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721章 你,要成朕的心病了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南烟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哀伤的神情,冉小玉急忙说道:“娘娘,你怎么了?怎么不开心了?”

    南烟抬头看了她一眼,急忙摇头,掩饰的道:“我没什么。”

    那件事,祝烽并没有告诉叶诤。

    是他说不出口。

    实际上,他也是想要让叶诤一生,都保持着一种跳脱,又自在的性格,那样对他个人来说,是最好的。

    已经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吧。

    所以,自己最好也不要在叶诤的面前露出任何破绽才好。

    冉小玉看了南烟一会儿,大概也明显看出来了,南烟是在掩饰情绪,她想了想,倒也没有多问,只说道:“娘娘如果有不开心的事,打人骂人都容易,把火气发出来就好了。”

    “……”

    “千万别憋着。伤身。”

    南烟忍不住笑了笑:“你怎么了?这次对我这么小心翼翼的。”

    “……”

    “我又不是什么玉娃娃,一碰就碎。”

    “……”

    “你看我,摸爬滚打那么久,不也没什么吗?”

    “……”

    冉小玉只看着她,没说话。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没什么?你确定?”

    一听到这个声音,南烟差一点就从床上跌下来。

    抬头一看,那熟悉的,高大的声音已经站在门口,几乎将外面的光线都挡了大半。

    莫名的,屋子里就暗了下来。

    是祝烽。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而南烟隐隐看到他身后还有一个身影,好像是叶诤。

    当然,也不至于像冉小玉说的,已经被祝烽拨皮拆骨,不过他探头探脑的往里看的时候,脸上倒是洋溢着一点喜色。

    应该,没挨打吧。

    当然没有,祝烽肯定也不舍得啊!

    这样一想,南烟心里也放下一些来,而祝烽已经走进来一步,沉沉的道:“小玉,先出去。”

    “是。”

    冉小玉急忙走过去对着他行了个礼,然后便走了出去。

    还顺手关上了门。

    一回头,就对上了还伸长脖子往里看的叶诤,立刻揪着他道:“看什么看?”

    叶诤道:“哎,你让我再看一眼。”

    “……”

    “最近那么多糟心事,好不容易有一件喜事。”

    “喜事也跟你没关系,给我走远一点,不要打扰贵妃娘娘。”

    冉小玉一边说一边上手了,揪着他的耳朵要把他往一旁扯,叶诤痛得龇牙咧嘴,但还是抱着门外长廊下的柱子,压低声音道:“别扯,别扯,要扯掉了!”

    “……”

    “让我待在这儿,我要听听里面怎么样了。”

    “哼!”

    冉小玉冷哼了一声。

    不过,自己其实也关心,他们会说什么,于是放开了叶诤已经被她捏得发红的耳朵,也走到了窗边。

    两个人屏住呼吸趴在窗台上,听里面的动静。

    这时,祝烽已经走到了床前。

    “皇上……”

    南烟抬头看着他。

    这个时候再看到他,心情跟之前在荒城的时候见面,已经有些不一样了。

    当时,只觉得开心,又担心。

    可现在,还有更多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

    但是,那么多复杂的情绪在心中涌动着,她挣扎了半天,却只说了一句:“皇上,没有受伤吧?”

    “……”

    祝烽没说话,只站在床边,低头看着她。

    看着她苍白的,消瘦的小脸,尤其从自己这个角度看下去,下巴颏都瘦尖了。

    虽然,府中的大夫也说了,她并没有真的受到什么伤害,可是,一想到她昏倒在自己的怀里,那孱弱无比,好像一阵轻烟一样随时都可能散去的样子——

    还有那时,自己的心情。

    他深吸了一口气,一伸手,拧住了南烟的脸。

    “……”

    怎么,又动手了?

    南烟被他拧习惯了,这个时候都不挣扎了。

    只睁大眼睛望着他。

    之前,两个人在草原上也经过了好几天,但那个时候,因为情况特殊,很多话都来不及说,也没有办法说。

    现在,一切好像安定下来。

    至少是,暂时安定下来。

    心头的许多感觉就都涌了上来,不安,踌躇,甚至,还有委屈。

    原本,都快要忘了,可是刚刚看到宁妃秦若澜,委屈的感觉就又那么鲜明的涌了上来。

    眼泪,也慢慢的就涌了上来。

    而祝烽的手又松开了,改用掌心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脸颊,像是要帮她揉一揉刚刚被自己拧疼了的地方。

    坐到床边:“还疼不疼?”

    南烟摇了摇头。

    “皇上没用力。”

    “……”

    不知为什么,祝烽脸上的表情好像有一点想笑,又有一点说不出的心疼,看着她很久,说道:“朕是问,身上疼不疼。”

    门外的两个人,趴在窗台上。

    叶诤一眼,就看到冉小玉的两只手上,满是伤痕。

    虽然都结痂了,但看得出来,受了很多伤。

    他轻声道:“哎,你疼不疼?”

    冉小玉白了他一眼。

    南烟摇了摇头:“也不疼了。皇上,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昏过去的呢?”

    “……”

    “刚刚问小玉,她也不说,只让我问你。”

    “……”

    “我,我不是生什么病了吧?”

    南烟渐渐的有一点慌张了,毕竟,自己从来身体都很健壮,这样无缘无故的昏倒,难不成是有什么大病?

    “我到底是什么病啊?”

    祝烽又往里坐了一下,几乎已经贴到了她的身上,感觉到这小小的身子有一点微微的颤抖,他的嘴角,却有些忍不住的快要往上翘。

    他说道:“是病。”

    南烟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什么病?”

    “心病。”

    “啊?”

    “你,要成朕的心病了。”

    “……”

    南烟被他弄得莫名其妙的,忍不住伸出软绵绵的双手抓着他的衣襟,急切的说道:“皇上,我到底怎么了?你不要瞒我。”

    她的话没说完,就看到祝烽的脸上,压抑不住的,浮现出了微笑。

    南烟顿时一愣。

    祝烽笑了?

    不是冷笑,不是讥笑,而是那种幸福到快要满溢出来的,温柔的笑。

    南烟看呆了。

    而祝烽一只手覆上了她揪着自己衣襟的手,另一只手,轻轻的抚向了她的小腹,说道:“傻丫头,你怀孕了,自己都不知道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