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636章 皇上捡回来,的是你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祝烽的眉头一皱,脸色又沉了下来。

    冷冷道:“你拿回去就是了,问这么多干什么?!”

    南烟急忙接过来,仔细的看了一下,真的是自己的那把短剑,没有任何损伤,高兴的抱在怀里。祝烽又瞪了她一眼,然后转过身往前方走去。

    看他的样子,还真的是要带着自己。

    南烟便揣着短剑,乖乖的跟在他的身后。

    叶诤和冉小玉,自然也是跟着他们的。

    祝烽一个人走在最前方,也不理他们,但脚步不快不慢,南烟即使身上还有点痛,但也能跟得上,只是看着他的后脑勺不理人的样子,有点着急。

    回头,就看见叶诤一脸要笑不笑的表情走在旁边。

    于是勾勾手指头,让他过来,轻声道:“到底怎么了?”

    “……”

    “皇上怎么把短剑捡回来的?”

    叶诤看了她一眼,才说道:“什么捡回来,皇上捡回来的是你。”

    “哎?”

    “昨天,娘娘你割断绳索之后,整个人就被那个巨浪打到墙上,撞晕过去了,差一点就被水流卷下船了。”

    “……”

    “是皇上扑上去,抓住了你的手。”

    南烟一愣。

    她下意识的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腕,果然,右手腕上,又深深的淤痕。

    之前只看到身上各处都有,以为这也是撞出来的,但现在听叶诤一说才知道,原来是祝烽抓出来的。

    叶诤虽然嬉皮笑脸的,但这个时候,也渐渐的严肃了起来。

    他说道:“那个时候,你整个人都悬在围栏外面,皇上只能用一只手抓着你,另一只手抓着围栏,才能保证自己不被你拉下去。”

    “……”

    “可他的手——”

    说到这里,似乎想到了什么惨状,叶诤的眉头都拧紧了。

    南烟急忙问道:“他的手怎么了?”

    叶诤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走在前面的祝烽的背影,只叹了口气,道:“伤到了。”

    伤到了……

    南烟隐隐的记得,好像在自己去割断绳索之前,祝烽的确为了抓住另一端断掉的缰绳,是受了伤的。

    所以,他用受了伤的手,还抓着自己不放。

    叶诤又道:“这把短剑,一直握在你的手里,你虽然失去意识了,但皇上抓着你的手,一点都没有松开。”

    “……”

    “直到后来,大家冲上去帮忙把你拉上来,这把剑就没有掉过。”

    “……”

    “只不过,皇上捡回来的是你。”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

    昨天,她真的完全昏迷了,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处何种险境。

    现在想来,全身发冷。

    要不是祝烽,自己恐怕,已经葬身湖底了吧。

    可他怎么一个字都不跟自己说呢?

    想到这里,她又看向了前方那个高大的背影,叶诤叹了口气,道:“娘娘,皇上对你——,你就别在跟他闹别扭了。”

    南烟嘟囔着:“谁跟他闹别扭了。”

    但说着,嘴角却有点不由自主的往上翘起。

    虽然现在,老祖母还下落不明,他们又流落“荒岛”,甚至,身上被撞青了的地方都在隐隐作痛……但心里,却涌起了一丝甜蜜来。

    她快走了几步,走到了祝烽的身边。

    祝烽当然也听到了她的脚步声,却只用眼角看了她一眼,并不理她。

    南烟偏着头,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皇上。”

    “……”

    “你的手,还疼吗?”

    “哼。”

    南烟回头看了叶诤一眼,意思是:你看吧,不是我在跟他闹别扭。

    分明就是祝烽自己在跟自己别扭。

    怕再惹到他,南烟也只能闭上嘴巴,但紧跟在他身边,叶诤和冉小玉跟在他们两的身后,四个人继续往前走去。

    沿着河滩走了一会儿,他们渐渐的探出了这个岛屿的形貌。

    这个岛不大,但是明显的分作了两个部分,看样子,是由两座湖底耸立起来的高山形成的,山脚下边是一片平坦的河滩。

    而两座高山之间,有一条很狭窄的路。

    几乎被湖水漫过。

    可以想象,晚上涨水的时候,这个地方就会被淹没,只剩下两座山峰。

    祝烽站在这条狭窄的路中央,看着两边的山坡,眉头微蹙,像是在沉思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说道:“你们觉得,这座岛像什么?”

    像什么?

    大家都愣了一下。

    叶诤和冉小玉面面相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他们不是来探查这座岛上没有人烟,或者说,有没有危险的吗?

    为什么祝烽突然问出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

    倒是南烟,她想了想,轻声说道:“这个岛,像个葫芦。”

    两座山,像是葫芦的两个身子,一大一小。

    而他们之前搁浅的河滩,明显是突出到湖中的,就像是葫芦嘴一样。

    祝烽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喃喃道:“这个岛,就是葫芦岛。”

    “……”

    南烟一听,就皱起了眉头。

    他这话,好像他早就知道了葫芦岛,却并不知道具体在什么位置,而是来到这里之后,发现了这个岛的形貌跟自己知道的那个葫芦岛一样。

    所以,做出了判断。

    可是,他怎么会知道呢?

    这个星罗湖不是没有在地图上标注出来吗?

    南烟诧异的道:“皇上?”

    祝烽皱着眉头,看了周围一眼,然后又回头看着她,沉默了一下,说道:“先回去。”

    “……”

    “回去了再说。”

    “是。”

    大家便听他的,又沿着河滩往回走。

    一路上,祝烽一个字都没有再说,但南烟能清楚的看到,他眉头紧锁,目光中闪烁着一点不确定的东西。

    祝烽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

    即使遇到那可怕的观音暴,他都没有过这样的神情。

    她只能紧紧的跟在他身边。

    不一会儿,他们就回到了刚刚搁浅的那个河滩上,走近的时候,还能看到篝火冒出来的轻烟,但是——

    这个河滩上,却非常的安静。

    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虽然他们许多人都出来探查这座岛,但还是留了一些人在这里,怎么会一点声音都没有呢?

    叶诤感觉到不对劲,他加快几步跑过去,一看,顿时惊呆了。

    这个河滩上,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