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626章 我不是别人!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一听到“宁妃”两个字,南烟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

    她看了看那个侍从,又看了看眉心微蹙的祝烽,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殆尽。

    祝烽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还不等他说什么,南烟已经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说道:“皇上,妾先告退了。”

    说完,便转身走过去,叫上了冉小玉。

    “咱们进舱房吧。”

    “……”

    冉小玉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刚刚两个人还甜腻腻的笑着,一副没眼看的样子,现在突然,气氛又冷了一下来。

    又怎么了?

    她疑惑不解,但还是立刻跟着南烟往里走去。

    祝烽看着南烟的背影,沉默了半晌,用力的咬了一下牙,脸色也沉了下来。

    转头,对着那个有些无辜,还有些茫然的侍从。

    一双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那侍从也给吓住了,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惹得皇帝这样,下意识的结巴道:“皇上……”

    “什么事,说!”

    等船上的侍从领着他们走到自己的舱房,南烟进去,有些气闷的坐到了床边。

    江风吹进来,不一会儿,她的头发都变得有些湿漉漉了起来。

    冉小玉自然是去收拾房间,不过这个房间应该是一早就有人准备好了,非常的干净整洁,她铺好床,方便南烟随时休息。

    转头,却见她坐在窗边,对着外面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江面发呆。

    她走过去,轻声道:“娘娘,怎么了?”

    “……”

    “你刚刚,又跟皇上吵架了?”

    南烟闷闷的道:“谁跟他吵架了?”

    “……”

    “我才不会跟他吵架呢。”

    冉小玉不由的想,那之前,两个人闹得天翻地覆,差一点把翊坤宫的房顶都给掀开的,又是怎么回事呢?

    她走过去,走到南烟的身边,似笑非笑的道:“我还以为这一次,你和皇上两个人出来,关系可以缓和一点呢。”

    “两个人……”

    南烟喃喃道:“何止两个人。”

    “……”

    “还有一个看不见的人呢。”

    “……”

    冉小玉疑惑的回想了一下,那天房间里传出的两个人的争执。

    她轻声道:“是……宁妃?”

    “……”

    南烟咬紧了下唇。

    冉小玉的眼前闪过了那张绝美的面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虽然私心里,她当然是偏向自己的好朋友,现在也是自己的主人,贵妃司南烟,可一想到那张绝美,带着清冷的面容,又很难将她跟吴菀,高玉容,甚至夏云汀那样的女人联想起来。

    她轻声道:“宁妃,她怎么了?”

    南烟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她,也没什么。”

    “……”

    “其实也不关她的事,他们两——他们两之间,原本就是我不知道的。”

    “……”

    看着南烟有些落寞的神情,冉小玉不由得有些心疼。

    “娘娘。”

    “……”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算了,现在也不该去想这些事。眼前最要紧的,应该是如何救出祖母才对。”

    说完,她用力的摇了摇头,像是要把那些乱成麻的思绪甩出自己的脑袋。

    冉小玉看了她一会儿,只轻轻的道:“嗯。”

    “……”

    “别多想了。”

    这天晚上,他们早早的就入睡了。

    船在江上行驶,自然不如在平地上那么平稳,但也许是因为那种微微晃动的感觉,很像人在婴儿时期,睡在摇篮中,反倒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南烟睡得很沉。

    第二天早上,很晚了才醒来。

    冉小玉服侍她起床梳洗,吃了一点东西之后,她就迫不及待的走出船舱,想要出去看看。

    而外面,自然是一片陌生的风光。

    两岸青山随着船不断的往前行驶,而慢慢的往后走,就好像自己游走在一副壮丽的画卷中。

    江上,还能听见一些船夫的号子声,在群山中回响。

    南烟看了一会儿,却发现祝烽并不在甲板上。

    倒是叶诤,从船舱里走了出来。

    南烟急忙上前:“叶诤,我祖母有消息了吗?”

    叶诤对着她拱手行了个礼,然后说道:“贵妃娘娘,现在暂时还没有消息传回来。”

    “……”

    “因为是在江上,消息的传递不如在陆地上那么敏捷。”

    “……”

    “我们现在,只能根据他们沿岸留下的标记往前走。”

    “哦……”

    南烟有些失望,轻轻的点了点头。

    叶诤又说道:“不过不用担心。”

    “……”

    “从标记来看,那些人一直没有下过船。”

    “……”

    “娘娘的祖母,就还在我们的监视之下。”

    “……”

    “总能想办法救出来的。”

    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南烟也只能说道:“我知道了。”

    叶诤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身后的冉小玉,然后笑着说道:“娘娘的情况倒是很好。”

    “嗯?”

    他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南烟有些疑惑:“什么意思?”

    “娘娘都没有晕船。”

    “我……?”

    南烟这才回过神来,自己虽然上船之前有点胆战心惊的,但上了船之后,倒还很能适应船上的感觉。

    并没有任何的不妥。

    她说道:“谁晕船了吗?”

    叶诤要笑不笑的道:“还能有谁。”

    南烟一下子睁大了眼睛:“皇上?”

    叶诤憋着笑,点了点头。

    “一个晚上都没睡,已经吐了好几回了。”

    “……”

    “今天早上,连早饭都没能吃下去。”

    “……”

    “唉……”

    南烟还有些不敢相信:“他晕船?”

    印象中,像祝烽这样的男人,横扫千军所向披靡,应该是无所不能的,但他居然会晕船?

    叶诤道:“虽然高皇帝定都金陵,但皇上没在这儿呆多久,册封为燕王之后,十几年的时间都一直在北方。”

    “……”

    “他几乎没有坐过这么长时间的船。”

    “……”

    “下官也是才知道,原来他晕船晕得这么厉害。”

    南烟不由得有些好笑,但下一刻,心里又冒出了担忧来。

    她急忙说道:“我去看看他。”

    “这,不要吧,”叶诤为难的道:“皇上这个人,最喜欢逞强了,他现在这个样子,可不想别人看到。”

    “……”

    “所以,才把我赶出来的。”

    南烟一听,更有些担心了。

    “我不是别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