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547章 华美的别院

时间:2018-04-19作者:冷青衫

    ,!

    就在这时,前面传来一阵人声,马车停了下来。

    祝烽抬起头来:“怎么回事?”

    前面嘈杂了一阵子,不一会儿,英绍就骑着马跑到了马车旁边,轻声道:“皇上,前方是成国公的人马,前来迎驾。”

    “哦?”

    祝烽微微挑了一下眉毛。

    南烟一听,急忙坐直了身子。

    成国公,康妃吴菀的父亲,河南布政使司布政使——吴应求。

    祝烽道:“我们,已经进入河南界了?”

    英绍道:“前方,就是界碑。国公的人马就在界碑出迎驾。”

    祝烽沉吟了一番,然后道:“嗯,先过去吧。”

    “是。”

    英绍立刻策马到前面去,让队伍继续往前行驶,南烟自然不敢再像之前一样,跟他“腻腻歪歪”的,只规规矩矩的坐在旁边,一脸正经的表情。

    祝烽瞪了她一眼。

    而一旁的窗帘晃悠着,就看到马车慢慢的行驶到了一处高大的界碑旁。

    火光映照,上面刻着三个鲜红的大字——

    河南界。

    果然,到了河南了。

    马车停了下来。

    他们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声音,是有人翻身下马走了过来,然后跪拜在了马车的前方。

    一个很低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河南道布政使司布政司吴应求,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是吴应求。

    祝烽对着她点了点头。

    南烟急忙挪过去推开车门,撩起帘子,就看见吴应求带着河南道的官员跪拜在雪地里,正对着皇帝磕头请安。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近的看到这位成国公。

    吴菀的年纪很小,但她的父亲年纪已经很大了,大概六十多岁,身体显得有些孱弱,跪在雪地里的时候直发抖。

    倒是他身后,二儿子吴定,高大壮硕,格外的显眼。

    祝烽道:“国公请起,众位爱卿平身吧。”

    “谢皇上。”

    众人这才站起身来,吴定将老父亲扶了起来。

    吴应求他们大概在雪地里已经等候了很久,身上厚重的狐裘上落满了雪,蓬松的皮草更显得他身形干瘦。

    不过,那双眼睛,倒是极精明。

    如果不精明,也不会在祝烽起兵靖难的时候,看准时机依附上去,一战未打,就直接捞了个成国公,女儿还成了康妃。

    这,绝对不是一个庸人能做到的事。

    而吴应求笑着对皇帝道:“皇上此次在北平以少胜多,击退倓国大军,扬我国威,此战足以名垂千古。”

    “……”

    “微臣等特在此处等候皇上御驾,为皇上庆贺。”

    “……”?“请皇上稍留残步。”

    “……”

    “这样的风雪天实在不宜再赶路了。望皇上保重龙体。”

    祝烽看了他一会儿,微笑道:“还是国公懂朕的心思。”

    说完,往前挪了一步,道:“不知国公为朕安排在何处落脚?”

    吴应求急忙说道:“老臣得知皇上将要南下回京,必然途径河南道,所以事先在城北修筑了一座别院,特为皇上休憩所用。”

    “哦……”

    祝烽的眉毛微微的挑了一下。

    但下一刻,他还是微笑着道:“国公为朕,的确是费心尽力了。”

    “……”

    “带路吧。”

    “是。”

    吴应求急忙谢恩,然后带着人往前走去,不一会儿,马蹄声响起,他们的马车又慢慢的朝前行驶。

    南烟关上车门,又将帘子放了下来。

    再回头,就看见祝烽的面色——虽然不至于愠怒,但已经比刚刚,沉了不少。

    别的事情,她不懂。

    但她很明白一件事,皇帝不喜欢铺张浪费。

    像这一次回到北平,住了那么长时间,他都没有兴建别院的意思,听说北平府的官员也有上奏,被他毫不留情的驳回了。

    而吴应求,一声不吭的,就先在这里为他修了一座别院。

    这么短的时间修起来,只怕调用的人力不少。

    耗费的钱财,也一定很多。

    可是,祝烽也不可能因为这件事,就跟自己的“老丈人”生气。

    马车又行驶了大半天,终于到了城北,雪稍微小了一些,他们停在了一条僻静的长街上,周围几乎一个人都没有。

    而下了马车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

    因为这个别院,占地特别的大。

    几乎整条长街,都是属于这个别院的。

    门口,挂着两盏巨大的灯笼,已经有衣饰精致,容貌秀美的婢女,还有列队整齐的护卫站在门口相迎。

    祝烽一下车,众人立刻跪拜在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祝烽抬头,看了看这个别院。

    因为天色已晚,他的目光也显得很深沉,连那两盏大灯笼,都照不亮他的眼睛。

    吴应求上前来,说道:“皇上,老臣仓促准备,实在简陋,还望皇上恕罪。”

    “……”

    祝烽转头看向他。

    对上他的目光的那一刻,吴应求微微一怔。

    但下一刻,祝烽又淡淡的笑了一声,道:“国公周到,朕又怎么会怪罪你呢?”

    说完,摆了摆手,便带着众人走了进去。

    天色已晚,但这座别院中,却一点都不阴暗。

    因为,各处都挂着精致玲珑的琉璃灯,一路从园中走过去,看不清周围的景致,但也能感觉到这里布置得格外奢华。

    等走进到大堂内,众人都是惊了一下。

    这个大堂,高大宽敞,内中还竖着四根粗壮的梁柱,几乎就跟金陵皇宫中的大殿一样了。

    地上铺着鎏金砖,走上去的时候,竟还是温热的。

    吴应求上前道:“北地严寒,虽然皇上龙体康健,不畏风雪,但老臣想着,还是应该为皇上准备妥当。”

    祝烽微笑着看着他:“国公费心了。”

    吴应求又道:“今夜,还特为皇上准备了酒宴和歌舞,这——”

    刚刚走进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有一些舞女歌女在两边候着,空气中也飘着酒香,想来,是早已经准备着,就等他来了。

    祝烽道:“国公果然想得周到。”

    大家都笑了起来。

    南烟跟在祝烽的身后,甚至看到窗外已经有许多人透过窗纱偷偷的看他。

    高大俊美,又器宇轩昂的祝烽,从来都是那些女人目光追逐的目标。

    她偷偷的哼了一声。

    这时,祝烽突然又道:“不过,朕旅途劳累,只想休息了。”

    吴应求一听,愣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