上,北平是必经之路,所以,直接快马加鞭赶去了北平。”

    难怪,那个时候,他能那么巧的赶到,甚至,在他们快要出城的时候,让北平城门关起来。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

    她说道:“不过,我们不是直接去了北平,而是,去了鹤城。”

    “鹤城?”

    祝烽的眉头一拧。

    “去鹤城做什么?”

    南烟说道:“他带着我们去了一个大宅,不过,那个大宅没有名字,我们在那里停留了两天,阿日斯兰好像在那里见了什么人。”

    “……”

    “但是,我没能找到。”

    “……”

    “而且,还差一点被人杀了。”

    “被人杀?”

    “没错。”

    祝烽的脸色更凝重了起来。

    “那个宅子在什么地方?”

    “……”

    南烟竭力的想了一会儿,想得头都痛了,却还是想不起来,只能沮丧的说道:“不知道,因为到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了,而且,我对那一带很陌生,所以——”

    她说着,小心的看了祝烽一眼。

    “请皇上恕罪。”

    “……”

    祝烽原本皱着眉头在想这件事,听见她这么说,却又瞪了她一眼。

    “朕有说怪你吗?”

    “呃,没有。”

    “哼!”

    南烟吐了吐舌头,又小心翼翼的道:“皇上,这,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祝烽看了看她,淡淡道:“连北蠡王,都在我国境内,操控了那么多的富商。南蠡王他们,也难免有这样的手段。”

    “……”

    “只是,他们的人,又会是谁呢?”

    说到这里,他的口气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南烟的心里,似乎也有一点透亮了。

    鹤城,地处河南和山东边境。

    一座无主的宅院。

    有人,要在那里暗杀自己,显然,应该是一个跟自己有仇的人。

    难道会是——

    她的呼吸微微的紧了一下。

    两个人靠得那么近,她的一点动静,祝烽立刻就感觉到了,转头看了她一眼。

    但是,却没有问。

    在一阵很短暂的沉默之后,他只说道:“这件事,朕知道了。”

    “……”

    “你,不用再担心,朕会处理的。”

    “嗯。”

    南烟乖乖的点了点头。

    可能真的是因为怀孕的关系,有很多要紧的事,她都想不起来第一时间告诉祝烽,不过,趁着能想起来的时候,就要全都告诉他。

    所以,她还在竭力的想着,这些日子还有什么事,自己没想起来告诉祝烽。

    正想着,突然,听到祝烽道:“你不回信吗?”

    “哎?”

    南烟诧异的抬起头来看着他:“什么?”

    祝烽挑了一下眉毛:“你这位‘表哥’给你的信,你不回他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