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流年沉醉忆盛夏 第1205章 她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干净

时间:2019-01-11作者:安盛夏

    哦,司夜爵也知道疼啊?

    你刚才动手的时候不是还挺能耐的?轻慢的声线中充斥讽刺的味蕾,沈姜再低头冷笑道,毕竟你的身份放在这里呢,哪怕你动手打架了,也没人敢拦着你。

    此刻呢,司夜爵也是打够了,这才知道疼是吧?

    那他也是活该啊!

    再者说,谁都知道司夜爵这么拼,是因为韩安心……

    明知道司夜爵在为另一个女人努力,还傻乎乎的心疼?

    她沈姜还没这么犯贱呢!

    司少,你真有意思,不要说,是我把你给打了,你对我动手的时候,也没留情吧。

    冷默然言语冰冷,却也是意外,司夜爵似乎很重视沈姜的态度。

    你亲自送上门,不就是给我打的么,何况你就连女人都打,算什么男人?司夜爵生平最看不起的,就是连自己的女人都动手打的,真是难以想象,这么多年以来,韩安心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就算冷默然在表面上,做足了功夫,但对女人动手,这绝对是大忌!

    韩安心是他曾经梦寐以求都要娶回家的女人,却被如此对待……

    司夜爵怎么想,都觉得吞不下这口气。

    你口口声声说,是我动手,是我家暴了韩安心,但真的是你亲眼看到的,还是你故意往我身上泼的脏水?冷默然心里也清楚,这些话,也许就是韩安心说的。

    可真是没良心的东西,他什么时候,真的下过重手?

    哪一次,不都是吓唬她的?

    生怕她不听话,离家出走?

    可回头呢,韩安心居然跟司夜爵告状……

    我亲眼看到她脸上的伤,就是被你打出来的。哪怕你们之间有误会,也不至于动手打一个女人吧,她跟了你也有几年,就算没有感情,好歹也是亲情,你这么动手,谁知道,之前你是怎么对待她的……司夜爵绝对不会准许,冷默然继续靠近韩安心。

    她胡说的,我没动手打她,至于她脸上的伤,也是我们在吵架的时候,无意中碰到的。

    冷默然冷哼,其实你自己也结过婚,也知道,两个人在一起,不可能不吵架,但吵完了之后也还是一家人,她现在依旧是我的妻子,所以,你必须告诉我,她到底在什么地方!

    是她自己不肯见你。司夜爵得意的扬起眉心。

    没回国之前,我跟我妻子的关系向来和谐,但自从回国之后,你们见面的次数,就一次比一次多,谁知道是不是你对她说了什么……司夜爵,你们当年没结婚,就说明没缘分,再加上你母亲……不管给多少次机会,你们都不合适!

    只要想到,司夜爵跟韩安心在最美好的时光遇到,都是没缘分,何况是此刻呢?

    人只要分开了一阵子,心都会变的。

    哪怕曾经再美好,也不过只剩下零星的回忆罢了。

    冷默然再用力将司夜爵伸手一推,你把人交出来,否则我就去报警,亦或者,你希望这件事从此成为司氏的丑闻!

    好啊,你尽管去报警。司夜爵根本不怕,顺带也让你家暴的真相曝光。

    司夜爵,我已经给足你面子,所以才亲自来公司找你……冷默然原本,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只是想让司夜爵的脸上难看罢了,可一旦,司夜爵跟已婚人妻的绯闻流露出去,对司家绝对是百害而无一利。

    沈副总,你还是去劝一下总裁吧……如果让外人知道,公司的形象肯定会大跌,而且还会影响股价……张秘书很是着急。

    我们着急,有什么用呢,你看他自己,一点都不着急,再说了,人家就是喜欢英雄救美,你难道没听见么,韩安心在家里被家暴,还跑来对司总告状,现在不管说什么,司总都不会听的。沈姜算是最淡定的那个,依旧在看戏。

    副总,不能因为您马山就要离开公司,所以就这么淡定的看戏吧。张秘书心急如焚的道。

    放心吧,船到桥头自然直,司夜爵自己都不着急,那么,谁着急都没用。沈姜说罢,便转身离开。

    最意外的,莫过于冷默然。

    原本他还以为,沈姜对司夜爵存有感情,多少会介意韩安心。

    可从眼下看来,沈姜是彻底的不留恋!?司夜爵跟韩安心的绯闻,火速的上了媒体。

    哪怕花了重金,却还是没能压下来。

    其中,也有安盛夏的助力成分在。

    盛夏,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我不希望,这件事越闹越大,总之这件事我不会管,但是也不想,你为了我,去得罪司家。沈姜叹息道。

    既然他们都这么不要脸了,不如,就让他们一起出名啊!安盛夏扭了扭脖子,尤其是那个韩安心,她不是喜欢躲在司夜爵的背后么?但是我非要,把人抓出来,让人都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盛夏,这件事冷总知道么?沈姜好奇的问。

    他当然知道了,你觉得我做任何事,能逃得过他的法眼?安盛夏很是得意,不过么,他跟我说过,只要我不犯原则性错误,我做什么他都支持!

    那什么叫原则性错误?

    就是跑出去勾勾搭搭……安盛夏捂住嘴角,我原本觉得吧,他很高冷,但是后来才知道,他很喜欢吃醋的,我就连跟别人单独吃饭都不行!

    盛夏,你真是好福气啊……沈姜握紧手机,却又叹息,也许现在,司家的人也知道,司夜爵把韩安心藏起来了。

    怎么,你还关心他啊?安盛夏很是气恼,沈姜,你给我有点出去,三条腿的蛤蟆没有,但是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你仔细挑一挑,肯定有比司夜爵好的!

    我不是关心他,只是觉得,这件事闹大了,我想要离开司氏,就没这么简单了……

    听了沈姜的话,安盛夏这才反应过来,她今日做的这些,司夜爵肯定会算在沈姜的头上!

    甚至司夜爵会觉得,是沈姜让安盛夏出去捅大绯闻!

    这下,沈姜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干净!给力 &ot;songshu566&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小说推荐