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604章 “还疼吗?”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痛楚,像是一支看不见的箭矢。

    直直的扎进了她的心里。

    而两个人这样相拥在一起,甚至连祝烽也能感觉到这一刻,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击中了。

    他的后背微微的弓起,就像是野兽蓄力一般,矫健的肌肉在阴暗的烛火的映照下,满是汗水,透着野性的光芒。

    他的气息,也透着野性。

    但开口时,声音却无比的温柔:“南烟……”

    南烟却说不出话来,只是用力的咬着下唇,几乎要将嘴唇咬破。

    眼泪如同决堤一般狂涌而出。

    好痛!

    祝烽伸出双臂,将她抱了起来,那孱弱又纤细的身子,被他整个的抱起,几乎要嵌入自己滚烫的身体里。

    这时,南烟终于忍不住,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

    终于,他也痛了。

    可是这种痛,却让他笑了起来,他偏过头,轻轻的吻着她被泪水浸湿的鬓发,然后,更用力的拥抱住了她。

    随着一阵悸动,床边的银钩一松,帷幔散落下来。

    如云烟一般,笼罩着他们。

    月色迷茫,却只能听到阵阵甜美的低吟,在这沉沉的夜幕当中,飘得愈远……

    |

    春光大好。

    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照在凌乱的大床上。

    一条锦被挂在床边,一半逶迤于地,而另一半,盖在了床上的那具身子上。

    当然,也盖不完全。

    白皙的肩膀和一半纤瘦的背脊露了出来。

    幸好,这个时候天气早就已经不冷了。

    更何况,身边还有一具火炉一般温热,甚至还有一点发烫的身体。

    整整一晚的纠缠,祝烽仍然没有觉得体内的高温降低了一点。

    甚至,在看到怀中这具已经被自己揉搓得快要粉碎的身子之后,那种火焰又一次燃烧了起来。

    但是,不行了。

    昨夜的过分索取,她在他身下,已经崩溃了好几次。

    几乎要被弄坏了。

    甚至在天明的时候,只能无意识的流着泪,呢喃着求饶,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却仍然没有减轻体内,那火焚一般的极度渴求。

    他伸出大掌,轻轻的抚摸着她白皙的肩峰。

    那里,也留下了不少粉红的痕迹,在她纤细的身子上,看起来,倒是有点好看。

    祝烽的嘴角噙着笑,忍不住低下头去,轻轻的啮咬了一口。

    怀中这个身子又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她还没有醒。

    但即使是在梦中,这种熟悉的触感也让她意识到,即将而来的是狂暴的侵袭。

    她不安的,下意识的呢喃道:“不要了……”

    “……”

    “不要了……”

    “……”

    “疼……”

    祝烽轻笑了一声。

    俯下身,轻轻的在她的肩膀上吻了一下,看着那张犹带红晕的小脸。

    眉心微蹙,眉宇间带着一点瑟缩之意,好像真的是怕了,唇瓣微微有些红肿,还有一点伤——是自己留下的。

    整个人,显得又委屈,又无辜。

    祝烽伸手,用拇指轻轻的揉了揉她的眉心,像是想要将她皱起的眉心揉散开。

    轻声道:“朕,有那么用力吗?”

    仿佛感觉到了什么,那蝶翼一般的睫毛微微的颤抖了几下,然后慢慢的,南烟睁开了眼睛。

    一双雾气氤氲的眼睛,还带着迷茫,望着他。

    祝烽也低头看着她。

    两个人靠得这么近,几乎都能清楚的看到,对方的眼瞳中映照着的自己。

    好像,彼此的眼中,也只有自己。

    半晌,听见南烟轻轻道:“皇上……”

    因为一整晚的呻吟,甚至哭喊,她脆弱的嗓音已经沙哑,这个时候开口,又带着一点梦境中还没有完全剥离的混沌。

    显得又慵懒,又甜腻。

    祝烽只觉得下腹一紧。

    他深吸了一口气,才压下了体内的那一团火焰,尽量的让自己看起来平和一些。

    虽然,呼吸已经沉重了几分。

    道:“嗯?”

    “……”

    南烟丝毫不觉危险就在眼前,还茫然的望着他,又道:“皇上……”

    “嗯?”

    到底要说什么?

    他耐心的看着她。

    过了好久,南烟轻声道:“疼……”

    “……”

    祝烽一怔。

    有点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他将她抱了过来,粗大的手掌轻轻的抚摸过滑腻,却微微颤抖的后背。

    “还疼吗?”

    “……”

    南烟不明白。

    她整个人都是迷茫的,只是感到那双大掌紧紧的拥着自己。

    热……

    昨夜已经焚烧了她一整夜的火焰,好像又蹿了起来。

    “我——”

    她想要说什么,但来不及了。

    只感到那高大的身躯,带着火焰一般的热度,又一次覆下来,将她整个人都笼罩了起来。

    她的四肢百骸,甚至连同思考的余地,再次被眼前这个男人摧毁。

    绵软得几乎无骨的四肢,好像狂风中无力的花枝。

    只能在他的狂暴侵袭下,随他轻摆。

    |

    “……”

    南烟在生气。

    用力的咬着枕头,一言不发。

    而身后这个精力旺盛的男人,嘴角含笑,带着汗水的坚实的胸膛紧贴着她的后背,都能感觉到他微微的震颤。

    好像在笑。

    更气了。

    她可没有忘记,昨夜,这个男人怎么把自己折来叠去的折腾了个够。

    一只手抚上她的肩膀:“怎么了?”

    “……”

    “还疼吗?”

    不想理他!

    能不疼吗?

    整整一晚,自己说了多少次,求了多少次饶?

    可他居然一次都没有停下来。

    甚至在天亮之后——

    想到这里,南烟只觉得脸烫得像是被火烧一样,恨不得地上裂开一条缝把自己吞进去算了。

    而祝烽靠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耳朵尖都红了。

    忍不住低笑了一声,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紧紧的搂进了自己的怀里,不顾她的挣扎,轻声道:“怎么,还在生朕的气吗?”

    南烟攥着拳头,又用力的在他的胸口捶了几下。

    可是,砰砰砰的,就像是打在石头上。

    反倒是自己,手都打痛了,他仍然面不改色,嘴角的笑意甚至比刚刚还更深了一些。

    他笑道:“还生气吗?生气的话,就继续打。”

    “……”

    南烟又用力的捶了他一下。

    手疼得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愤愤的放弃了。

    祝烽轻笑了一声,用力的将她抱紧。

    缓过一口气来,南烟却也乖乖的,将脸贴在了他坚实的胸膛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

    轻声道:“皇上。”

    “嗯?”

    “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