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陆少追妻路漫漫 第340章 陆俢凛,不要赶我走

时间:2018-07-09作者:言兮

    跟陆邵云的谈话终究无疾而终。

    陆俢凛坐在书房,陷入沉思中,许久都没有反应。而卧室里,白深深悄悄睁开眼,担心又忐忑的看向门口。她不知道陆俢凛是否会开口让自己留下,也拿不准自己这样的欺骗会不会让他生气。

    可是她真的管不了那么多了啊。

    纠结的皱着眉头,白深深想的入了神。

    卧室门被悄无声息的打开,陆俢凛进门就看到白深深愁肠百结的样子。

    他愣了一下,脑海中第一个念头是喜悦。因为白深深醒了!但是下一刻,又狐疑的皱起眉头。她是什么时候醒的?又一直在发呆,想什么?

    “在想什么。”

    陆俢凛冷冷开口。

    “在想……”

    白深深的声音戛然而止,她这才意识到是陆俢凛在跟自己说话。她吓了一跳,瞪大眼无措的看着他。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呆萌呆萌的。

    胸口的怒火竟然隐约要被她可爱的样子给压下去。

    陆俢凛克制着,让自己冷着脸,面无表情的注视着白深深。

    “我已经跟二哥联系过了,待会儿就有人送你走。”

    他不能心软。

    陆俢凛说完,转身要走。

    “不行,我不走!”

    白深深也顾不得自己是不是在生病,想也不想的掀开被子跳下来,快步追过去,伸手抓住陆俢凛的手腕,死死的拽着。

    不准他离开。

    “陆俢凛,不要赶我走。”

    “不是我赶你,是你自己先放弃先离开的。白深深,你难道都忘了吗?”

    没有,她怎么可能会忘记。

    那是她心底永远的痛。

    “关于那件事,我不会辩解什么,你恨我也是应该的。但是陆俢凛,我现在想站在你身边,想帮你。我不能就这么离开,因为我没办法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抛下你。”

    白深深焦急的说,她慌乱又诚恳的解释着。

    陆俢凛背对着她,让她看不到分毫他的表情。

    长久的沉默让气氛有些压抑。

    白深深无措的收紧了手指,隔着皮肤,陆俢凛能感觉到她的颤抖。

    显然她的内心同样忐忑不安,焦虑不堪,颤抖的手泄露了最真实的情绪。陆俢凛的心又软又绵,却又强迫自己硬起心肠:“我不需要。既然你已经选择了离开,那就不要再回来。白深深,我对你的感情再深也经不起你三番两次的退却和抛弃。你扪心自问,对于这段感情,究竟拿

    出了多少真心和勇气。”

    平静无波的声音,没有丝毫的质问。

    可就是这样,才让白深深更加愧疚难堪。

    她太自私了。

    原本因为高烧而泛红的脸颊,这会儿却失血变得惨白。白深深僵硬着身体,愧疚又痛苦的盯着陆俢凛的背影,久久不曾言语。

    她还能说什么。

    这个男人的心被自己伤透了,已经无法挽回了。

    可是,真的要这样离开吗?然后从今往后,他们再无关联。

    好不甘心啊。

    都是你活该。

    心底有个声音这样告诉白深深,她的神情变得脆弱,摇摇欲坠的样子。

    “对不起。”

    她说,然后缓缓的松开手。

    可是,真的要这样算了吗?

    白深深痛苦的咬唇,她不想就这样离开,想留下来,想陪着陆俢凛,想帮他。哪怕只是在他难过的时候陪着他,抱抱他也好。

    “等你退烧了,就离开。”

    “对不起。”

    她忍着痛苦再次道歉,声音很低,像是随时都有可能会消失。

    陆俢凛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握紧了双手,克制着回头抱紧她的重新。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永远都不要。

    心底有个声音在拼命地呐喊,陆俢凛的表面却不露声色,努力克制着心底快要疯狂的感情。

    “先休息吧。”

    说完,陆俢凛迈步离开。

    他强迫自己不准回头,不准心软,因为一旦退步就意味着会把白深深牵扯到接下来的危险中。他怎么舍得,怎么忍心。

    随着陆俢凛的离开,卧室里的温度好像也一并跟着离开。

    白深深一脸颓然的跌坐在床上,面如死灰。

    这是对她的惩罚。

    白深深,你活该。

    她缓缓地低头,用双手捂住脸,肩膀无助的颤抖着。

    对不起。

    我知道错了。

    可是伤害已经造成了,她到底还是被陆俢凛厌弃了。

    书房,陆俢凛坐在电脑前,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两人一个在卧室一个在书房,气氛同样的压抑,像是彼此之间隔开了一道无法跨越的沟壑,只能彼此压抑着心底的真实感情。

    午饭是陆俢凛跟白深深一起吃的。

    两人明明就坐在彼此对面,如此近的距离,却全程零交流,气氛也压抑到极致。

    吃过饭,陆俢凛给白深深量了体温,已经下降了些,但是还有些烫。

    “吃过药,再休息一晚,明天烧就退了。”

    陆俢凛说完,起身离开,好像连一句多余的话,连多一分多一秒都不想再看白深深。

    颓然的坐在椅子上,白深深的大脑被愧疚和难过占据。

    她不想离开,可是烧退了就一定会被送走。既然如此,那就像昨晚那样……

    悄悄握紧了拳头,白深深死死的咬着唇。

    晚饭的时候陆俢凛没有回来,吃的是酒店送来的营养餐。

    白深深想见陆俢凛,她在客厅一直等到很晚,时不时的看一眼时间,焦虑又忐忑。可是一直等到深夜,陆俢凛还是没有出现。

    “修凛肯定不会来了。”

    明天一早自己就会被送走,很可能连陆俢凛一面都见不到。

    一想到这个可能,白深深就浑身难受。

    她狠狠地咬了下唇,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起身回到卧室。

    浴室里,冷水开到最大,通风扇也打开。白深深浑身颤抖着站在冷水下面,很快就冻得嘴唇乌青。她闭着眼,睫毛被打湿,湿漉漉的轻轻颤抖。

    很冷。

    本来就发烧没有全好,像现在这样站在冷水下面,当然难受无比。

    可是为了不被送走,为了还能留下,她只能这么做。

    攥紧了双手,白深深咬着牙,依旧无法克制的颤抖着,牙关也不断的磕碰在一起。

    走廊响起轻微的开门声,陆俢凛高大的身躯出现在玄关。他似乎喝了酒,黑眸半眯着,整个人说不出的冷冽、漠然。

    钥匙被放在鞋柜上,陆俢凛扯掉领带,快步走向卧室。

    他故意这么晚回来,就是为了避开白深深。

    她现在肯定已经睡了,因为一个小时之前,手机上的监控就显示白深深进了卧室。

    陆俢凛这个时候回来,可以悄无声息的进卧室陪她一会儿,再看看那张让自己日思夜想的脸。

    想到这儿,他不禁放轻了脚步。

    单手拧开门。

    借着月光,陆俢凛首先看到空无一人的床。

    深深!

    黑色的瞳孔骤然紧缩,陆俢凛以为白深深出了事。他快走几步,忽然听到洗手间里传来水声。这么晚了,深深怎么还在洗澡?

    带着疑惑陆俢凛打开了浴室的门。

    里面一点热气都没有!

    洗了这么长时间的澡,怎么可能一点热气都没有!

    忽然明白了什么,陆俢凛的脸色登时变得难看。他快速上前,关掉淋浴。被冻的浑身冰冷,反应也慢半拍的白深深这才睁开眼。

    看清楚面前站的人,她瞬间慌了。

    “修凛,你怎么……”

    “该死!为了让自己发烧,你昨天是不是就像现在这样站在冷水下面?白深深,你可真是……”

    陆俢凛咬着牙,胸口因为愤怒而发疼。他气的说不出话来,阴沉着脸,抓过浴袍粗鲁的裹住白深深的身体,在前面把带子系紧。

    他抓住她的手腕,掌心下的皮肤冰冷极了。

    尽管已经裹上衣物,白深深还冷的不停颤抖。她的嘴唇冻得乌青,慌乱又无措的盯着陆俢凛,紧张心虚的大气也不敢出。

    怎么办?被抓包了!

    “修凛,我……”

    “闭嘴!”

    陆俢凛的眼神像刀锋,挟裹着冷冰,狠狠地刺向白深深。她立刻闭上嘴,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敢说。

    现在的陆俢凛正在暴怒边缘,白深深敢再发出任何细微的声音,他肯定要爆发。

    他会控制不住体内汹涌的愤怒,狠狠地伤害她。

    该死的女人,竟然为了……为了留下来故意让自己生病。呵,真是好手段。

    “你知道我看到你生病难受会心软,对不对?白深深,把我当傻子一样欺骗,利用我,你很开心吗?我真想不到你竟然会做出这种事!白深深,你太让我失望了。”

    陆俢凛看着白深深的眼神冷淡又疏离,一丁点的感情都没有。

    他把她推到床上,眸光幽深的盯着她看了会儿,转身离开。

    “修……”

    白深深想把他叫住,可张开嘴却再说不出一句话来。嘴唇嚅嗫着,任凭心底又焦急多惊慌也没办法开口。她觉得自己要被陆俢凛淡漠的眼神杀死了,觉得对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正在逐渐消失……

    对不起。

    伸出去的手颓然掉在床上,她紧紧地抓着身下的床单。

    眼泪肆意泛滥,逆流成河。

    自己这次,真的错的离谱。从今往后,陆俢凛失望的眼神会成为她心底最深处最痛苦最不敢触碰的伤痕。永远永远无法消除,每碰一次都痛的她撕心裂肺……

    热书推荐:猫腻大神新作《》、忘语大神新书《》、陈风笑新书《》、尝谕大神新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