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615章 贵妃娘娘的东西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宁妃?”

    彤云姑姑有些诧异的道:“娘娘为什么问起她来?”

    南烟想了想,笑道:“也没什么,就是觉得她平时好像不声不响的,在这后宫里,谁都跟她没关系似得。”

    彤云姑姑笑道:“娘娘这话还真的说对了。”

    “……”

    “奴婢们私下里也经常这么说。”

    “……”

    “听在延禧宫那边服侍的人说,虽然她和德嫔娘娘同住在延禧宫,但两个人十天半个月也不说一句话。”

    “……”

    “德嫔娘娘算是这宫里最没有架子的了,对下也宽厚。”

    “……”

    “连她跟宁妃娘娘都没话可说。”

    南烟轻轻的“喔”了一声。

    “说起来,”彤云姑姑接着道:“她不是皇上从北平燕王府带来的吗?之前就已经是燕王侧妃了。”

    “哦……”

    南烟这才想起来。

    对,秦若澜之前是燕王侧妃,并不是祝烽登基之后才入后宫的。

    彤云姑姑道:“娘娘如果想要知道她的事,恐怕得去问问燕王府的老人才行。奴婢们都是一直在金陵皇宫中服侍的,并不了解她。”

    “嗯。”

    南烟点了点头。

    这个人,似乎有点意思。

    她洗完了脸,又擦干净双手,将毛巾递给彤云姑姑,彤云姑姑笑道:“对了,娘娘怎么会突然对她感兴趣了呢?”

    “也,没什么。”

    回想起刚刚在承乾宫中,她看着祝成轩的眼神。

    似乎,她也不是一个真正冷漠刻骨的人。

    她喃喃道:“她这么美,却这么冷漠……也许,有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吧。”

    彤云姑姑回头看了她一眼。

    半晌,笑道:“娘娘也很美啊。”

    南烟一听,顿时有点脸红:“胡说什么呢。”

    自己的长相是什么样子,她还是很清楚的,也许不丑,但比起秦若澜那样绝世的美貌,真的差太远了。

    彤云姑姑笑道:“真的,娘娘和宁妃,连性子都挺像的。”

    “我可不像她那么冷漠。”

    “不是冷漠,而是那种——那种心气。”

    彤云姑姑微笑着说道:“这宫里,有这样心气的人,可不多。”

    “……”

    南烟听着,一时间有些恍惚。

    心气?

    自己的心气,其实一大半,来自从小艰难困境里练就的倔强,还有一部分,实际上,是来自祝烽。

    她多少能明白,祝烽对自己,是不同的。

    所以,她敢跟他闹,跟他吵,甚至跟他当面对峙。

    但宁妃呢?

    她的那种冷漠,却孤独的心气,又是来自何处?

    她想着,慢慢的走到梳妆台前坐下,对着铜镜里的自己,呆呆的看了大半天。

    自己和她,真的像吗?

    |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两天过去了。

    南烟捧着自己绣好的一块丝帕,上面一枝栩栩如生的寒梅,左右端详了一番,满意的将最后一根丝线打了结,用牙咬断。

    一旁的念秋看着,轻声道:“娘娘真厉害。”

    “……”

    “好漂亮啊。”

    南烟自己也很满意。

    小时候在司家,这种活计做得多了,她会好几种绣法,跟那些绣房里的绣娘比,也毫不逊色。

    不过这一次,她没有绣太复杂的东西。

    只是一块丝帕,一枝寒梅而已。

    这块丝帕虽然简单,但,雪白的帕子衬着艳红的梅花,给人一种非常灵秀,又孤高的感觉。

    就好像,那位美人一样。

    念秋轻声道:“这,娘娘是要给皇上用的吗?”

    南烟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是给祝烽用,就不会绣寒梅了。

    应该是绣一头猛虎吧。

    她忍不住笑了笑,想到祝烽用一块绣着猛虎的帕子的感觉,莫名的有点滑稽。

    念秋又轻声道:“那娘娘这是——”

    南烟展开帕子,说道:“这是我送给宁妃娘娘的生日礼物。”

    “啊?这个啊?”

    “嗯。”

    “这个,会不会太——”

    寒酸?

    的确有一点寒酸。

    宫中送礼,不是金玉器皿都不好意思拿出手。

    可是南烟却觉得,送那些东西,只怕自己不好意思拿给秦若澜看。

    她笑了笑:“礼轻情意重嘛。”

    念秋看了看那块丝帕,又看了看南烟,轻声道:“奴婢觉得,娘娘好像对宁妃娘娘,格外的好。”

    “啊?”

    “虽然是宁妃娘娘的生日,但听说宫里,一个去庆贺的人都没有。”

    “……”

    “也没有人送礼。”

    “……”

    “只有娘娘还记着她。”

    “……”

    南烟自己也笑了笑。

    不知为什么,当初祝烽的几个侧妃侍妾到金陵,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秦若澜。

    最感兴趣的,也是她。

    只是笑道:“大家都在宫中服侍皇上,是姐妹。我对她好一些,也没什么。”

    说完便起身,掸了掸落在身上的线头,然后说道:“念秋,你在这儿守着,我出去一趟。”

    “娘娘,不要奴婢服侍吗?”

    “不必了。我一会儿就回来。”

    “哦。”

    念秋乖乖的应着。

    南烟便独自一个人出了翊坤宫。

    这个时候刚刚到未时三刻,天气有点热,她一路走过去,也出了很多汗。

    好不容易,到了延禧宫外。

    可是,她却停下了脚步。

    因为,她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走到了延禧宫的门口。

    苏嬷嬷!

    南烟有些诧异的睁大了眼睛。

    她怎么会到这里来?

    是奉命来办什么事,还是——

    才刚这样一想,就看见有人从里面迎了出来,不是别人,竟然是宁妃秦若澜本人。

    她下意识的一闪身,躲到了一旁。

    只见两个人见面,倒是一点都不陌生的,苏嬷嬷对着秦若澜行了个礼:“拜见宁妃娘娘。”

    “嬷嬷……”

    秦若澜的声音,难得在清冷之外,也有了一点温度似得,说道:“不必多礼。”

    “……”

    “嬷嬷今天怎么来了。”

    “奴婢还记得,今天是娘娘的生辰,所以特地来把一些东西送给娘娘。”

    说完,好像拿出来什么东西。

    悉悉索索了一阵。

    秦若澜的声音又一次有了一些起伏的,轻声道:“这些,这些都是——”

    “这些都是贵妃娘娘的东西。”

    “……!”

    南烟的心都跳了一下。

    贵妃娘娘?

    是在说,自己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