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645章 秦家,曾与祝烽为敌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几乎是立刻,南烟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了那天在延禧宫外,看到冷宫的那位苏嬷嬷去为宁妃贺寿的时候,说的那些话。

    他们,就提到了“贵妃”。

    那个时候,南烟就猜测,他们提到的贵妃,肯定不会是自己。

    而有可能是高皇帝一朝的贵妃。

    现在,看到这个碑,她更肯定了。

    贵妃,秦惜兮……

    她,是高皇帝的贵妃。

    她姓秦,而且,秦若澜生日的时候,苏嬷嬷将她的东西送给了秦若澜,所以,她是秦若澜的什么人?

    秦惜兮……这个名字,好精致,又好哀伤。

    这时,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祝烽沉声道:“你在看什么?”

    南烟回过头,看见他走了过来。

    她轻轻的侧过身。

    祝烽也看到了碑上的文字,神情微微一滞。

    半晌,仿佛轻吐了一口气,道:“原来,在这里。”

    南烟立刻听出了什么:“皇上,也知道这个人?”

    问完她自己就觉得好笑,祝烽作为高皇帝的第四子,怎么会不知道高皇帝的妃嫔呢?

    可是,祝烽沉默了一下,却说道:“朕知道她,但没见过她。”

    “啊……”

    南烟想了想,再回头看向那块碑。

    的确,看那石碑的样子,也是立了不短的年月的,所以,这是一位早逝的贵妃?

    “皇上是怎么知道她的?”

    “……”

    祝烽没有立刻说话,而是转头望周围看了一下,然后指着前方不远的地方道:“因为,他。”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微微有些低沉。

    南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那里,也有一块石碑。

    碑文所书——

    故秦公讳正奇之墓。

    秦正奇?

    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悉。

    南烟皱着眉头一想,突然想到,之前好像听人提过,高皇帝一朝的东阁大学士,就叫秦正奇!

    之前她听说,也只是听说而已,毕竟那都已经是前朝的事了,可今天看到墓碑,而且是两块墓碑。

    再一想,蓦地明白了过来。

    “这位秦公,他是贵妃娘娘的——”

    “弟弟。”

    “……”

    “也是朕的那位大哥的师傅。”

    南烟蓦地睁大了眼睛。

    对了,之前她也听说过,高皇帝一朝的东阁大学士还兼任了一个官职,就是太子少师!

    那这么说来——

    南烟的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

    她想了想,轻声道:“那,秦贵妃她,她是太子的——”

    祝烽淡淡道:“她跟太子没有关系。她走得很早,并没有为高皇帝留下一子半女。”

    “……”

    “所以,她的弟弟,是太子的坚实后盾。”

    “……”

    这,是当然。

    作为太子的师傅,自己的姐姐又并没有给皇帝生下子嗣,那照一般情况来说,秦正奇自然而然,就是要辅佐太子,这,也是太子少师的工作。

    那这么一来——

    想要夺取天下的祝烽,和太子一方的势力,岂不是为敌的?

    南烟的心不由得有些发沉。

    她沉默了许久,轻声道:“那,宁妃娘娘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吗?”

    就在她刚一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清丽,却低沉的声音——

    “他们,是我的父亲,和姑姑。”

    一听到这个声音,南烟的心都漏跳了一拍。

    她急忙回过头去,只见云雾散去,一个纤纤丽影,慢慢的从雾中走了过来。

    竟然是宁妃,秦若澜!

    南烟愕然道:“宁妃?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这个绝美的女子慢慢的朝他们走过来,一身白衣,仿佛雾气凝结所成,连她的美,都变得那么缥缈。

    仿若云端仙子。

    而秦若澜说了那句话之后,却没有再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转过头去,看向了祝烽。

    对着他盈盈一拜:“妾拜见皇上。”

    祝烽也回过头,看到她,倒不像南烟那么惊讶。

    只说道:“你也来了。”

    祝烽低头看着她:“朕刚刚还想,你是已经来了,还是没到。”

    秦若澜直起身来,平静的说道:“往常这个时间,湖上会起观音暴,妾算着日子,靠岸休整了几天,等到风暴平息,才过来。”

    “……”

    “刚刚登岸,就听说,皇上和贵妃娘娘,也来了。”

    说到这里,她才转过身,对着南烟道:“见过贵妃娘娘。”

    “……”

    南烟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两,突然有一点指尖发凉的感觉。

    原来,宁妃秦若澜,也出宫了。

    难怪,那天他们离开皇宫的时候,看到旁边也有一支人马离开,但祝烽却并不在意,听刚刚他们说话的口气,祝烽也是知道的。

    而这一路上,都不断的有宁妃的消息送来。

    显然,他们也是在互通消息的。

    原来,他们什么都知道。

    只有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南烟下意识的捏了一下有些发凉的指尖,看到秦若澜慢慢的走上前来,她的手中也拿着一个包袱,放到地上,层层剥开。

    原来里面,也是一些香烛祭品。

    南烟明白过来。

    她是来祭奠自己的父亲,和姑姑的。

    祝烽准许她来,而且,听她刚刚的话,她很熟悉这个星罗湖上什么时候会出现风暴,甚至能够准确的避开风暴出现的时间。

    也就是说,她可能每一年都会来。

    南烟看着她非常熟练的在两块石碑前摆上祭品,洒了祭酒,燃点香烛,一个人默默的祭拜祈祷。

    大概,真的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

    而祝烽站在她身后,也默默的看着。

    他,应该也是第一次看到秦若澜来祭奠自己的亲人。

    那些简单的动作,秦若澜做得非常的娴熟,甚至也很好看,尤其在这样云雾环绕的地方,她越发的美得不惹尘埃。

    奇怪……

    南烟自己,从来没有在意过人的相貌。

    好看就是好看,不好看就是不好看。

    可是,似乎是从第一眼看到秦若澜开始,她就注意起她的相貌,甚至显得,觉得她的美,有些迫人。

    她看着秦若澜祭拜完了,然后慢慢的站起身来,转过头来看着他们。

    然后,她对祝烽道:“皇上。”

    “嗯?”

    “妾,妾有些话,想要单独跟皇上说。”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