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548章 在后宫要对付一个人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

    这时,祝烽突然又道:“不过,朕旅途劳累,只想休息了。”

    吴应求一听,愣了一下。

    他身后的儿子吴定急忙道:“既然皇上累了,那酒宴就罢了。皇上还是早些休息,保重龙体要紧。”

    祝烽淡淡的点了点头,摆手道:“众位爱卿,都先退下吧。”

    “是。”

    一行人原本是指望着今晚的酒宴,能跟他亲近,却没想到酒宴临时不摆了,大家只能失望的退了出去。

    吴应求走到大殿外,还有些迟疑的回头看了一眼,他皱着眉头,对着自己的儿子道:“皇帝,是不是对老夫的安排不满啊?”

    吴定说道:“父亲为了皇上驾临,已经做了这么多准备,照说,皇上怎么可能还不满意呢?”

    “……”

    “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刚刚,儿子听到皇帝身后的那个女官,哼了一声。”

    吴应求一听,立刻又停下脚步,看见灯火通明的大堂内,祝烽他们并没有停留太久,就往后面走去,而那个容貌俏丽的女官也紧跟在他的身后。

    他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那个,就是司南烟?”

    “应该就是她。”

    吴定也回头看了一眼:“菀儿——哦不,康妃娘娘几次提到过她,这个丫头,一直在跟娘娘作对。”

    “那为何不收拾了她?”

    “听说这个丫头非常的狡猾,很难对付。”

    “很难对付?难道高玉容也没办法吗?”

    吴应求当初将女儿嫁入燕王府,又特地送了一个高玉容给燕王,看起来是“买一送一”,但实际上,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女儿年少骄横,只是性格跋扈,并没有多少手段。

    所以,又加派了一个精明能干,心机城府都很深的高玉容在她身边协助。两个人,都不能对付一个小小的尚宝女官?

    吴定轻声道:“所以说,这个丫头狡猾呢。而且,最近还有一个消息。”

    “什么?”

    “听说,皇上已经要准备册封她了。”

    “册封?”

    吴应求一听,眉头拧得更紧了一些,沉默了半晌,喃喃道:“菀儿虽然进燕王府的时间最短,但因为老夫的调停,才让她一举登上的妃子的位子。这个丫头,总不至于一册封,就能坐上妃子的位置吧?”

    “……”

    “到时候,让他们想想办法。”

    “……”

    “在后宫要对付一个人,不是很容易的吗?”

    吴定沉默了一会儿,道:“希望如此。”

    |

    几个婢女在前面引路,祝烽带着司南烟到了专门为自己准备的房间。

    不必说,自然是满眼奢华。

    这个房间又大,又精致,而且里面的摆设,几乎全都是奇珍异宝,古董字画也都是之前从没见过的。

    不知道吴应求花了多少心思。

    南烟一走进这个房间,下意识的就想——别碰!

    碰坏了要赔钱!

    祝烽慢慢的走到卧榻边坐下,又看了看周围这些华美的器物,半晌,用一种异样的口吻说道:“看见没有,这里倒比朕的皇宫,还更富丽堂皇了。”

    南烟想了想,说道:“国公大人大概也是想要讨皇上欢心吧。”

    “讨朕的欢心?”

    祝烽轻笑了一声。

    的确是要讨他的欢心,不然,他们何来今后的荣华富贵呢?

    这时,南烟已经去沏了一杯茶,小心的送到了他手上,外面风雪大作,刚刚走进来,大家的身上都带着一股寒气,可祝烽的手却是滚烫的。

    他的体温,原就比常人高许多。

    而接过这杯茶,却是温热,喝下去,让他稍微舒服了一点。

    他抬头看着南烟,突然笑道:“你知道,如何讨朕欢心吗?”

    南烟急忙摇头。

    “奴婢只会惹皇上生气吧?”

    “哼,你知道就好。”

    很快,他们去清洗了一番,洗去了身上的尘土,换上了舒舒服服的睡衣,回到这个温暖的房间里。

    当然,随行的人,是有另外安排住处的。

    可祝烽却道:“你,今晚就留在这里。”

    “啊?”

    南烟睁大眼睛望着他。

    祝烽立刻知道她在想什么,伸手用力的捏着她的脸颊晃了两下:“你以为朕要干什么?”

    “……”

    “朕是让你睡在这儿!”

    说完,指着床边的卧榻。

    南烟顿时松了口气,但脸不自觉的又有点发红。

    之前,在浴室里那一次之后,两个人都很规矩,也是在避免着擦枪走火的可能。

    毕竟,相爱的人在一起,都想要彼此亲近,甚至彼此拥有。

    刚刚,她差一点以为祝烽要——

    又惊又羞。

    看着她急忙转身去把被子抱到卧榻上铺好,虽然一直埋着头,但发红的耳尖却掩都掩不住,祝烽不由得有些想笑。

    他当然,不能跟她同榻共眠。

    过去,也许还能忍得住,但现在——

    自从浴池那一次之后,他对自己的毅力,有点不抱希望了。

    于是,两个人各自躺下,还算安稳的度过了这一夜。

    而第二天,就不安稳了。

    毕竟是皇帝到了河南道,这里的官员,名流,全都聚集到了这里,除了公事上觐见之外,许许多多的人都是特地来一睹皇上的天颜。

    而前一晚没有举行的宴会,就在第二天,在那个高大宽敞的大堂内举行。

    南烟没有陪在祝烽身边,因为接连赶了几天路,突然停歇下来,她体内的疲倦就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来,整个人懒懒的。

    祝烽自然舍不得强迫她,便让她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桌上,自然是摆着好茶和点心。

    南烟看着窗外的雪景,听着远处传来的丝竹之音,还有歌女们悠扬的歌声,倒也觉得很享受。

    这时,别院中服侍的婢女走了进来:“司女官。”

    南烟看着她:“什么事?”

    “外面有一位名士求见。”

    “名士?”

    南烟愣了一下,立刻笑道:“今天国公摆宴,皇上现在正在大堂那边接见河南道的各位名士,把他领到那儿去吧。”

    这婢女陪笑道:“这位名士并不是来见皇上的,他是来求见司女官你的。”

    “我?”

    南烟诧异的睁大了眼睛。

    “他是谁?”

    “顾亭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