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710章 朕,说不出口!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他说,他虽然是太子送到朕身边的,但他一个字,都没有向太子,向金陵那边透露过朕的消息。”

    “为什么?”

    “朕也问他,为什么。”

    “”

    “他说,因为朕刚到北平的时候,从军中救出了一个小孩子,那个孩子,就是他失散多年的弟弟。”

    南烟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他——”

    “朕刚到北平的时候,军队非常的混乱,毫无章纪。那个时候,军中不准狎|妓,那些统领,竟然找人牙子买来一些年纪很小的男孩,打算装作新兵投入军中,但实际上,是供他们狎玩的秀童。”

    “”

    “幸好,朕视察军务的时候发现了这件事,立刻解救了那一批孩子,惩治了军中的统帅,将那些孩子放走。”

    “”..

    “其中有一个,年纪很小,他跟朕说,他是个流浪儿,无家可归,就算被放回去,也不过是在街上流浪,也许两天就会冻饿而死。他请朕收留他,留在军中打仗,为国尽忠也好。”

    “”

    “至少,是给他一条活路。”

    “”

    “朕,就留下了他,收在身边。”

    南烟的声音微颤:“他就是——”

    “他就是叶诤。”

    “那,叶荃就是他的——”

    “没错。叶荃告诉朕,他到北平之后没多久就发现,叶诤,是他失散多年的弟弟。”

    南烟的喉咙梗了一下,又轻声道:“那他,跟叶诤相认了吗?”

    “没有。”

    “为什么?”

    “后来,朕找机会问过叶诤,他对小时候的事,已经记忆不清了;只依稀记得,他好像有个哥哥,但是有一次,哥哥带着他出门玩的时候,把他给弄丢了。”

    “”

    “所以,被人牙子买入军中之前,他一直在街边流浪,受了很多年的苦。”

    南烟明白过来。

    叶荃是一直在愧疚。

    尤其来到北平,看到自己的弟弟险些成为秀童,被丢到军中,他心里的愧疚,可想而知。

    自然,也没有去跟弟弟相认的勇气。

    所以,作为弟弟的恩人,他也将祝烽视作了自己的恩人,即使,他是派到燕王身边的细作,却从头到尾,一个字都没有泄漏过。

    南烟仰头望着头顶的天穹,原本清晰的,璀璨的星空,这个时候在她的视线中变得模糊了起来。

    感觉到眼角一阵一阵的温热流淌下去,她才意识到,自己落泪了。

    她轻声道:“那叶诤,知道这件事吗?”

    “”

    祝烽沉默了很久,在她的怀抱中,轻轻的摇了一下头。

    “他不知道。”

    “”

    “朕,说不出口!”

    说完这句话,一阵温热的湿润感,透过衣衫,浸到了南烟的身上。

    她知道,这个覆在她身上的男人,有多痛苦。

    他说不出口。

    是自己的一时鲁莽,让叶荃身死长城壕,而这个地方,也就成为了他一生的噩梦。

    南烟轻声说道:“不告诉他,也好。也好”

    看着现在的叶诤,每天嘻嘻哈哈,能够笑对一切困难,也能在祝烽的身边做他想做的事,有这样的人生,不是很好吗?

    也难怪,祝烽对他,那么能容忍。

    好多时候,叶诤对他说的话,甚至对他的态度,已经超过了一个属下,一个心腹的职责范畴,但祝烽也只是口头上吓他一两句,从来不真的跟他动怒。

    也是因为,两个人之间,有一个叶荃。

    不过,南烟的心里,还有一个人,一个近乎是阴霾的人——

    宁妃秦若澜。

    她在这其中,又扮演着什么角色呢?

    叶荃在临死前说,他没有往金陵,给太子传递任何关于燕王的消息,可是,祝烽那个时候的一举一动,又的确是受到了监视。

    那,是谁,把祝烽当时的一举一动,报告给了金陵的人?

    南烟没有忘记,秦若澜的父亲,是秦正奇。

    是太子少师!

    这是一条微妙,但又危险的线。

    南烟想问,可是,感觉到祝烽整个人在微微的颤抖,她就问不出口。

    说出这件事,对他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打击了。

    难怪,他从来不提长城壕,难怪,那场噩梦一直纠缠着他,对于他这样性格的人来说,那一场兵败——事实上,根本不是兵败,而是自己初出茅庐的一次彻头彻尾的失败,是人生最大的污点。

    寻常人,受到这样的打击,只怕都会一蹶不振。

    更何况,祝烽这样刚硬的人。

    他还能站起来,已经是非常的不容易了。

    现在,更是要在南烟面前,将自己不堪启齿的过去说出来,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再一次的煎熬呢?

    南烟问不出口。

    只能抱着他,轻轻的说道:“皇上,一切都过去了。”

    “”

    “就算是噩梦,也只是梦而已,是假的。”

    “”

    “我是真的。”

    “”

    “我在这里,我在你身边。”

    说完这句话,立刻就感到,抱着她的那双手更用力了一些。她听见祝烽在哽咽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过了很久,沉沉的“嗯”了一声。

    南烟伸手,轻抚着他微微起伏的后背,不再说话。

    |

    一夜,混混沌沌的就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已经是艳阳高照。

    南烟有些迷茫的伸手,挡在自己的眼睛上,可是耀眼的阳光还是在她睁开眼的一瞬间,刺得她泪水涌了上来。

    旁边传来了小玉的声音:“娘娘,你醒了。”

    “?”

    南烟心里咯噔了一声,下意识的往身边看,祝烽已经不在身边了。

    她急忙从毡子上坐起身来,但因为起得太猛,头有点发晕,差一点又倒回去,幸好跪坐在一旁的冉小玉急忙伸手扶住了她。

    “娘娘,你还好吧?”

    “我,我没事。”

    南烟伸手摸着额头,微微蹙眉。

    怎么回事?

    最近,不是身子发软,就是头发晕。

    自己明明那么强壮的,为什么这两天有点病恹恹的起来。

    不过,早上的草原,空气清新,草尖上带着露水,一阵湿润的清风吹来,还是让人觉得非常的舒服,南烟深呼吸了几口,整个人还是清醒多了。

    她被冉小玉扶着,慢慢的站起身来,左右看了看:“皇上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