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648章 噩梦?美梦?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眼前一片漆黑,只有虚掩的窗户缝中央,照进来的清冷的月光,勉强映亮了眼前这个高大的轮廓。

    “南烟?”

    耳边,响起了祝烽熟悉的声音。

    他的一只手还轻抚在她的脸上,感觉到她气喘吁吁,一头的冷汗。

    “做噩梦了吗?”

    “……”

    南烟没有说话。

    她心跳如雷,刚刚那一瞬间,几乎连呼吸都窒住了,只惊恐的睁大了眼睛,直到这个时候,才看清凑到自己面前的那熟悉的面容。

    是祝烽。

    是他。

    刚刚,怎么会梦见阿日斯兰的?

    她有些喘息不定,嘴唇微微颤抖着:“皇上……?”

    祝烽已经坐到了床边,伸手将她从床上抱起来,用力的抱进怀里:“是朕。”

    “……”

    “你是做噩梦了,对吗?”

    “……”

    “吓坏了吧?”

    南烟伸出颤抖的手,抱住了他劲瘦的腰身,靠进他的怀里,闻到他身上那熟悉的气息,才有了真实的感觉。

    她轻声道:“皇上……”

    声音带着一点哽咽,很快就埋进了他的怀里。

    祝烽是从外面走进来不多久,身上还带着夜风的清冷,但这个时候,怀里抱着这个温软又馨香的身子,他立刻就感到了一点燥热。

    从身体深处燃起。

    他沉默了一会儿,慢慢的上了床,抱着她的手臂一点都没有松开,两个人紧紧的相拥着。

    他说道:“怎么了?”

    “……”

    南烟没说话,只在他怀里轻轻的摇了摇头。

    可是,分明能感觉怀中这个小小的身子一直在颤抖着。

    他想了想,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将那张小脸抬起来。

    屋子里光线太暗了,只能勉强借着窗外照进来的月光,看到那消瘦的小脸的轮廓,还有那双明亮的眼睛,即使在晦暗的光线下,也闪闪发光。

    但,好像是泪光。

    一看到这样的她,祝烽身体里的那把火烧得更厉害了。

    已经,很长时间了。

    自从上一次,两个人在宫中,因为宁妃的事情而起了争执之后,就没有再同过房。

    即使在船上,南烟夜夜守在他的房中,两个人也同榻而眠。

    但,他也没有碰她。

    他,想抱她。

    现在,这种已经叫嚣着,像一头关不住的野兽似得,在他的皮骨内挣扎嘶吼,几乎要冲出身体。

    那种火焰一瞬间从脚底冲到了头顶。

    他一低头,擒住了她的唇。

    南烟蓦地睁大眼睛,眼中甚至还有泪光,却已经来不及说什么,就感觉祝烽的双手有些不受控制的用力,黑暗中,响起了布帛撕裂的声音。

    她光裸的身子很快就暴露在了夜晚清冷的空气里。

    但是,不冷。

    他在她的身体里点燃了一团火。

    黑暗中,她只能看到他微微弓起的腰背,在清冷的月光下呈现出一种磅礴的力量感。

    耳边,甚至还响着远处阵阵的钟声。

    南烟渐渐的,在他火热的侵袭下,陷入了黑暗当中。

    第二天早上,她睁开了疲惫的眼睛。

    一眼,就看到冉小玉守在床边。

    “娘娘,”她小声道:“你还好吧?”

    “……”

    南烟有点回不过神来。

    什么叫,还好吧?

    不过,自己好像真的不太好。

    一身的酸软,好像被马车碾过似得,全身的骨头都碎成了渣,半天都抬不起一根手指来。

    好不容易积攒了一点力气,抬起手,却发现——

    自己的身子,好像,是光着的!

    肌肤直接与单薄的被子相贴,能明显的感觉到那种异样,她下意识的将被子掀开一角,低头一看——

    “哎?!”

    衣裳,怎么都碎成碎片了?

    这时,她的脑海里一下子闪现过了几个画面,是昨晚在黑暗中,那布帛撕裂的刺耳的声音,还有,还有祝烽低沉的喘息声,在耳边不断的回响着。

    仿佛潮涌一般,一波一波的冲击着她。

    南烟一下子睁大了眼睛,脸色从刚刚受到惊吓的苍白,慢慢的,变得有点红了起来。

    而一旁的冉小玉,也止不住的有点脸红。

    她轻咳了一声道:“昨晚,皇上来过。”

    “啊?”

    “早上奴婢过来的时候,看到他出去了。”

    “……”

    “还特地吩咐,不让叫醒娘娘。”

    “……”

    “所以,奴婢一直在这里守着。”

    “……”

    南烟一直沉默着,像是回不过神似得,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傻乎乎的道:“皇上来过?”

    “嗯。”

    那,昨晚的那些,就都不是梦了?

    只有自己梦到阿日斯兰突然出现在面前,才是噩梦吧。

    南烟不由得有些脸红,尤其看着冉小玉一脸要笑不笑的样子,更羞赧不已,她只能轻声道:“你,给我找件衣裳来。”

    冉小玉已经在旁边准备好了,但说道:“娘娘要不要沐浴一下?”

    “算了。”

    南烟摇摇头,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这些。

    她很快穿上了衣服,洗漱了一番。

    身子,还有些发软。

    虽然,昨晚自己几乎一直都是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状态,但,还是能依稀记得他的热情。

    两个人,毕竟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真正的同过房了。

    她也深知,这个男人的精力,有多旺盛。

    不过——

    心里不免又有些疑惑。

    秦若澜不是来了吗?

    而且,这两天他们两个人一直在那个静室内,不允许人打扰。

    虽说,祝烽只要说是谈事情,就一定是谈事情,不可能在道观中白日宣淫,但到了晚上——

    他们两,也没有吗?

    南烟觉得有点奇怪,但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穿戴整齐,又稍微收拾了一下之后,她便出了这个房间。

    却发现,外面更加安静了。

    除了几个门口能看到一两个道童站着,其他的地方,已经完全看不到那些道士了。

    南烟走到了祝烽的那个静室外,看见这里连守门的道童都没有了。

    她皱了一下眉头,正要上前去敲门,就听见旁边传来了宁妃的声音——

    “皇上不在。”

    “……?”

    南烟原本还算轻松的心情,在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就微微的一沉。

    她转过头,看见宁妃站在院子的另一边。

    手里,拿着一只竹篮。

    南烟道:“他去哪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