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665章 难道,你们不想要玉玺了吗?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那,就是倓国的皇帝?

    南烟竭力的想要看清那是个什么样的人,但还是没有办法,她只能又回过头去。

    苍茫大地,晚风渐起。

    风中带着凉意,吹散了白天阳光带来的炽热,也将刚刚激起的漫天尘沙慢慢的吹散,南烟看着那几个身影矗立在远方。

    祝烽的马,就停在了那几支箭的前面。

    马受了惊,不断的打着响鼻,晃动着脑袋在原地焦躁的踱着步,而祝烽握紧了缰绳,两眼死死的盯着前方。

    叶诤和英绍终于跑到了他的身边,停了下来。

    一看到祝烽发红的眼睛,叶诤的心都沉了一下。

    他沉声道:“皇上!”

    ……

    直到这个时候,祝烽才好像恢复了一点听觉,他慢慢的转过头来,看向叶诤。

    叶诤和英绍一起拱手道:“请皇上恕罪。”

    “微臣等为了阻拦皇上涉险,情急之下只能出此下策。”

    祝烽看向了马蹄前,钉在地上的那几支箭。

    他仍然没有说话。

    可是,叶诤能清楚的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甚至比马刚刚受惊之后打着响鼻还更沉重,而且,那种滚烫的气息,他们几乎都能感觉得到。

    他说道:“请皇上千万不要冲动!”

    “……”

    “倓国的大军已经到了!”

    “……”

    “前面就是长城壕。”

    “……”

    “皇上,皇上应该还记得——”

    他的话说到一半,就看见祝烽的眼睛刷的一下全红了。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刺激他!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正是从那远远的车驾上响起,随风传过来的——

    “炎国的皇帝,久违了。”

    祝烽的气息又是一沉。

    英绍一听到那个声音,立刻挥手一招,身后的侍卫全都跑了上来,他们立刻围在了祝烽的面前和两侧,摆出了护驾的姿势。

    这时,又一句话传了过来。

    “朕自登基以来,曾派遣使者数次南下,与贵国交好。”

    “……”

    “未曾料到,今日,尊驾亲自前来。”

    “……”

    “你我两国既已交好,朕自然倒履相迎。”

    “……”

    “不知尊驾愿否至我国,与朕一叙。”

    “皇上!”

    一旁的叶诤急得眼睛也快红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那个倓国的皇帝蒙克在激他。

    而祝烽一直没有说话,也不动。

    虽然,他们之间还有一段距离,可是,一旦那边大军出动,他们离城还有那么远,根本来不及!

    而另一边,听着这些话,南烟的心也慢慢的提了起来。

    祝烽虽然停下来,可是他还没有走,一直骑着马停在那里。

    而这个倓国皇帝,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低头看了看怀中还在不断瑟瑟发抖的佟玉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轻声道:“祖母,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

    说完,便放开了她。

    佟玉华下意识的要伸手拉她,但南烟已经慢慢的挪过去,下了马车。

    旁边围在马车周围的士兵立刻举起刀剑:“干什么?”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我是司南烟,炎国贵妃。”

    “……”

    “我要见你们倓国的皇帝。”

    那个士兵一听,又看了她一眼,便带着她往前走去。

    这时,阿日斯兰站在车驾下方,沉声道:“皇上,我们真的要跟他们动手吗?”

    车驾上那个人没有说话。

    这时,周围的人全都沸腾了起来。

    好几个看起来是将军模样的人,已经策马跑到了前面来,大声说道:“皇上,机会难得!”

    “让我们冲过去了,杀了炎国的皇帝吧!”

    “是啊,他们才那几个人。”

    “请皇上下旨!”

    这些人一番怂恿,连同他们身后的士兵也都激动了起来,毕竟,这样的机会不是次次都有。

    更何况,过去的十几年,祝烽镇守北平,跟他们打过无数的仗,也杀了他们无数的人,每一个倓国士兵,都想要将他杀死。

    那些士兵也纷纷的高喊起来:“杀了他!”

    “出兵,杀了他!”

    就在这些人不断高喊的时候,南烟被带着走了过来。

    火光下,她的脸色格外的苍白,阿日斯兰回头看到她,神情也显得有些复杂,道:“南烟,你来了。”

    “……”

    “这就是——”

    南烟没有等他说完,便说道:“君子,无信不立。”

    她一句话,说得周围的人都愣了一下。

    那些将军都皱起了眉头,盯着这个看样子毫不起眼的小女子,有人说道:“她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马车上那个人顿了一下,也低下头来,看向了南烟。

    因为离得还有一段距离,又是背光的关系,南烟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只觉得他很高大,像是一头熊,眼睛也格外的亮。

    他说道:“你说什么?”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尊驾乃是一国之君,理当言必行,行必果。可是,之前是你们自己跑到炎国,要与我国交好,甚至,还要把你们的公主嫁给皇上。”

    “……”

    “现在,两国国君相见,你们却叫嚣着要乘人之危。”

    “……”

    “这种出尔反尔的行径,岂是一国之君所谓。”

    “……”

    “倓国皇帝,不过如此!”

    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手一直在发抖,只能用力的握紧拳头,用指甲抠着掌心,才能让自己说完最后一个字。

    周围的那些将军和士兵勃然大怒。

    “大胆!”

    “竟然对皇上不敬!”

    “来人,把这个女人杀了!”

    周围的人虽然都已经叫嚣了起来,可是,马车上的那个人,却好像很安静。

    他顿了一会儿,然后抬起手来。

    这一示意,周围的人又安静了下来。

    顿了一下之后,那个人又说道:“你这些话,是想来要激朕的吧?”

    “……”

    “如果,朕跟你说,朕还是想要出兵,杀掉你们炎国的皇帝呢?”

    “……”

    “反正,如果同样的情形出现在他们身上,朕可不认为,你们的皇帝,不会对朕出手。”

    南烟的心一沉。

    的确,之前祝烽也说过,如果真的要打仗,任何的交好结盟,都只是一张废纸,根本没有人会去理会。

    可是——

    她想了想,然后说道:“难道,你们不想要玉玺了吗?”

    这话一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马车上的人一顿,道:“玉玺?在哪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