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612章 今晚,他不来了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南烟深吸了一口。

    她没想到,一个冷宫中的嬷嬷,会说出这样的话。

    看得出来,这位苏嬷嬷虽然年纪不算太老,但已经饱经沧桑,把人世间的事都看得很透了。

    她轻轻道:“有理。”

    但她又立刻说道:“不过有一件事,我还是要告诉嬷嬷。”

    “……”

    “你的酒壶,从借出到还回来,都是干干净净的,我并没有往里面装过一点带毒的东西。”

    苏嬷嬷愣了一下。

    南烟转头,听着远处传来的夏云汀的声音,平静的说道:“真正的毒,是在她的心里。”

    “……”

    “她是被自己心里的毒,给弄疯的。”

    “……”

    苏嬷嬷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她认真的看着南烟,像是要分辨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而南烟,目光坚定,面带微笑的让她看着。

    过了好一会儿,苏嬷嬷轻叹了口气,说道:“奴婢明白了。”

    南烟笑了笑。

    苏嬷嬷又看了她一眼,突然说道:“贵妃娘娘,要喝茶吗?”

    南烟笑了笑:“好啊。”

    于是,她给她沏了一杯茶过来。

    从刚刚理也不理,到让她坐下,现在又给她奉茶,看来这位苏嬷嬷对自己的敌意,没有那么大了。

    南烟喝了一口,竟然还是上好的碧螺春。

    她放下茶杯,却发现苏嬷嬷坐在一边,一双明镜一般的眼睛正直直的看着自己的脸。

    好像,在辨认什么似得。

    南烟反倒被她看得有点不自在,其实原本,她来也没有什么目的,就只是想要见一见这位怪异的苏嬷嬷。

    现在见到了,也该回去了。

    于是喝了两口茶之后,她正准备告辞,苏嬷嬷突然开口道:“奴婢听说,娘娘前些天册封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

    没想到她深居冷宫,也知道。

    南烟笑了笑:“是。”

    “娘娘,是倓国人?”

    “也许是,也许不是。”

    “那娘娘就不是司家的人了?”

    “……”

    南烟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苏嬷嬷这话,似乎对司家,或者说司家的人,有过了解。

    她说道:“嬷嬷认得我的家人?”

    “……”

    苏嬷嬷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博望侯,精彩绝艳,世所罕见。”

    “……!”

    南烟有些惊诧的看着她。

    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自己甚至都不是司仲闻的女儿,又跟那位博望侯司伯言有什么关系吗?

    她轻声道:“苏嬷嬷,你见过我大伯?”

    苏嬷嬷道:“奴婢当初是在高皇帝身边服侍的人,见过博望侯。”

    “那——”

    南烟想要说什么,但等开口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对那段过去,完全不知道。

    这位苏嬷嬷跟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

    两个人沉默着相对了很久。

    南烟是疑惑的看着她。

    而苏嬷嬷,一双精明内敛的眼睛却是一直盯着南烟的脸。

    好像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因果来。

    南烟觉得奇怪。

    坐了一会儿之后,她实在不知道该干什么,便起身告辞。

    刚要离开,苏嬷嬷突然道:“娘娘请等一下。”

    南烟停下,看见她转身去打开柜子,拿了一点东西走过来,说道:“初次见面,这,就当做奴婢送给娘娘的见面礼吧。”

    低头一看,竟然是那只九曲鸳鸯壶。

    南烟有些惊讶:“这——”

    “还有这一百两的银票,”苏嬷嬷说道:“全数奉还。”

    “……”

    是因为自己给了她一个解释,所以把这些银票都还给了自己。

    南烟想了想,拿过了那个壶。

    却把银票退了回去。

    苏嬷嬷道:“这是——”

    南烟看了一眼关着夏云汀的屋子,平静的说道:“这些钱,就当做嬷嬷照看她,多费心的酬劳吧。”

    苏嬷嬷道:“娘娘还关心她?”

    南烟摇头道:“我并不关心她。照律法来判,她对我做的那些事,也足够她落到这样的下场了。”

    “……”

    “不过,律法无情,我不是。”

    “……”

    苏嬷嬷看着她,半晌,微笑着道:“奴婢明白了。”

    于是,南烟带着那只酒壶,离开了冷宫。

    这个苏嬷嬷,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曾经在高皇帝身边服侍的人,其实真的不多了。

    很多人,都已经在建国初期的那几件大案子里被株连,她能活下来,也是一件稀罕事。

    这个人身上,有很多谜团。

    南烟回到翊坤宫后,思绪一直很乱,事实上,册封之后,发生了太多的事,以至于她自己都来不及去思考一件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事。

    自己的身世。

    养父将自己从倓国抱回来。

    那自己,真的是倓国人?

    如果是倓国人,那司仲闻为什么要将自己抱回来?

    自己的亲生父母又是谁,这些年为什么没有找过自己?

    好乱!

    一转眼,暮色降临了。

    南烟下意识的往外面大门望去。

    今晚,祝烽还会来吗?

    这样一想,又有点害羞,毕竟这两天已经被他折腾得够呛,白天还要被冉小玉他们笑,她实在是有点“怕”他来。

    抱着这样矛盾的心思,她坐在窗边,看着天色一点点黑下来。

    祝烽还是没来。

    也许,他今晚不会来了?

    是不是生自己的气了?

    毕竟,弄疯了一个人,这不是一件小事,后来也听说,连庄嫔和安嫔都病倒了,重华宫那边宫门紧闭,据说这两天都闭门谢客。

    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

    这样一想,又有点委屈。

    也许自己是有点过分,可她们对付自己的时候,手段也并不比自己温和。

    自己好歹,没有给人下毒下药呢。

    御膳房送来了晚饭。

    祝烽还是没来。

    她一直等着,等到饭菜都有点凉了,才味同嚼蜡的吃完。

    然后趴在桌边,一只手托着腮,望着桌上摇曳的烛火。

    他,不来了吗?

    这时,小宫女念秋走过来,轻声道:“娘娘,娘娘的发髻有点乱了,奴婢帮娘娘梳一下吧。”

    “都这么晚了,还梳什么?”

    “可是,万一皇上来了呢?”

    “……”

    南烟看着外面全黑的天色,说道:“他肯定不会来了。只怕,已经去别的地方了。”

    “……”

    “也好,不来正好。”

    “……”

    “好不容易,一个人可以清静一些。”

    “……”

    “再说了,”她没看见念秋对着自己杀鸡抹脖子的使眼色,喃喃道:“他不会累吗?”

    她的话刚说完,就听见门口一个冷冷的声音——

    “你说呢?”

    抬头一看,祝烽站在门外,正沉着脸看着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