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599章 妾真的是一语成谶吗?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这一刻,大家仿佛都感觉到了什么异样。

    贵妃的贺礼中,恐怕有点问题。

    所以,当祝成轩让人过去打开锦盒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围了上来,连一直沉默不语的许妙音也上前了一步。

    锦盒,打开了。

    里面是用一块华美的丝绸包裹着的东西,暂时看不出来是什么。

    但显然就是贵妃的贺礼。

    南烟平静的道:“要拆开吗?”

    吴菀看了她一眼。

    而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夏云汀突然指着锦盒里面道:“那是什么?”

    众人的目光也都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在那锦盒的角落里,有一样东西,在闪着淡淡的,温润的光。

    祝成轩眉头一皱,伸手拿起来,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是一块玉牌!

    这块玉牌是——

    他已经见过无数次了,顿时脸色有些苍白了起来。

    吴菀和高玉容一看到那块玉牌被拿出来,眼中顿时闪过了一道阴冷的光。

    吴菀笑道:“这个,也是贵妃娘娘的贺礼吗?”

    “……”

    “看着,有一点眼熟啊。”

    南烟皱起眉头,看着祝成轩手中的那块玉牌。

    许妙音道:“拿来本宫看看。”

    祝成轩迟疑了一下,但淳儿已经走过去,他也只能将玉牌递给她,淳儿奉到了许妙音的面前。

    她接过来看了几眼,再抬头看向南烟。

    目光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时,站在旁边的婕妤刘莹轻声道:“这,有点像是男人的东西啊。”

    许妙音没说话。

    倒是吴菀冷笑了一声,道:“这是贵妃娘娘送给魏王殿下的礼物,当然是男人用的东西了。难不成——”

    她看了南烟一眼。

    众人也看着她。

    “难不成,会是贵妃私下跟男人来往,不小心掉进去的吗?”

    这句话,就像是一下子在安静的湖面投入了一块巨石。

    顿时,惊得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可是,也没有人敢讲话。

    毕竟,后宫的女人跟男人来往,是绝对的禁忌,不管是谁,哪怕是贵妃,如果触犯了这一点,那就是直接撕了皇帝的逆鳞。

    还能活吗?

    众人都屏住呼吸的看着司南烟。

    冉小玉有些紧张了起来。

    毕竟这种事情跟偷窃,弄坏贡品什么的又不一样。

    加上,她知道南烟的守宫砂不见了,皇帝肯定已经在怀疑她,现在弄出这件事——

    她看了看南烟,除了刚刚,看到这块玉牌的时候,她皱了一下眉头之外,就一直闭着嘴没说话。

    冉小玉立刻沉着脸道:“庄嫔娘娘慎言,我们贵妃没有做过那种事。”

    吴菀笑道:“我不过是说一个玩笑,你何必这么紧张?”

    “……”

    “又不是真的。”

    “……”

    “若是真的,你再紧张不迟啊。”

    冉小玉咬着下唇。

    旁边已经有人在喃喃道:“不会是真的吧?”

    冉小玉转头,急切的看着南烟,轻声道:“贵妃……”

    南烟仍然不说话,只皱着眉头看着那块玉牌。

    这时,高玉容又上前,状若认真的看着许妙音手中的玉牌,说道:“皇后娘娘,这东西,妾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夏云汀道:“妾好像也见到过。”

    周围的人都暗暗道:“是有点眼熟。”

    “在谁的身上带过呢?”

    吴菀冷笑道:“这,好像是右丞大人身上佩戴的吧?”

    “……”

    “那天,贵妃娘娘的册封大典,妾看到了。”

    众人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的确,这就是简若丞的玉牌,他们或多或少都跟简若丞见过面,所以,都有印象。

    而旁边已经有人说道:“这就是简大人的玉牌,后面还雕了他的名字呢。”

    许妙音将那玉牌翻过来一看,果然,玉牌的背后,雕着“简若丞”三个字。

    一时间,整个承乾宫都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在想一件事——

    “贵妃,简大人的玉牌,怎么会在你的贺礼里?”

    许妙音看着司南烟。

    “……”

    南烟没有说话。

    而众人一看她这样子,都有些明白过来。

    无话可说。

    竟然从贵妃的贺礼里面,找到了外臣的东西,这其中的缘由,只怕说不出口的。

    吴菀捂着嘴,轻笑了一声:“哎唷,妾真的是一语成谶吗?”

    就在这时,玉公公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皇上驾到。”

    顿时,众人全都转过身去,纷纷跪拜在地,就看见祝烽从外面慢慢的走了进来。

    他的身后,还跟着简若丞。

    众人齐声道:“拜见皇上,万岁万万岁。”

    祝烽淡淡的一挥手:“平身吧。”

    “谢皇上。”

    大家又站了起来。

    祝烽的目光先就看向了人群中那个娇小,却有些苍白的身影。

    这一刻,她的气息,仿佛比平时更沉重了一些。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目光硬生生的扯了回来,又看向面色显得有些凝重的许妙音,道:“皇后,你们在说什么?”

    简若丞也上前一步,对着各宫的妃嫔拱手行礼。

    许妙音看了他一眼。

    祝烽感觉到她的目光有点不对:“嗯?”

    许妙音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皇上,这是刚刚,从贵妃送到承乾宫的贺礼中找到的。”

    说完,将玉牌递了上去。

    祝烽的眉心一蹙。

    而简若丞立刻道:“这是——”

    许妙音道:“简大人,本宫也正想要找你确认一下,这块玉牌,是你的吗?”

    “……”

    简若丞深吸了一口气,立刻转头看向一旁的司南烟。

    脸色有些苍白了起来。

    人群中,高玉容轻声笑道:“简大人,这若是你的东西,还是承认了好。皇上就在这儿,若说谎,可是欺君之罪了。”

    简若丞又回头看了一眼祝烽。

    皇帝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吴菀也笑道:“妾也听说,简大人今天,好像是进宫来了。”

    简若丞深吸了一口气,道:“微臣的确进宫来了,不过,是到的承乾宫,与魏王殿下叙话。”

    “是吗?”

    “正是。”

    吴菀转头看向祝成轩,微笑着道:“魏王殿下,简大人是何时来的?何时走的?”

    祝成轩下意识的道:“简大人巳时三刻来的,午时一刻离开。”

    “是吗?”

    吴菀笑道:“可我怎么听说,简大人真正离宫的时间,却是午时三刻?”

    “……”

    “这中间的时间,他去哪儿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