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771章 跟鹤城中的某个人有来往

时间:2018-04-23作者:冷青衫

    !

    阿日斯兰说道:“一个线索就是,塔娜公主在失踪之前,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烽火台。”

    “烽火台?”

    南烟的眉头一皱。

    她立刻想起来,就是那座衣冠冢所在的烽火台。

    之前,蒙克也跟她说过。

    南烟说道:“这,这算什么线索?她喜欢去烽火台,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而且,你们在那里修了衣冠冢,也就证明,把那周围都已经翻了遍吧。”

    “嗯。”

    “找到什么了吗?”

    “当然,没有。”

    “……”

    “不过,”阿日斯兰说道:“塔娜公主喜欢烽火台,总是有原因的。如果能找到那个原因,也许,就能找到她失踪的线索。”

    “……”

    南烟皱着眉头。

    她始终觉得,这条线索太模糊,若没有其他的人能说清楚她到底喜欢那个烽火台什么,那,自己根本什么都查不出来。

    南烟问道:“第二个线索是什么?”

    阿日斯兰看了她一眼,说道:“第二个线索,已经在你的身边了。”

    “我的身边?”

    南烟眉头一皱:“什么意思?”

    阿日斯兰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意,说道:“这,就要你自己去寻找了。”

    说完,便转身走了。

    南烟皱着眉头看着他的背影,半晌都没说出话来,冉小玉有些生气的说道:“他是故意来戏弄你的吧?”

    “……”

    南烟说道:“不过,也许他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什么?”

    “那个玉珏。”

    南烟喃喃说道:“去年这个时候,他就到了我们炎国来,为的就是寻找那块玉珏,而那块玉珏,也是塔娜公主留下的,最后一样东西。”

    “……”

    “既然他们会来炎国找,就证明,他们真的有什么线索,是指向这里的。”

    “……”

    “也许,真的就在我的身边,但我自己不知道。”

    冉小玉想了一会儿,轻声说道:“不过,之前不是也说,那个玉珏,有可能也会指向玉玺吗?”

    南烟点了点头。

    “既然玉玺是跟塔娜公主一起失踪的,那他们自然而然,要把寻找玉玺的希望,放在这上面。”

    “我觉得,他们是想利用这一点,来找到玉玺。”

    南烟的脸上浮起了一点淡淡的冷笑:“他们想要利用我。”

    “那娘娘你——”

    “我当然不会被他们利用。就算要找,也不能让他们控制着我去找。”

    这时,一阵冷风吹来。

    南烟带着各种异样的心情,转身往自己的益寿堂走去。

    而另一边,阿日斯兰已经走出了很远,才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向南烟。

    她的背影,也渐渐的消失在了园中。

    阿日斯兰沉默了半晌,嘴角的笑容已经消失了。

    余下的,只有沉沉的阴霾。

    这时,身边一个随从走了过来,说道:“大王,时辰快到了。”

    “嗯。”

    阿日斯兰点了点头,便往前走去,这一路上,他非常的熟悉,连一点弯路都没有走,不一会儿就走到了别苑的大门口。

    守门的人上前来,笑着说道:“特使大人。”

    阿日斯兰点了点头。

    守门人道:“大人这是要去哪儿?”

    “哦,在这个别苑里呆得有点闷,本王想要出去,在城里走走。”

    “特使路上小心。”

    阿日斯兰点了一下头,便带着自己的随从走了出去。

    守门人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长街上,立刻对着身后出现的人使了一个颜色,不一会儿,一道身影便飞快的追了出去,一眨眼的功夫,也消失在了长街的尽头。

    |

    晚上,祝烽回到书房,叶诤已经在旁边侍候。

    祝烽问道:“情况如何?”

    这几天,他一直让人暗中监视阿日斯兰,每天晚上,影卫会传回监视的结果,包括他去了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甚至,说了什么话。

    叶诤说道:“皇上,今天阿日斯兰去见了贵妃娘娘。”

    “嗯?”

    祝烽的眉头一皱:“在什么地方?”

    “就在司老夫人房间外面不远。”

    “……”

    “因为老夫人感染了风寒,有些不舒服,贵妃娘娘一大早就过去看望,停留了一会儿,在离开的时候,遇到了阿日斯兰。”

    “阿日斯兰是故意的?”

    “是的。”

    “说了什么?”

    “因为冉小玉跟着,影卫不敢太过接近,怕冲撞了贵妃,听起来,似乎是在说贵妃的身份。”

    “哦……”

    祝烽对这个倒已经没有太大的惊讶,只摆了摆手:“这个,朕知道了。”

    “但是,”叶诤接着说道:“在跟贵妃娘娘分开之后,阿日斯兰离开了别苑。”

    “哦?他去哪儿了?”

    “去了城中的一个酒家,在里面找了一个雅座,喝了一会儿酒。”

    “有跟人来往吗?”

    “并没有。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影卫说,中途的时候,有人好像走错了房间,闯入了他的雅座,但问了一句,就退出来了。”

    祝烽挑了挑眉毛。

    “弄清了是什么人吗?”

    “那个人问过之后,就离开了酒楼。当时正是城内人最多的时候,影卫没能跟上去。”

    “……”

    祝烽沉默不语。

    叶诤道:“会不会,只是凑巧?”

    祝烽立刻就说道:“不可能。”

    “为什么?”

    “那个人既然是进到雅座找人,进错了,那就应该继续找,而不是离开酒楼消失了。”

    叶诤顿时明白过来:“对啊!”

    祝烽面色沉沉:“那个人,应该是特地找到那个地方,去跟阿日斯兰传递什么消息的,一进一出,消息已经传递清楚了。”

    叶诤皱起了眉头。

    “这么说来,这个南蠡王,果然跟鹤城中的某个人有来往。”

    “……”

    “但,这个人是谁呢?”

    祝烽想了想,说道:“那,今天成国公去了什么地方吗?”

    叶诤道:“没有。成国公一整天都待在别苑中。只有早上,去见过一次康妃娘娘,也就说了两句话,就退出来了。”

    “他没有见其他的人?”

    “似乎是没有的。”

    叶诤皱着眉头,一想起阿日斯兰在酒楼中,众目睽睽之下,可能就跟人传递了消息,再提起成国公的事,他也不那么确定了,说道:“但也许,他也有特殊的,传递消息的手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