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630章 她曾经来过星罗湖?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听到他这么说,南烟的心里立刻涌起了一丝不安。

    星罗湖……

    一个在地图上没有被标注过的地方。

    那个地方,会不会有危险?

    他们,又为什么要去星罗湖呢?

    船舱里沉默了一会儿,好像大家都陷入了沉思。过了许久,祝烽开口对叶诤说道:“叶诤。”

    叶诤立刻道:“是。”

    “传令下去,让我们的船全速前进。”

    “皇上?”

    “既然已经知道他们转入那个河道了,就必须跟他们缩短距离。”

    “……”

    “否则,等他们真的进入星罗湖,那边的地形那么复杂,我们很容易就会跟丢。”

    南烟回头看着他。

    的确,他考虑得对。

    据他刚刚所说,那个星罗湖分明就是一个天然的迷宫。

    又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当然得跟紧才行。

    可是——

    南烟的眉头下意识的一蹙,而叶诤也没有如往常一样,听到祝烽的命令,就立刻去下令。

    祝烽看着他:“嗯?”

    叶诤沉默了一下,说道:“皇上,请皇上三思。”

    “……”

    “星罗湖那个地方——,皇上应该知道。”

    “……”

    “最好不要去。”

    一听他这么说,祝烽的眉头立刻就拧了起来。

    而叶诤也转过身来,对着南烟拱手道:“请贵妃娘娘恕罪。”

    “……”

    “微臣这么说,并不是要阻止贵妃娘娘去救出你的祖母。实在是——前路太危险了。”

    “……”

    “皇上这一次又是微服出巡,身边的侍卫不够。”

    “……”

    “甚至没有水军护驾。”

    “……”

    “万一前方有什么危险——”

    说到这里,他自己也不敢说下去。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微臣建议,我们先停船靠岸,由微臣去联系附近的府衙,调集人马前来护驾,再行决断。”

    听了他的话,南烟并没有生气,反倒轻轻的点了点头。

    叶诤果然不愧是祝烽的心腹,不管发生什么事,他先考虑的都是这位万乘之尊的安全。

    事实上,祝烽这样自信心爆棚,甚至有点刚愎的人,身边的确需要一个这样的人,来阻止他冒险。

    毕竟,燕王和皇帝,是不同的。

    燕王也许牵连的只是自己一身,一府。

    但皇帝牵连的,是整个炎国的天下。

    刚刚,南烟心中感到的不安,也正是这个。

    她说道:“叶诤,我明白你的意思。”

    说完,转头对着祝烽,轻声道:“皇上的确不应该去。”

    “……”

    “妾——”?她的话却没说完。

    因为看到祝烽狠狠的瞪着自己,好像只要自己再多说一个字,他就要把自己活撕了。

    南烟吞了口口水,把下面的话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祝烽哼了一声。

    似乎在说——算你识相。

    然后转头对着叶诤,态度倒是没有比对着南烟更恶劣,只淡淡的说道:“朕意已决。”

    “……”

    “你去下令就是。”

    “皇上……”

    “你要知道,”祝烽沉沉的说道:“若是别的事,朕可以调派人手去办。”

    “……”

    “可是,这件事不行。”

    “……”

    “你也不用多说,朕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去下令。”

    “……”

    叶诤有些为难的看着他,但到底,也不能真的忤逆皇帝的命令,只能轻叹了口气,下去下令了。

    南烟轻声道:“皇上……”

    “你就不要劝朕了,”祝烽也不看她,只双手撑在桌边,低头看着那条已经到了地图边沿的河道,喃喃道:“倒不如想一点要紧的事。”

    “什么事?”

    “你的祖母,为什么会把他们指引到星罗湖。”

    “……”

    “她,跟那个地方,有什么关系。”

    南烟的呼吸微微的一窒。

    的确!

    连皇帝本人对这个地方都不熟悉,那远在北方的倓国人更不可能知道这个地方了。

    也就是说,祝烽之前的猜测是对的。

    应该是老祖母将他们指到了这个地方来。

    可问题是——

    老祖母跟这个地方,会有什么关系呢?

    从南烟记事起,她就一直是神智不太清醒的,即使有的时候有短暂的清醒的时候,她的情绪往往比病糊涂的时候更痛苦。

    大概也是因为这一生,经历了太多的磨难。

    南烟隐隐的听说过,老祖母跟普通的三步不出闺房的女人不太一样,即使嫁为人妇之后,她也经常跟着祖父游历四方,在寻常人的眼中,她算得上是个奇女子。

    难道,她曾经来过星罗湖?

    还是,她跟这个地方有什么关系?

    星罗湖的地理情况那么复杂,连皇帝都没有地图,以她现在这样的精神状态,她会把那些倓国人指引到什么地方去?

    看着她眉头紧锁的样子,祝烽沉默了一会儿。

    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倒是放柔了一些。

    “别担心。”

    南烟抬头看着他。

    祝烽道:“船到桥头自然直。”

    虽然他这么说,但,已经无法完全的安抚南烟不安的情绪了。

    尤其,看着船加速前进,两岸不断往后飞快游移的风景,更是给人一种紧张感。

    一转眼,到了傍晚。

    因为加速前进,他们赶上了很长一段路。

    刚吃完晚饭,就听见船工来报,远远的,已经看到那个河道了。

    他们立刻走出舱房,走到甲板上,果然看见前方宽阔的江面上,有一条河道直插入江中心。

    因为水流湍急,而且河水中带着大量的泥沙,那一段的水域特别的浑浊。甚至,能看到江心一个不小的漩涡。

    幸好,这些船工倒也都是驾轻就熟,他们很快掌舵,将船头慢慢的调转方向,朝着左上方的河道,那更多的船工到了大船最下层去划桨。

    船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很多。

    但,在快要进入河道的时候,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船身猛地往后一扯。

    是那个漩涡!

    甲板上的人全都摇晃了起来。

    南烟一个趔趄,差一点跌倒。

    祝烽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将她用力的拉到了怀中。

    南烟的心跳都要蹦出胸口了。

    她微微喘息着,抬头看着他。

    祝烽却不止是护着她,更抓住了她的两只手,按到了前方的围栏上,自己的手也紧握住了她的手。

    耳边,响起了那些船工焦急的声音:“快,快用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