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陆少追妻路漫漫 第863章 裴慕:幕后黑手

时间:2018-07-09作者:言兮

    “嫂子啊,你知道孙雨柔……咳,孙雨柔的下场吗?”

    “知道这个干吗,反正她是没可能嫁给裴宁修了。至于之后会被裴宁修怎么安排那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那么多了。”

    “我就是好奇啊。”

    虽然有些不厚道,可她真的特别想去看看孙雨柔死活得不到自己想要的鸡飞蛋打后那种绝望愤怒的表情。

    啧,一定很有意思。

    像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白深深一脸无奈的伸出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

    “你呀。”

    “嘿嘿,我就是好奇嘛。”

    “好了我该走了,你实在好奇可以问裴宁修嘛。”

    白深深打趣。

    慕思薇脸上的表情一顿,忽然特别认真的看着白深深,问:“嫂子,你不反对我去找慕思薇吗?”

    “那也得我的反对有用啊。”

    白深深无奈的说,娇嗔的瞪了眼慕思薇。

    意思就是,我不让你去但是腿长在你的身上我根本就管不住啊。

    “感情这回事,旁人是帮不上忙的。只有自己去尝试了,撞的头破血流也好,付出一切无怨无悔也罢,都是看个人的。别人最多只能劝几句,却没办法替人做决定。思薇,我只希望你将来能够不后悔。”

    “嫂子,你真好。”

    慕思薇一脸感动的一把抱住白深深,跟个孩子似得用额头蹭着她的脸。

    白深深正想说什么就听慕思薇不满的抱怨:“哼,明明你这么好,配我表哥实在是亏大了。表哥敢对你不好,我第一个不饶过他。”

    “这话可不能让你表哥听到。”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慕思薇连连点头,表示打死也不会在陆俢凛面前说这些。

    她又不是嫌命太长。

    “好了,我真该走了,你照顾好自己知道吗?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不要总是一个人去扛。”

    “恩。嫂子你慢点,到家跟我说一声。”

    把白深深送到电梯里,目送电梯一层层的往下,慕思薇这才转身回了自己的公寓。

    所以说,裴宁修出国究竟干什么去了呢。

    国外,某海岛。

    “裴少,艾伦斯的老巢就在这里。整座岛左半部分都是他的地盘儿,外围有茂密的绿植遮挡,想要靠近就必须拿到通行证,否则会被外面设置的陷阱给阻拦,很危险。”

    身边人迅速跟裴宁修分析。

    眯眼看着地图上被指出的部分,裴宁修微微蹙眉。

    “他们的活动轨迹呢?”

    “每周有两次大采购,另外艾伦斯也需要出门处理公司或者是一些黑暗面的事情。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他身边的安保措施有所提升。”

    这对他们来说是很不利的。

    “安保措施提升了?什么时候的事?”

    对方说了大概的时间,裴宁修的目光停顿了下,脸上闪过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个组织之前的一把手资料能查到吗?这个艾伦斯上位的手段并不光明磊落,从这里应该能查到很多有用的信息。”

    “我已经让人去查了。”

    裴宁修满意的点点头。

    基本情况都已经了解了,对方把地图收好。

    “裴少您刚来,今晚先好好休息。这边的海岛环境很不错,用来度假完全可以。别墅这

    边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您有什么需要直接打电话给我,我会安排。”

    “辛苦了。”

    对方谦逊的笑笑,没说什么。

    想要立刻查到想知道的并不可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裴宁修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也不着急,交代了一番后就起身上楼回房间休息调整。

    静静地等待了三天,负责调查的人终于有所收获。

    “裴少,这是他们前老大的资料。”

    伸手接过。

    裴宁修把资料打开,当看到文件最上角贴着的照片时,他的眼神立刻变得凌厉。

    因为这张脸,他认识!

    直到此刻裴宁修才明白陆俢凛那次在公寓外面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看来他当时就已经查到了这人的头上,不愧是陆四爷。

    对于他不愿意告诉自己调查的结果,裴宁修并不觉得愤怒,毕竟他没有权利要求裴宁修一定要把结果告诉自己不是吗。

    “裴少,您认识他吗?”

    “当然。”

    裴宁修目光凌厉的盯着照片里的人,他曾经在他的身边以助理的身份一直隐藏着。像是躲在黑暗角落里的毒蛇,伺机而动。

    宋楚寒。

    在他露出真面目之前,裴宁修不单单把他当做是一个属下,更是自己的好友。

    可就是这么一个得到他诸多信赖的男人在几年前狠狠的背叛了自己。

    想到他消失的时间跟孙雨柔出国的时间点,裴宁修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俊美的脸被笼罩在一层森寒的冰霜里,任谁看了都心里发憷。

    收回思绪,裴宁修继续往下看。

    “被人算计入狱?”

    真想不到,那么一个冷酷狡诈的男人也会被人算计甚至狼狈的被抓入狱。

    可惜的是他还是出狱了,甚至并没有过多的损失。

    线索一下子变得清晰,眼前笼罩的迷雾被拨开,云消雾散,真相被赤果果的摆在面前。

    孙雨柔是因为他才不声不响的出国,之后应该就是一直跟在他的身边。而自己之所以查不到孙雨柔的行踪也是因为他把痕迹都给掩盖了,阻碍了自己的寻找。

    不用深入去想也知道,宋楚寒为了报复自己所以哄骗了孙雨柔。

    当然,孙雨柔的背叛跟欺骗是事实。

    就是不知道两人在国外发生了什么,那么精明的宋楚寒又是为什么会被孙雨柔给算计入狱。

    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弄明白了孙雨柔一直在骗自己,她说的话做的事根本就没有一件是真的!

    “呵。”

    裴宁修忍不住嗤笑,不知道是在笑自己的蠢还是笑孙雨柔的手段高明。

    “裴少,我们还需要对艾伦斯出手吗?”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裴宁修冷声说。

    ……

    “先生,这里有您一封信。”

    “信?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用这么古老的方式来联系。”

    艾伦斯挑眉,语气嫌弃的说。

    “拆开看看。”

    “是。”

    手下连忙把信封给拆开,从里面拿出一张邀请函来。看起来似乎邀请的人来头不小,邀请函足够奢华精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