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696章 人中龙凤,非邪祟能摄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只见土楼的角落里,坐着一个形容枯槁的老人,须发全白,一脸的皱纹,看样子,至少都近耄耋之年了。

    而他的手腕上,看得到一个深深的血口。

    鲜血,还在一丝一丝的往外流。

    蒙克走到他身边,看到这个情形,也惊呆了:“巫师,你这是——”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

    没想到,这一位老人家,就是之前蒙克数次提起的巫师。

    不过,他怎么会这样?

    那浓烈的血腥气还在不断的往鼻子里钻,而这位老人家抬起头来,一看到蒙克,那张因为失血已经全然苍白如纸的脸上,晃过了一点活气。

    他轻声道:“皇上……”

    说完,整个人摇晃了一下,就往后仰倒。

    蒙克一个箭步冲上去,接住了他:“怎么回事?!”

    南烟也急忙走到了他的身边,蹲下身去看着这个巫师,他的鼻息已经非常的微弱了,奄奄一息的道:“我们在路上,遭到了阻击,所有的人,都死了……”

    “……”

    “剩下的几个人,只能勉强退入荒城当中。”

    “……”

    “而那些人,却不肯罢休,仍然在追杀我们,到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

    “……”

    “我没有办法,又要撑到皇上赶到此处,只能以禁术,在这个地方摆阵。”

    “……”

    “他们,才不能进来。”

    南烟惊了一下。

    炎国是从高皇帝建国开始,就禁止民间百姓传播施用术法,包括之前在宫中发现的厌胜之术,一经查出,都是要砍头的。

    所以,炎国没有这样的东西。

    但是,炎国没有,不代表别的地方没有,像是倓国,巫师就直接听命与皇帝,甚至参与祭祖一类的重要活动。

    而祖母佟玉华,过去走南闯北,见过不少的世面,南烟跟在她身边,也在她的只言片语中,听说过一些术法方面的传闻。

    禁术这种东西,非常的邪门,跟普通的一些术法不同,都是事涉生死的。

    这位巫师设下的禁术阵法,显然,就是用自己的血,作为祭品。

    所以刚刚,她才会在外面闻到那么强烈的血腥味。

    不过,流了这么多的血,只怕他自己也撑不了多久了。

    她低声道:“外面的人,都被你夺魂摄魄了吗?”

    那巫师抬眼,看了她一眼。

    “你是谁?”

    蒙克急忙道:“她就是朕在信中提起的,炎国贵妃司南烟。她可能是塔娜公主的女儿。”

    “哦……”

    巫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目光眨也不眨的看着南烟。

    许久,道:“是你啊。”

    说着,笑了一下。

    南烟想不到这个人到了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不有皱着眉头道:“你笑什么?”

    那巫师道:“这一次是为你而回来的,没想到临死前还能见你一面。”

    “……”

    “也算有始有终了。”

    不知为什么,他这话中有几分苍然,而南烟听着,却只觉得毛骨悚然。

    为了自己的事,甚至,事情还没开始,就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了。

    自己的身世,真的那么重要吗?

    听见她问出了这句话,那个巫师仿佛也愣了一下。

    和蒙克一起,转头看着她。

    这座土楼里,只有巫师手中一点淡淡的火光,每个人的脸上都因为扑闪的火光而显得有些阴晴不定。

    过了很久,蒙克沉声道:“当然重要。”

    “……”

    “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吗?”

    “当然想。”

    南烟说着,鼻子里闻着那浓烈的血腥气,只觉得舌尖发苦——可是,因为自己的身世,死了那么多人。

    而且,还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她不是没有见过死人,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战争,但这种事,还是让她难以接受。

    这时,那个巫师轻轻的叹了口气。

    然后说道:“皇上来了,也就对了。”

    蒙克低头看着他。

    他说道:“我还以为,等不到皇上来,所以,准备将判定血缘的术法写在这里。”

    “……”

    “就是怕,写在这里,更多的人都知道了。”

    南烟一听,接着他手中的火光一看,才看到,在他身边的土墙上,果然已经用鲜血写了几个字了,只是,歪歪扭扭的。

    难怪刚刚在远处,看到有火光。

    应该是他点燃了一下火,找到了这个地方,然后将火熄灭,在暗中写下这些文字。

    不过,那一瞬间的火光,还是把他们都招来了。

    巫师说道:“她能过这个阵,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不过,为了谨慎起见——”

    蒙克道:“当然。”

    “皇上,我自知时间不多了,判定血缘的秘术,就只能告诉你了。”

    蒙克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然后慢慢的低下头去,将耳朵凑到他的嘴边。

    “你说。”

    巫师的声音低了下去。

    想来,应该是这种秘术乃是他们倓国皇室的一种不外传法,加上,他本身就气若游丝命悬一线,声音当然也大不到哪里去。

    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说完了最后一个字。

    然后,又对蒙克道:“切记,切记!”

    蒙克低头看了他一眼,道:“好。”

    说完这句话,那个巫师长舒了一口气,好像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倒是南烟,看着他的样子,对蒙克说道:“能想办法给他治伤吗?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呢?”

    蒙克没有说话。

    倒是那巫师,似乎已经到了生死关头,显得很淡然:“我,命该如此吧。”

    南烟道:“你能够杀掉外面那么多人,怎么会就这么死了呢?”

    那巫师苦笑着摇了摇头:“若有这样的本事,我也就不会被那些人逼得退到这座荒城中来了。”

    “……”

    “禁术,也只能让我固守在这里,而且——因为那一场大雨,效果已经弱了很多。”

    “……”

    “他们,只是暂时被摄了魂,过一段时间,自然会清醒的。”

    南烟愣了一下,道:“那,我们怎么——”

    刚刚那些人,甚至连强壮的特穆尔都昏过去了,为什么他们两,虽然感觉到了不适,却没有昏厥。

    巫师看了他们一眼,道:“两位,都是精神力强大的人。”

    “……”

    “人中龙凤,自然非邪祟能摄。”

    他的话音刚落,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土楼的门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