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679章 塔娜公主的驸马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光,照不到他的脸,只能依稀的看到,那个人身形消瘦,穿着一身黑色的斗篷,连脸都被遮住了。

    好像夜色凝结而成的一个人。

    北蠡王一出去,跟他说了两句话。

    那人,仿佛往里面看了一眼。

    南烟的心在这一刻,微微的颤了一下,因为,她好像感觉到,那斗篷下的眼睛,直直的看向了自己。

    然后,转身走了。

    南烟站在原地,仍旧看着外面一片漆黑的夜色,半晌,没有一点反应。

    阿日斯兰回过头来,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色,说道:“没事吧。”

    “啊?”

    她被唤醒一般,有些茫然的抬头看着他。

    阿日斯兰道:“你,没事吧?”

    “没事。”

    南烟摇了摇头,又往外看了一眼,夜色中,已经连那个人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他是谁?

    这个疑惑,一直沉在了她的心里。

    而北蠡王来这一“闹”之后,酒宴的气氛也就变得不怎么热络,加上,皇帝突然公布了炎国贵妃的另一个重要身份,让朝中的很多大臣也都没有了喝酒的心思。

    毕竟,比起喝酒,突然出现的塔娜公主的孩子,以及可能出现的玉玺的线索,更让他们心动。

    于是,不一会儿,酒宴就散了。

    南烟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一个一个上前来向皇帝告退的臣子,以及他们每一个人在离开大殿之前,都眸色深沉的看向自己的那一眼。

    好像,都肯不得一下子把自己看穿似得。

    就在这时,眼前出现了一个人影。

    “你——”

    南烟微微蹙眉,抬起头来。

    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酒宴开始之前,开了那个无聊至极的“玩笑”的满都大人。

    但这一次,他的脸上,没有一点玩笑的意思。

    反倒,眸色深沉的看着自己。

    南烟微微蹙眉,道:“这位大人,还有什么事吗?”

    满都皱着眉头,又凝神看了她好一会儿,然后说道:“你,真的是塔娜的女儿?”

    “……”

    南烟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所有的人,连跟那位塔娜公主有着血缘亲情的阿日斯兰和蒙克,提起她,都说的是“塔娜公主”,可是这个满都,却直呼其名。

    他,只是一个外臣而已。

    怎么敢直呼公主的名字呢?

    就在南烟心中一阵疑惑的时候,满都却又朝她走近了一步,气息沉重的道:“你,真的是她的女儿?”

    “……”

    南烟感觉到他有点不对劲。

    这时,一个温和的气息靠近。

    南烟立刻回过头,就对上了蒙克那张仿佛永远带着笑意的脸。

    他走过来,看了看南烟,又看了看神情凝重的满都大人,然后说道:“满都叔叔,刚刚朕也说了,这件事,还只是个猜测。”

    “……”

    “司贵妃她自己,也并不知情。”

    “哦……”

    满都大人皱着眉头,又看了南烟一眼,那目光,仿佛在巡梭着什么。

    好像,想要从她身上,寻找到什么影子似得。

    半晌,才慢慢的将目光撤回来,又看向蒙克,然后说道:“微臣失态了。”

    蒙克却很温和的笑了一下,道:“朕,明白。”

    “……”

    “现在,酒宴已散,叔叔还是早些回去吧。”

    “好。”

    满都点了点头,又看了南烟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他的背影,透着一点说不出的苦涩滋味来。

    一直看着他走远,蒙克这才转身对着有些莫名其妙的南烟,说道:“贵妃,刚刚,得罪了。”

    南烟抬头看着她,淡淡的道:“好说。”

    “……”

    “不过,皇帝陛下这么快就把你还不能肯定的猜测公之于众,这样好吗?”

    “……”

    “如果,你的猜测错了呢?”

    蒙克自己也微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刚刚,是朕考虑欠佳了。”

    “……”

    “还请贵妃不要介意。”

    看他的样子,倒是非常的诚恳。

    可是,南烟想起之前他说话做事,几乎步步为营的样子。

    完全不像一个考虑欠佳,会冲动行事的人。

    只是,这个时候再争执这件事,也没有什么意义,她也只能淡淡的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道:“你们,在说什么?”

    南烟回过头去,就看见阿日斯兰,和之前坐在他身边的那位美妇人走了过来。一看到她,蒙克立刻微笑着道:“诺敏夫人也来了。”

    “拜见皇上。”

    诺敏夫人?

    南烟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倒是阿日斯兰,很快对她说道:“这是我的母亲。”

    南烟立刻对着那美妇人道:“夫人。”

    “贵妃娘娘,”

    诺敏夫人一双妙目中透着精明,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笑道:“刚刚你骂阿希格的那几句话,真是大快人心啊。”

    南烟有些尴尬的笑了一声。

    说起来,自己骂的,是他们的亲人。

    不过,北蠡王和南蠡王不合的事,早就不是秘密,自己骂北蠡王,南蠡王这边的人,当然是高兴还来不及的。

    诺敏夫人又笑道:“贵妃远道而来,住在宫中,会不会寂寞呢?”

    “啊?”

    南烟猝不及防,没想到她突然又这样“关心”自己。

    她笑道:“若是在宫中闷了,不妨到我们王府来找我,也可以说说话,解解闷。”

    说着,这位诺敏夫人又看向皇帝:“皇上,可以吗?”

    蒙克笑道:“诺敏夫人开口,朕没有不允的。”

    于是,大家都笑了笑,说笑了两句,阿日斯兰便跟他的母亲告退了。

    南烟和蒙克,反倒是大殿上,最后离开的人。

    走出大殿,周围已经是漆黑一片,只有几个侍女提着灯笼走在前面,蒙克陪着她往她住的那个宫殿走去。

    四周,一片寂静。

    南烟想了想,说道:“皇帝陛下,我有一件事想要问你。”

    “什么事?”

    “那个满都大人,是什么人?”

    蒙克口气中带着一点笑意:“他是朕的股肱之臣,参知政事。”

    南烟迟疑了一下,道:“我是想问,他跟塔娜公主,有什么关系吗?”

    这一会,蒙克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他说道:“他原本可能,是塔娜公主的驸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